By Fhaini1943 on 29th 5月

南玄星西方是承天盟的地界,中央位置是承天盟的总部所在,名为承天阁。

作为承天盟的精神象征,承天阁并不是气势恢宏的建筑,更像是一座山间小筑,坐落在七座矮山之间。

今日是天祖秘境开启的重要日子,七座山峰之上搭起了道台,静候七大家族到来。

作为主要发起者,黄龙家族已经到了,老祖龙浩渊和家主龙圣卓皆是洞虚后期强者,仅仅是这两个人就足以震慑四方,更别提黄龙家族还有数位洞虚强者,绝对是南玄少有的强大家族。

二人身后站着十位青年男女,皆是元神巅峰修为,与祝胤川所想一般无二,都是此次秘境之行的参与者。

若是林修齐在此,会发现其中还有两个熟人存在,其中一人便是当年在神兽山庄拜天大典下界之人,龙天星。

“老祖!天祖秘境中有什么?”

龙天星的地位尊崇,竟可直接与老祖对话,龙浩渊不但没有反感,反而是一脸的宠溺,道:“机缘!七种机缘!”

“哪七种?”

“天星!修行本是逆天之旅,若一切尽在掌握,又怎能逆天而行,时刻做好各种准备才是我辈修士……哎呦!”

一颗铁球砸在龙浩渊头上,碎掉了,一个相貌甜美的少女惊诧道:“爷爷!您也没做好准备呀!”

龙浩渊无奈道:“心玉!爷爷说的是精神上的准备!”

“您没想到我会用铁球砸您,就是没做好准备!哼!”

少女不服气地挺了挺小胸脯,龙浩渊一脸无奈,龙圣卓身为家主,不敢出声。

虽然少女是他的女儿,龙浩渊是他的父亲,但隔辈亲,他训斥女儿,父亲就会揍他。

龙天星一巴掌拍在少女头上,没好气地说道:“心玉!别胡闹!”

“哥!我只是和爷爷开个玩笑!你,你竟然打我的头!我嫁不出去了!!”

龙心玉大叫着,蹦蹦跳跳地跑开了。

龙天星沉默了片刻,低声道:“老祖!家主!不如换个人吧!带着心玉,我担心会军覆没!”

“哈哈哈!心玉年纪还小,童心未泯,你作为兄长要多多包涵,多多关照才是!”

龙天星心想,用头包涵?算了吧!我宁可把她打哭!

龙圣卓传音龙天星,道:“天星!这一次进入天祖秘境,机缘是小,漂亮的胜利才是最关键的,你懂的!”

龙天星不敢传音,怕被老祖发现,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自从他成为元婴修士开始,家族的一些事物就开始由他接手,原本无忧无虑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再加上自己那个不靠谱的妹妹,明明是龙凤胎,偏偏喜欢保持少女的模样,当然,心智方面也确实和相貌匹配,导致他心身俱疲。

这一次的天祖秘境之行,只需要将其他六个家族的队伍击败,只有这样才能彰显黄龙家族的实力,也只有这样,老顽固的爷爷才会接受承天盟。

这几年龙浩渊的固执让各大家族头疼不已,黄龙家族内部也好不到哪里,无论如何,这一次要让老祖成为盟主。

他下意识地看向十人中的一个女子,眼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欣赏,龙心玉正在和对方说话,还会朝自己这边看。

好像要糟糕!

龙天星赶紧飞了过去,阻止妹妹胡言乱语。

六大家族陆续而来,各家族老祖已是洞虚强者,花里胡哨的出场方式就免了,毕竟,他们若是用力过猛,七座山恐怕保不住。

“嗯?”龙圣卓看到重明家族修士之时不禁眼前一亮,传音道:“父亲!重明家族的十个小家伙实力提升了不少啊!”

“嗯!”龙浩渊沉声道:“基础牢固,魂体和谐,难得!难得啊!重明家族的底蕴果然不俗……等等!这一次的队长竟然不是祝胤川那个小鬼!”

龙圣卓看向另一座山峰,发现十人之中,隐隐以一位帅气的元神中期修士为首,连祝胤川也是如此。

“父亲!您说这会不会是祝鸿寅同意开启秘境的原因?”

“一个元神中期修士而已,还能翻出什么大浪!准备开始吧!”

龙浩渊无视了真正的盟主,飞上高空,准备开始仪式,英招家族修士神色怨怒,双拳握紧,这分明就是欺家族无人。

英若彤更是恨得牙痒痒,让你成为盟主,你不当,每一次都来抢风头。

“各位道友!今日是我承天盟开启天祖秘境的良辰吉日,希翼各家族的晚辈能够取到属于自己的机缘!我宣布!开启天祖秘境!”

他的声音中饱含元力,音波聚而不散,回荡在山谷之中。

英若彤纵有不满也只能忍耐,谁让黄龙家族强大呢!

七大家族老祖就位,分列七峰之顶,他们口中念念有词,手结灵印,浓郁的法则气息凝出一道灵光斜射入空,七色灵光汇聚在承天盟正上方之处。

灵光彼此融合,最终变成了一道灰蒙蒙的气息。

没有压迫感,没有能量波动,比一团乌云还安静。

气息开始缓慢移动,逐渐加速,冲天而起,击碎了虚空,不知遁入何处。

林修齐惊讶地看着虚空破碎之处,竟然没有磁力法则涌出,除了缺口边缘处隐隐跳动的雷电,没有任何法则气息飞出。一楼

一定是那道气息压制了一切!

就在这时,虚空中飞回一道琉璃色光柱,落在承天阁顶端,整座建筑犹如被激活了一般,散发出令人惊叹的能量,在光柱之中形成了一座虚拟道台。

“各族晚辈!登台!”

龙浩渊一声令下,七大家族共七十人动作整齐地飞上道台。

七位老祖双手分开,七色灵光消散,光柱中的道台开始上升,极速飞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虚空之中,林修齐时刻警惕着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但过了几秒钟,他发现是自己多虑了,道台四周的琉璃色光柱稳得一匹。

光柱之外那些足以撕裂洞虚修士的细小裂缝像是一条条装饰用的丝带,飘逸而美丽,看不到一丝危险,甚至有几个女孩指指点点想要摘几条,林修齐只希翼自己被别摘了。

前方渐渐出现了一点光亮,瞬间变得刺眼,众人下意识地闭上双眼,再次睁开之时,已经离开了虚空。

琉璃色光柱的尽头是另一座道台,一座真实的道台。

众人脚下的道台犹如灵魂归窍般与真实的道台重合,光柱散去,虚空缺口弥合,四周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出口,也无法辨认方向。

“这里的法则气息好浓郁,好温和啊!”

“大家到了吗?这里就是秘境?”

“各位!”龙天星朗声道:“秘境应该尚未开启,请各位稍安勿躁,不要离开道台!”

“龙天星!你以为自己是谁,敢当众发号施令!”

开口之人是来自英招家族的一个青年,长发飘逸,五官精致,轮廓深邃,山根正直,唇红齿白,一副忠义之相,修为在元神巅峰,其他九人隐隐以其为首,应是英招家族的队长了。

“英一诺!你什么意思!我哥只是好心告诫大家,难道你要让其他人去送死吗?”

龙心玉个子不高,脾气可不小,她指着英一诺的鼻子就是一阵数落,对方人高马大,面对一个小女孩,总是有些不好意思认真。

“我看他就是酸了!”黄龙家族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笑道:“盟主本是英招家族老祖,却被我家老祖抢了风头,他这是憋着一股火要找麻烦!”

事实正是如此,英一诺为家祖鸣不平,就是想找麻烦,但此事明眼人都知道,一旦挑明,不仅显得英一诺小肚鸡肠,英招家族也跟着丢脸。

“天钦!别说了!”

龙天星斥责了一句,朗声道:“各位随意吧,但出了问题,别怪龙某没有提醒过!”

黄龙家族,大鹏家族和金蟾家族坐在一侧,英招家族,白泽家族和金乌家族坐在另一侧,只有重明家族单独坐在道台边缘。

“祝胤川!还不过来拜见天星兄,更待何时!”

金蟾家族中一个横眉竖眼的青年厉声大喝,此人也是元神巅峰修为,但皮肤粗糙,一脸麻子,眯缝眼,蒜头鼻,嘴唇很厚,笑起来却没有憨厚之意,或许是此地唯一一个能看出原形的修士。

林修齐看了对方一样,回头道:“你认识他?”

祝胤川不屑道:“他叫金阙,是金蟾家族年轻一倍最强者,总想和我一较高下,烦得很!”

林修齐点了点头,朝着金阙摆了摆手道:“太晚了!胤川不玩了!”

金阙一对小眼睛流露出肉眼可见的茫然神色,这怎么像是族中长辈来了的感觉,还不玩了。

“你是谁?竟敢这么和我说话!还不过来道歉!”

“不了!不了!我吃不了奇形怪状的东西!”

金阙已经有点懵了,谁打算邀请你来吃饭了!

黄龙家族之中,龙天星一直关注的女子好奇地看向祝清天,她觉得对方的说话方式好熟悉,但元神中期修为……太低了,不会是那个人。

“你!”

金阙还要开口,被龙天星拦住,并非是他不满对方的言行,而是四周的雾气,散了。

道台飘在一座巨大的湖泊之上,碧蓝如海,秀波荡漾,远处的岛屿一座接着一座,星罗棋布,湖水荡着微波,“轰”的一声,一条蛟龙跃出水面,腾云而起,鳞片熠熠生辉,直奔苍穹而去,看样子竟然仅仅是在玩耍。

仙岛映灵光,伦音证大道。

隐隐约约的诵经声从岛屿中传来,语言不通,意境却是相通的,无需通晓其意,心念豁然通达。

一道仙光自道台飞出,一分为七,化为七条云索栈道,直通天际,极远处是七座空间之门,似要通往七座不同空间。

道台上的七十人正想登上索道,脚下飞出七十颗莲子大小的光球,缓缓落在众人额头,化作一件额饰,光球之中写着一个数字,0!

不吹不黑,还是阿拉伯数字。

有人试图摘下额饰,可这东西如同扎了根一样纹丝不动,金蟾家族一人朝着光球就是一拳,只听得“咔嚓”一声,骨头碎了。

“哈哈哈!好傻呀!”龙心玉笑道:“就算能打碎,脑袋也要受伤吧!”

金阙的脸色阴沉了一瞬,立即换上笑脸,心中却是抱怨不已。

黄龙家族怎么把这个闯祸精带来了,希翼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