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8th 5月

秦笑笑的身上能遮住的可怜,她换了个姿势坐在杨悦的腿上,试探性的要去吻杨悦的唇。

男人盯着她一步步的小动作。

秦笑笑到他脸前,小声的说:“不许把我推开了啊,我后背有伤。”

趁着杨悦准备回复她话的时候,秦笑笑爬上去就吻他的唇。

这一次她就亲,不舌吻。

麦穗的内心:舌头被咬断她就成哑巴了……

少女的吻技让杨悦手放在她的腿上忘记推开她。

迷情的少女忘记了自己的腿不能动,她跪在沙发两端,坐在杨悦的腿上,利落的,腿一点问题都没有。

杨悦被她的动作忽然惊醒。

他眼中没有情欲,而是满目的清晰。

看着闭眼的少女,他拽开胳膊上的手,慢慢的推开吻他脖子的秦笑笑。

“嗯?”

杨悦趁她不注意,用力的推开她。

是人体本能的反应,保护自己不被跌倒,秦笑笑踉跄了几步又快速的站好。

杨悦坐在沙发上,衬衣扣子微开,他修长双腿交叠,看着在他面前露馅的少女。

秦笑笑也低头看自己的腿,无话可说。

“杨老二,我是真的腰疼,来找换药的。谁知道的吻那么治愈,一亲我的腿就可以动了……”

杨悦指着书房的空地方对秦笑笑道:“走两步,我看看。”

秦笑笑:“不亲,我腿疼。”

“走不走?”

“我腿疼,走不了。”

杨悦站起来对秦笑笑说:“腿疼就跟我去医院检查。”

秦笑笑想起上次被忽悠的王主任,虽然事后又被发现自己就是麦穗,但起码自己有过成功的经验。于是想:去就去。

北徳医院,下午造访。

秦笑笑被推着去做各种检查。

她都说:“我走不了路。”

杨悦看着她装,她继续装。

他说了句:“不见棺材不落泪。”

一把抱起装病的人去监察室。

走廊对面,谢闵慎和南若冰一起走过来,又见到熟人。

谢闵慎问:“二哥,麦穗又怎么了?”

“上次的腰疼,她走不了路,得让抱着,这会儿我带她去拍片检查骨头。”

恰好南若冰也在,上次就是她看的病。

听到杨悦的话,南若冰不禁疑惑:“腰疼和走不了路有什么联系?”

谢闵慎一听就知道狐狸二哥被养的小狐狸给骗了,他大笑,话语中的嘲讽掩都不掩说:“二哥,我觉得麦穗不用检查。不如去检查检查脑子吧?”

事实证明,再聪明的人涉及到他的常识盲区,脑子也跟不上。

杨悦今日才发现秦笑笑装病,他被谢闵慎嘲笑,反驳也没底气。

南若冰跟在谢闵慎的身侧,她听出谢闵慎的开玩笑,竟然也捂嘴笑起来,她熟悉的拍了下谢闵慎的肩膀对他说:“学长,关心则乱嘛,人家也是因为太过担心怀中的女孩所以忘记了,说话给人留点面子。”

“哈哈,二哥这……”

杨悦:“三弟什么时候和人这么有默契都一唱一和了?”

谢闵慎立即打住笑意,“二哥,话可别乱说,我家轻轻现在是个醋精,管我可严了。这话会造成误会的我给讲,赶紧带着麦穗去检查检查脑子吧,别脑子倒着长。”

谢闵慎先走了,南若冰跟上去。“学长,等等我。”

在杨悦怀里的秦笑笑看着远处的那俩人背影。

她在杨悦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不想自己快被揭穿的事情,而是好奇的问杨悦,“那女的咋那么黏谢老三啊。”

杨悦也扭脸看了眼,刚才如果他没看错,在他调侃三弟的时候,那女人的脸红了。

“我先带去看病。”

秦笑笑的好奇还在谢闵慎和那女的的后背,“不是看,他们都走了,那个女的还跟着谢老三呢。”

“都是医生,又是同事有话要交流不是很正常。”

“我想多了?”秦笑笑觉得不太可能,她又问:“说轻轻知道不,我要不要告诉轻轻。”

“这有什么好告诉的,想让轻轻在家带孩子的时候胡思乱想,人家夫妻俩的事,别掺和。”

秦笑笑指着不见了的两人,她义愤的说:“我刚才都看到那女的脸红了。”

杨悦站住脚步,低头看怀中的少女。

秦笑笑以为自己要被批评了。

怎料杨悦说:“那说明不了问题,别瞎管。”

“哦~”

到了拍片的地方,别人有轮椅,秦笑笑有怀抱。

别人有人推,秦笑笑有人抱。

杨悦抱着秦笑笑走了好一段路,他不觉得累,前边还要排队。

周围的人指了指杨悦说:“小伙子坐下歇歇吧,们来的晚,需要排好长时间的队,站着不是事儿。”

杨悦道谢,他把秦笑笑放在凳子上,他坐在一旁陪着她。

约莫四十分钟后,秦笑笑从里边出来。

拍片的结果让医生看了看,没有一点问题。

秦笑笑还死鸭子嘴硬,“不行,我走不了路,是庸医。”

杨悦对医生点头,他一声不吭的退出诊室,走到外边。

秦笑笑坐了一会儿,她扭头看,人呢?

“医生,刚抱我的男人呢?”

医生说:“走了啊。”

秦笑笑:“麻蛋,不等我。”

秦笑笑气呼呼的从凳子上站起,打开诊室的门,准备跨脚出去。

突然发现她前边一尊大山站着挡着她的路。

秦笑笑猛一抬头,门口站着的不就是杨悦。

“诶呀,腿疼。”她扑倒杨悦的身上,是个树懒不下去。

杨悦对她无语,他手插入口袋没有要揽她的意思,口中念出对付秦笑笑的神器:“五,四,三,二。”

“好啦,我站好了,别数数威胁我。”秦笑笑撅着嘴站直楞。

杨悦拿着车钥匙前边走,秦笑笑在后边慢慢追。

到了车上,秦笑笑说:“我腿是好了,可是我腰没有,一大片的青块得上药。”

“回去杨妈代劳。”

杨悦发动车子,秦笑笑还在撒娇,“我不嘛,给我上药不要杨妈。”

幻影驶远了,后方依稀可听到车内秦笑笑的哀怨,“不要杨妈,我要,不要呀~”

杨悦都不理会这位骗子少女。

深夜,秦笑笑拿着药出现在杨悦的卧室。

他刚洗澡出来,毛巾擦拭着头发,秦笑笑就抱着药瓶可怜兮兮的说:“杨妈睡了,帮我擦药。”

杨悦看了眼时间,怪不得她一直墨迹不换药,就是为了等深夜杨妈睡着。

杨悦接过药瓶,“爬床上。”

“嗯嗯好。”秦笑笑爬上杨悦那张大床,杨悦坐在她身边。

秦笑笑能感觉到身边被压了一个小小的坑,她美滋滋的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十分钟后,杨悦拉下她衣服,看着在他床上睡着的少女,他看了好久。

最终他抱起秦笑笑,送她下楼去她卧室睡。

拧门,打不开。

杨悦看少女的脸庞,他笑语:“知道出门的时候把门反锁,防止我把抱回来。”

他去了客房。

拧动门把手,依旧打不开。

杨悦自嘲一笑:“我应该想到的不是么。”

杨悦抱着秦笑笑重新回了他屋子,将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他坐在床边细细打量这张熟悉的脸儿。

想起她,杨悦:“麦穗啊,可真让我头疼。”

当初带走她的时候,单纯的喜欢这样的孩子,加上他是好友的妹妹带来了。

他可没想娶她。

从头到尾都没有娶她的念头。

秦笑笑在他眼中就是孩子,喜欢孩子……多么禽兽的想法。

杨悦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看秦笑笑的睡颜。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