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8th 5月

“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摘星阁一众考生,为何会有勇气去招惹五腾灵蛇宫门人。还有,他们遇险之后发射的求援信号,究竟是谁给他们的。林长老和马前辈看到信号,为何同时赶往事发地点救援!”周兴云替宁香夷出头,冷冷质问林羽良和马正武。

“我担心宁香夷经验不足,无力保护麾下考生,所以早前给予他们求援信号以防万一!大家出于好心防患未然不行吗!”

马正武振振有词的回道,岳长老闻言也没觉得有何不妥,宁香夷确实是个新人,马正武出于好心,赠给他们的考生求援信号,以备不时之需,算是人之常情。

“我怎么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们可敢在岳长老面前发誓,自己没有怂恿摘星阁一众考生围捕五腾灵蛇宫门人?”周兴云挑衅的望着马正武和林羽良。

“闭嘴!这里轮不到个小辈说话!”林羽良顿时就气炸,手指周兴云严厉呵斥。

“想表达什么意思?给我说明白一点!”岳长老慎重发问。他在百果山领教过周兴云的手段,认为周兴云不会无的放矢。

“我想说……”周兴云刚想直白的告诉岳长老,摘星阁门人一众考生,是受到马正武诱劝,才不知死活的冲着五腾灵蛇宫门人杀去。广寒斋一众门生,都能为此作证。

不过,周兴云话还没说出口,就有一名武林盟成员,慌成一匹的撞入议事帐篷。

“岳长老不好了!”

“沉着点,先把话说完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外面来了一批高手,大家被人包围了!”

武林盟成员慌慌张张的说道,岳长老、林羽良、马正武闻言后,面色顿时晦暗,意识到大事不妙。

疏忽大意了!岳长老心惊骇然,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落入五腾灵蛇宫门人的考生身上,寻思接下来该如何救人,却忘了五腾灵蛇宫本身的存在!

如今武林盟营地被人包围,岳长老等人想都不用想,来者肯定是五腾灵蛇宫门人。

岳长老、林羽良、马正武都惶恐失措,已顾不得继续追问宁香夷和周兴云,三人焦急如焚,刻不容缓的跑出议事帐篷,准备面对找上门来的邪门高手。

“哼呵呵,有好戏看了呢。”娆月妹子幽幽微笑,她倒想瞧一瞧,先前牛逼哄哄呵斥他们的林长老和马前辈,会如何应对五腾灵蛇宫的人。

“这挺好的……”周兴云与岳长老等人不同,他非但一丝不慌,反而还觉得机会难得。

方才周兴云还很头疼,不知道摘星阁一众考生,被五腾灵蛇宫的人抓哪儿去了。如今五腾灵蛇宫门人亲自送上门来,他们便不用自己费劲去找人质。

只不过……

“香夷、夙遥!大家别急着出去,先藏起来看看戏,瞧瞧灵蛇宫的人有何意图。”周兴云拉住欲要跟上岳长老的两位美女。

救世主要在关键时刻登场,才能体现出救世主的重要性,才会让大家感激涕零,现在还没到他们出手救场的时机。

刚刚林羽良和马正武不是很牛气,嚷嚷宁姐姐不够格胜任主考官吗?周兴云现在就看看,两位有资格胜任主考官的前辈,有何高招应对追讨上门的五腾灵蛇宫。

武林盟营地突然出现一批不明来历的人马,聚集在议事帐篷外的武林盟人员与考生,顿时陷入迷茫。

“们是什么人!胆敢擅闯武林盟营地!”一名武林盟成员,瞧见带头的人,是个年轻男子,顿时就高声发出警告!

“昨天有个和一样嚣张的家伙,敢拿武林盟来恐吓我,我真想把他先容给认识,可惜他已经死了。”年轻男子不轻不重的笑道。

“灵!灵蛇宫宫主!他是五腾灵蛇宫宫主恒玉!”昨日随同马正武一起行动的青坤派考生,一眼便认出带头的年轻男子,就是灵蛇宫宫主恒玉。

聚集在议事帐篷门口的人,听见青坤派考生的喊话,顿时就从迷茫变成混乱。

目睹灵蛇宫宫主恒玉,带着一众门徒迎面走来,汇集在一团的武林盟人马,顿时就像大海中的小鱼群碰上巨鲸,吓得群潮后退。

甚至有不少人因惊恐过度,脚踢脚绊到脚,扑通摔坐地上。但是,即便屁股落了地,他们还是拼命蹬着腿,不断往后挪移,深怕退慢了会被杀害,惟妙惟俏的上演一出连滚带爬。

于是乎,恒玉带着门人,畅通无阻的驱赶了武林盟人士,站在了议事帐篷门前的空地。

反观武林盟的人,则像一群受惊的兔子,全员挤在议事帐篷门口……

毕竟,营地的武林盟成员与考生,心里面都想着,现在能保护大家,能与邪门头目较劲的人,估计就剩帐篷内的岳长老等人了。

岳长老、林羽良、马正武,一前两后,几乎同时走出议事帐篷。

堆挤在帐篷门口的人,纷纷让出一条缝隙,以便三位高手顶上去,与邪门高手对峙。

“岳长老救我!”

恒玉身后的一名女子,如同囚人一样,被人用铁镣拴住脖子跪在地上。

女子看到岳长老时,激动得想要站起身,朝岳长老跑去。只可惜,位于她身后的灵蛇宫门人,在她抬起头求救的瞬间,一脚便踩在她后脑勺,让女子五体投地雌伏地上。

“她是董威堡的门人……”

尽管女子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但武林盟营地的人,很快就认出女子的身份。

“疯了吗!居然把大家的根据地告诉邪门,难不成想让大家陪一起死!”林羽良愤怒地喝骂,没想到董威堡的人,会引狼入室,把恒玉带到武林盟营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已经别无选择……”董威堡女弟子眼泪横流,无助的向众人道歉。

尽管董威堡的女弟子被人踩着头,大家看不到她哭泣模样,但仅从那嘶哑的呜咽声音,所有人都能听出她已哭得梨花带雨。

“我记得好像是林长老吧?”恒玉不温不火地看着林羽良:“身为武林盟成员选拔的主考官之一,怎么能那么不讲情面呢?可知道,如果她今天不带大家来们的营地,我就会让本门弟子,一个接连一个,或是三五人一起,好好招待这位董威堡的小姑娘。然后嘛……我会把她手脚卸下,做成一个小玩具,放置在我的储物室,以便作为赏赐,奖励给那些为灵蛇宫效力的弟子。林长老该不会觉得,她应该牺牲自己保全们?”

“个畜生!”岳长老气得面容扭曲,五腾灵蛇宫宫主丧尽天良的作风,比他预想的还要狠毒百倍。

听完恒玉的发言,原本还有些怨恨董威堡女弟子的人,此时都恨不起她来。

“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澄清,就算她出卖了们,把我带到武林盟的营地,我也没打算履行诺言,她终究难逃劫难。把她头提起来……”恒玉从口袋掏出一枚药丸,随即忽地蹲下身:“来,董威堡的小姑娘,先把它吞下。”

“不!宫主答应放过我的,求宫主饶命,我愿意在身边做牛做马,求不要折磨我了!”董威堡女弟子看到丹药,顿时就吓得脸青唇白,发了疯似得,一边摇头一边求饶。

“小姑娘放心,这药丸可是好东西,效力只比昨天那枚重一点点,痛不死人的。只要熬过去,不但能提升功力,还能变得更美白。我看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有资格成为个炉鼎,才赏赐丹药。”

“不!我不要!我不吃!岳长老救我……岳……吖!”董威堡女弟子努力的挣扎,但她下颚被恒玉只手卡住,只能张着嘴巴,眼盯盯看着对方将药丸喂进嘴里。

“住手!”岳长老怒发冲冠,气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奋不顾身就出手营救。

身为本届武林盟成员选拔的首席奉行执事,岳长老怎能容忍自己的考生,在他眼皮底下遭受邪门毒害。

岳长老出手快如闪电,瞬息间就到了恒玉跟前,在场的武林盟考生,甚至连他的影子都捕捉不到。

但是,岳长老逼近恒玉一米距离后,就像受到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牵制,动作突然定住了。

众人只见恒玉不为所动,仅凭凝聚的内功气盾,就抑制住岳长老力劈华山的一掌。

岳长老就像被施展了定身咒,保持着出掌的姿势,凭借掌力与恒玉的气盾抗衡。

恒玉则像是无事发生,在众目睽睽之前,岳长老眼皮底下,把手中的药丸塞进了董威堡女弟子口中。

咕噜……

董威堡女弟子在无助与绝望中,咽下了恒玉手中的药丸。

“小姑娘,寄予厚望的武林盟岳长老,好像也不过尔尔嘛。”恒玉温柔地笑道。董威堡女弟子绝望、恐惧、濒临崩溃的表情,实在是令他畅快。

恒玉肩膀轻轻一震,岳长老就像触电一样,猛地缩回手掌,踉跄往后跌退。

林羽良和马正武见状,赶紧上前扶住岳长老……

完了。无论是武林盟成员,还是来参加考核的各门派弟子,此时心里都毛骨悚然,害怕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自己一方实力最强的岳长老,完全不敌五腾灵蛇宫宫主。岳长老含怒一击,居然连对方的衣角都摸不着……

就是再无知的人,也看出两者间的实力差距。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