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8th 5月

森森很高兴,不但吃到了早上跟妈妈点的蛋挞,还一上车就看到了妈妈给他买的他心心念念的乐高组合,捧着跟宝贝似的。

“谢谢妈妈,谢谢爸爸!”

林羞揽着他的肩膀,宠溺地道:“晚上妈妈陪玩。”

“嗯嗯,”森森看了看前座开车的爸爸,迟疑地道,“爸爸可以一起玩吗?”

林羞看了前面的男人一眼,笑道:“爸爸可能不会玩乐高。”

寒蔺君从后视镜中和她对视一眼,勾了勾唇。

森森:“我可以教爸爸!李老师说我在班里搭乐高最利害了,我可以搭小飞艇,爸爸我可以教玩的!”

林羞小声道:“爸爸晚上要工作。”

森森嘟了嘟嘴,有点小失望:“还要工作啊?”

寒蔺君有些不忍,道:“我尽量在8点前结束,陪玩半个小时。”

森森马上又亮了双眼:“好!”

回到别墅家中,森森很自动自觉地去2楼洗澡,他本来想着在吃饭前把乐高拆了,叫妈妈过来一起玩一下的,刚穿好衣服从浴室出来,就听到外面楼梯下传来好几个人的声音。

“小心小心——别磕着琴角——”

“前面再抬起来一点——”

“慢点——我后面跟不上——”

他好奇地走到楼梯边看,然后惊奇地瞪大了眼,好几个穿着蓝色工服的人正合力抬着一个大家伙往楼上走!

林羞走在他们前头带路,看到森森忙道:“森森回房间去,别站在这里挡路。”

森森赶紧回过身往房间跑去。

很快,林羞也带着人过来了,指挥着几个人把钢琴搬进房间。

森森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看着他们把大家伙放在地板上,然后开始安装脚架。

“妈妈,这是钢琴吗?”

林羞笑道:“是啊,爸爸帮订做的,以后就是的了,要好好学哦~”

森森忙不迭点头,又好奇又兴奋。

等到钢琴完安装摆放好,那些人都告辞离去,寒蔺君走了进来。

森森坐在琴凳上,抚摸着锃亮的钢琴漆面,看到寒蔺君,笑弯了眉眼问道:“爸爸,钢琴要怎么弹?”

林羞在一旁小声嘀咕道:“不问妈妈,问爸爸做什么?妈妈不会,难道爸爸就会吗?”

寒蔺君走到森森身后,单手插兜弯下腰贴着他,另一手从他身侧穿到前面,将琴盖掀起,听到了林羞的碎碎念,偏头睨了一眼过来。

林羞眨眨眼,道:“本来嘛,难道会吗?”

寒蔺君手指在琴键上按了两下,淡淡地道:“好多年没弹过了,可能会忘,听着别介意。”

林羞:“……”

寒蔺君刚说完,手指画风蓦地一变,几个轻按,流泻出的音符突然就变成了调子,随后他又加入左手,两手配合着将一首简单的《献给爱丽丝》弹了出来。

林羞听呆了,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手,然后在音乐结束的时候又看向了他脸上。

“……”

寒蔺君弹完后,也转头看向了她,挑挑眉,眉眼含笑。

森森鼓掌道:“爸爸好利害!”

寒蔺君直起身子,揉了揉森森的脑袋,道:“七八年没弹了,手有点生。”

这还叫手生啊?几乎是流畅地弹完了整首歌。

森森:“还是很利害,妈妈对不对?”

小家伙真的是无条件崇拜自己的爸爸。

不过林羞也不得不承认,连她都没想到大boss居然还是个这么多才多艺的人。

寒蔺君看着她,勾着唇角道:“们可能没听出来,我刚刚弹错了3个音,2个节奏。”

林羞:“……”

不好意思,还真没听出来。

森森歪着脑袋问:“爸爸,节奏是什么?”

寒蔺君低头看了他一眼:“我帮请了老师,每周来家里一次教弹琴,有问题到时候问老师。”

“噢。”

楼下花姐叫了:“xian森,太太,晚餐尊备好了。”

林羞应了一声:“马上来。”

一家3口往楼下走,森森扶着楼梯扶手走在前面,寒蔺君牵着林羞的手走在后面。

林羞还是很好奇,问道:“什么时候学的琴?”

寒蔺君:“大学之前。”

林羞:“后来为什么一直都不再练了?”

寒蔺君:“太忙。”

留学的时候忙着学业、课题和各种大型研究,那时候偶尔还能去音乐学院练练手,回国后就被大量企业公务缠身,哪里还有时间碰钢琴?连休息都是豪侈。

久而久之,就快淡忘了。

林羞想到什么,噗嗤就笑了,睨着身边男人一眼,问道:“读书那会儿,是不是学校里面的文艺骨干?元旦国庆五四还会上台表演的那种?”

寒蔺君莞尔:“无聊,没参加过。”

到了餐厅,森森主动给父母拉椅子,尤其是寒蔺君的位置,他拉出来还站在旁边,笑眯眯地道:“爸爸坐。”

寒蔺君依言坐下,揉了揉他的脑袋,柔声道:“也坐下吃吧。”

森森咧嘴一笑,跑到对面自己的位子去了。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