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8th 5月

苏聘儿毫不留情,一声熟悉的“滚!”

苏言已习惯。

“姐,我放假回家,咱家都没人做饭。

饿的我早上都没吃,你快定个外卖吧,马上都饿扁了。”

“有时间黑人家的系统,就没时间做饭吃么。”

“我不会做饭,也不想出去吃。”

苏言冲澡很快,他嫌弃自己的衣服染上了臭汗味,然后又没衣服可穿,他裹着一条浴巾露出上半身,“姐,酒店里边不是有浴袍,你帮我取一个出来我穿上。”

苏聘儿起身,打开衣柜为他取出一条睡袍扔给他。

“吃什么?”

“你随便定,反正花的是你的钱。”

苏聘儿坐起身子,她拿着手机纠结的不知道选什么好。

于是她把手机扔给弟弟,“你定,我去卸妆换衣服。”

“不是,我都洗过澡了,你还没定啊。”

苏言拿着她姐的手机,点开美食的频道,然后定了好几份美食,都是他想吃的。

在片场居住真的太爽了。

“姐,我不走了,我住在你这里陪你啊,你缺小助理不?”

苏言问。

苏聘儿扔掉卸妆棉,她用洗面奶洗脸,“我不缺助理,吃过这顿赶紧回家。”

苏言高大的个子,依靠在浴室门槛儿,他手交叠说:“亲弟伺候你伺候的绝对得劲儿,你叫我来吧姐,我想在这里边玩儿玩儿。”

苏聘儿用清水洗脸,她卸妆后,露出她的倾城姿色,不施粉黛,犹如落雁。

“剧场哪儿好?”

“看美女都好。”

苏言的话让苏聘儿拍了她一下。

敲门声响起,苏聘儿指挥弟弟:“外卖到了,小助理去开门。”

苏言拜了个手势从自己的头上做了个遵命的动作,“好嘞,聘儿姐。”

他去开门。

屋门拉开,谭岳抬眸,苏言惊讶。

“你是?”

“谭董?”

谭岳反问:“你是谁?”

苏聘儿洗净脸出门,一眼就看到谭岳在门口站着,她仿佛被定穴了一般,站在原地不会动弹。

“谭董怎么来了?”

苏言挠头,心想:卧槽,这人不会真是他姐夫吧?

那他还黑了自家姐夫的企业系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在他姐的面子上,轻点追究。

谭岳扫了一眼苏言的身子,心中如吃了苍蝇一般,果然苏聘儿有男朋友,她一点也不蠢,还会说谎。

苏聘儿穿着古装的裙子走到门口,“谭董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谈谈,看来你这会儿不方便,收拾一下,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谭岳转身离开。

苏聘儿扭头,看到弟弟大傻子一般,站在那儿还穿着睡衣……保不准谭岳会误会。

她叫住谭岳;“谭董,你等一下。”

谭岳心中有些莫须的火气,有些莫名其妙,不理会后边苏聘儿的叫声,他直直的离开。

苏聘儿拍着谭岳的后背说:“赶紧把衣服穿上。”

“不是,我想穿,但是我没衣服啊。”

苏言双手摊开。

苏聘儿没时间回复弟弟,她追出去拦着谭岳,“等,等一下,那个,刚才那个男生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弟,一个娘胎出来的弟弟,就是那个初中辅导我高中数学的弟弟。”

谭岳止住脚步,看着追出来说明的女人,他疑问:“你弟?”

“嗯嗯,苏言了,就是他,现在学校放假未开学,他在家,今天来找我了,我刚知道他来。”

谭岳的心情有些奇怪的转变,他俯视她问:“和我说明什么?”

“啊?

我,我呃,我是担心……担心珊姐,不是,担心,有些害怕你误会,然后解除合约。”

谭岳心情很好的看着说话语无伦次的女人,他小声的叫唤了一句:“真是个笨的可以的学渣。”

苏聘儿说明过了她让开路:“谭董,不打扰你了,你去忙。”

门口的苏言一直探头偷听这两人说的什么。

苏聘儿的路已经让开,谭岳却站在原地不走了。

“楼下有记者在蹲点,我一会儿再走。”

话再明显不过,苏聘儿邀请:“谭董如果不介意的话,去我哪儿等一会儿吧,刚好我弟弟也在,大家不属于独处。”

苏言眯眼瞧着两人不一会儿并排走回来,他心道:我去,这是姐夫啊。

他能不能捆绑好姐姐,让姐夫别报警抓他?

小舅子敞开大门,等谭岳到门口的时候,他伸开胳膊,“姐夫,抱一个!”

苏聘儿:“……”谭岳:“……”他眼神看向苏聘儿,难道她给家里人说了?

“言言,他是我上级,不是我男朋友。”

苏言伸开巴掌,直接推着他姐的脸后腿,然后到谭岳的面前,讨好的说:“姐夫,抱不抱?”

谭岳嘴角勾起淡淡笑容,他伸开胳膊,两个大男人在苏聘儿的面前上演“兄弟情深”试的拥抱。

回到屋子,苏聘儿先容,“谭董,这就是我给你提起的弟弟,呃,他辅导我学习的弟弟。”

轮到向弟弟先容谭岳了,苏言直接熟络的说:“姐夫,我知道你是谁,我姐在家经常提起你。”

谭岳眼神望向苏聘儿,挑眉:真的么?

苏聘儿嘴角咧起尴尬的笑容,“用猪蹄一想就知道是假的。”

她十八岁就搬出来自己住了,从哪儿给他们提起谭岳啊。

“苏言,不许再无理了,谭董是我的上级,请你别乱攀关系,我现在是对你客气的说话。”

苏聘儿严厉的说。

苏言毫不放在心上:“姐,你不愿意告诉咱爸妈我理解,可你连你最爱的弟弟也瞒着忒不够意思了。”

最爱的弟弟?

苏聘儿的眼抽搐,她们的姐弟情在哪儿?

三天一小吵,五天来大吵。

自己的泼妇都是被弟弟给气出来的,苏言对古装美女有恐惧症也是因为他姐给气的。

前一秒是在家中经常提起他,后一秒又说苏聘儿隐瞒家人。

摆明了自相矛盾。

谭岳是独生子,他鲜少感受到姊妹多的乐趣,见到姐弟二人,他眉眼都是笑意,因此话中的漏洞,他听出来却不拆穿,看着苏家姐弟在争持。

“姐夫,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谭岳:“我和苏聘儿小姐之间只是朋友关系。”

苏言略失落的问:“不会吧,网上的报道我看写的都挺真实的啊,还以为我姐终于要摆脱她母胎单身狗这个称呼了。

啧啧,谭董你真不是我姐夫啊?

苏聘儿哪儿都挺好的,你看长得好看,多才多艺会演戏,改善后代基因的最佳选择。”

谭岳目视苏聘儿,他笑着点头,“确实长得很好看,就是……”苏聘儿和苏言同时好奇的看着谭岳,转折他想说什么?

“她太蠢了,学渣一枚,不能改善后代智商。”

对她智商的打击,已经不是一点两点了,苏聘儿捂着“千疮百孔”的心,拿着衣服近了浴室去换下来。

身上穿着古装,做什么事情都不舒服。

不一会儿,她神清气爽的出门,外卖也到了。

苏言还在卖力的推销姐姐。

谭岳问:“你就这么喜欢我?

想让我当你姐夫。”

“是啊,我喜欢死了,谭董你要不真当我姐夫得了,你看我姐智商底下或许是她的智商都留给她的下一代了,再说你基因强大就行了,科学证明啊,这孩子多数随父亲,以后你们的孩子遗传你。”

谭岳反问:“那个科学家证明的?”

他说:“苏言,未来的科学家。”

在谭岳眼中,苏言是个学生,他对苏言也充当起长辈的架子,“那等你以后是了再说。”

“不是,现在很多男孩子啊,长得像舅舅,女孩子长得像妈妈,你看我姐,长得好看,生的女孩子像她那不是赚了,再看我这个亲舅舅,优质。”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