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8th 5月

林尘是真的有些沮丧的感觉,面对庞然大物何家,实在是让人望而却步。如果是陈家在这里面搞鬼的话,林尘有十足的信心跟他们斗个输赢。

因为他很清楚,陈家只是在政界很有能量,在军界的影响力实在有限。

林尘觉得,凭借着他比武大赛冠军的头衔,到时候再让几个老爷子说几句话,再加凌寒冰的力支撑,他有九成的把握成为组长。只是当面对何家的时候,他拿什么争呢?

几个老爷子都是何老爷子的部下,一起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经历过生死的老战友,老兄弟,他们不可能帮自己。

他的冠军头衔虽然很响亮,可他相信,在何家人中,拥有响亮头衔的人肯定大有人在。

至于凌寒冰,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支撑,怕是显得微不足道。只怕一百个凌寒冰,也比不上何老爷子的一句话。

哎,林尘发现自己之前的信心,在面对何家的时候,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啊。林尘突然想到了苗苗,他此刻要真是跟苗苗发生点超友谊的事情,是不是他就有了何家这个大靠山?

苗苗那么优秀,要身材有身材,要样子有样子,要地位有地位,娶了她当真是少奋斗三百年都不止啊。尤其是苗苗胸前那对绝世凶器,当真是天下少有啊。哎,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有些怀念摸上去的感觉啊。

突然,林尘打了个冷战。

如果当时他真的圈圈叉叉了苗苗,怕是早就被何老爷子拿大炮轰成渣渣了吧?除非他能让苗苗怀上宝宝,倒是有可能奉子成婚。呸呸呸,想什么呢,苗苗可是才十七岁啊。

话又说回来了,在他们那个小山村,十七岁当妈的都有不少了。

哎,机会一去不再来啊,悔不当初啊!

当时苗苗让他去何家求亲,实行她的计划,他还百般不愿以啊。现在想来,真是天赐良机啊。

林尘掏出香烟,心情烦躁的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仿佛要将自己心中的憋闷,随着烟雾一同吐出来似的。

林尘苦笑道:“还真是活见鬼了,据我所知,何家人从来没有担任过朱雀组的组长。怎么就这么巧,偏偏我想当的时候,他们跑过来了。看来我是没机会了啊!”

林尘这话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不是陈家从中作梗,何家未必能看得上朱雀组组长的位置。在别人眼里这是香饽饽,可何家上将,中将,少将,军中什么重要位置没他们的人?一个小小的朱雀组组长,他们还真的就瞧不上啊。

“可以说机会是很渺茫了!”

凌寒冰很是心疼的看着林尘。她亲眼看到林尘努力到现在,可眼看就要摘取果实了,却要失之交臂,岂能不让人心疼。

“陈家究竟是怎么想到何家的?他们难道真的想放弃这块肥肉?”林尘皱眉说道。

凌寒冰眉头一挑,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明白了!”凌寒冰说道。

“我似乎也明白了。”林尘同样说道。

林尘想到了,陈家很清楚他们的重心在政界。

陈玉峰能成为青龙组的组长,怕是不知道动用了多少手段,可即便如此,也让上面的人有些忌惮。

毕竟一个家族同时在军,政两界都拥有强大的能量,显然是很容易让人猜忌,忌惮的。

哪怕是强如何家,也从没想过朝着政界发展。

如果陈家在拥有了青龙组后,还想继续染指朱雀组。相信绝对会引起更大的猜忌。

到时候肯定会面对强大的阻力,他们未必能成功拿下朱雀组组长的位置,如果硬要拿下,只会让上面的人更加猜忌。

这样就太得不偿失了。换成林尘,也不会这么做。可陈家又不甘心让这个位置落在林尘身上。可以说,这个位置谁来坐都行,就是他林尘不行。谁让林尘跟他们有仇呢。

可在燕都,谁还能竞争得过他林尘呢?答案就呼之欲出了,除了何家的人,没人能竞争过。

位置让给何家有两个好处。

第一个好处,这种位置对其他人是肥肉,谁得到了对陈家来说都不能说是好事。毕竟其他人强大了,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可何家除外。这块肥肉对于何家来说,就是那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存在。何家已经够强了,得到得不到他们都是第一家族。对陈家来说,影响实在有限。

第二个好处,陈家怕是料定,他林尘不会放弃这个位置。一旦不放弃,就势必会跟何家竞争。有竞争就会产生矛盾,陈家知道他跟苗苗的关系,上次在基地,陈玉峰更是亲眼看到他跟苗苗的关系很亲密。

在陈家看来,他们最怕他林尘跟何家沾上关系。

因为一旦沾上关系,陈家想要再对付他可就要掂量掂量了。如果借此让他林尘跟何家产生矛盾,甚至产生仇恨,简直是最好不过了。

只怕他林尘跟

何家成为敌人的时候,陈家会买上一百盘一万响的鞭炮庆祝吧?陈家做梦都想看到有人跟何家斗,削弱何家的实力。这样他们陈家不但赢得发展的时间跟机会,哪怕什么都不做,距离何家的距离也会更近了。

现在自己看穿了他们的阴谋,选择退让,将位置让给何家。岂不是同样正合他们的心意。只能说,退让的话,陈家得到的好处不够多而已。可不管自己怎么做,对陈家都有好处。

高招,果然是高招啊。

林尘实在佩服想出这一招的人。思来想去,应该是陈玉峰的杰作啊。陈玉峰啊,这次可真是送给了自己一个大礼啊。

想明白了这其中的环节后,反倒激起了林尘身体里不服输的血腥。

既如此,他就让陈家看看,他林尘不是那么轻易认输的人。

“这个组长的位置,我坐定了。”

“既然你想明白了,我会力支撑你的。”

凌寒冰自然也想到了这其中的阴谋,知道林尘争与不争,对陈家都有好处。可既然林尘选择了,她就会毫无条件的支撑。

“上面的人什么时候来?”林尘问道。。

“明天早上,你可以提前准备一下。”凌寒冰说道。

“没什么可准备的。最终还是要用拳头说话。”林尘沉声说道。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