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6th 5月

他看着女儿的脸庞。

陈绝色刚哭过,出门时眼睛眯成一条缝,望着一身煞气的男人。

陈四上手准备抱孩子,伸出去的手又缩回去,他对着谢闵行说:“大哥,要不来抱吧。”

谢闵行怀中的小财神呆呆的看着老爸的脸,又看看四叔求人的眼神。他一个念了几天书的小奶娃都疑惑女儿干嘛让我爸爸抱?

陈四给出说明,“她……太小了,我怕我胳膊宽接不住她掉在地上。”

李藏言听到,叹了一声气。她望着医院走廊顶上的灯光,心中错综复杂。

合着,她给陈四生个女儿难不成生错了。

后边一排大老粗,脖子挂着大金链子站起来,纷纷请缨:“四爷,我来!”

周围人忙抢活:“不不,四爷我来。我胳膊间距短,我能抱好小姐。”

陈四转身对视他们,冷傲的眼神扫视手下,“一群大老粗会什么·,学会了绣花再来给我商量抱我女儿的事儿。”

转身对着女儿时,陈四老脸上演戏剧般的变脸,“不是爸不抱,是爸不会。”

谢闵慎是有女儿,但是带孩子方面,他能提溜就提溜,把孩子当狗遛,还没抱媳妇儿温柔。陈老四不放心这样的三哥。

谢闵行有两个孩子,他比在场的男人们都稳重,抱孩子也有经验,找他最放心。

谢闵行放下谢公子,“长溯,站在路上,爸去抱妹妹。”

“唔,爸爸抱我吧,长溯腿疼站不在路上。让四叔学习嘛~”谢公子圈着腿,他脚不沾地,任谢闵行没辙。

小家伙心想:坑坑四叔挺得劲儿!

女人们则围绕着李藏言叽叽喳喳,问她东西。此刻也顾不上刚出生的小婴儿。

护士还抱着婴儿,她看着眼前的二十多人却没人接孩子。

这时,杨悦一声不吭的走到护士面前,伸手接过襁褓中的婴儿,抱在怀中,“绝色没想到是二伯父先抱了吧。”

陈四脑袋一根筋突然绷紧,看着二哥如此粗鲁的接走了他宝贝疙瘩女儿。

“二哥,二哥快慢一点,把绝色交给护士。”陈四胳膊撑开仿佛是展翅的老鹰,如今他不是飞翔,而是害怕的胳膊围着杨悦。

另一只手托在底下,恐怕孩子“咚”的一声落地。他年纪一把好不容易得来这一个女儿,他可不是三哥那样虐待孩子。

杨悦看不起四弟,“长溯,星慕,雨滴还有酒儿,那个出生的时候没抱过,轮到自己家就不会抱了?”

陈四说出欠谢家人群殴的话,“那会儿又不是我孩子,不用小心。”

一边的谢家兄弟俩,心里不太淡定了。

陈四还不认识到话语中的不妥,急的叮嘱杨悦:“二哥,走路看路,再看看我女儿,看她是不是哭了,二哥慢点,小碎步走。”

后边的彪形大汉挠头,这是四爷吧?

随后,他们只看了一眼绝色的样子便一起加入小心翼翼的阵营中……口中均嚷嚷道:“二爷,慢点慢点~大家给开道。”

杨悦:“麦穗小时候都是我抱的,我比有经验。”

一边的麦穗听到他提起自己,她默默低着头。

陈四:“我这是婴儿,麦穗那会儿都能跑能打了。”

“都是孩子,分那么清楚。走了!”

手术室门口停留了十分钟,由陈四为主角的一场笑料落下帷幕,众人才散去。

回到病房,雇佣军的那些手下凑上去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绝色的脸蛋儿。睡着的婴儿一幅静好的模样,很软,很萌戳中了那些人内心的柔软。

他们去摸婴儿脸的时候,都是轻轻一碰立马撤走,怕惊醒孩子,怕他们皮肤粗糙,怕手上带有细菌,又怕……

陈绝色成为了雇佣军团众猛汉心中的小棉花,软软的,白乎乎的小宝儿。

在以后的雇佣军团内,陈四的十句话抵不上他女儿的一声哭。

病房不小,人却很多,众人在一处都显得拥挤。

陈四把家里来的人都送走,屋内只留下他的兄弟们。

谢闵行在手把手的教四弟抱孩子,“手托着她头。”“别僵硬,软一点。”“把孩子离心口近点,离的那么远,是要把孩子给谁?”

谢闵慎在一旁大笑,笑话四弟的愚蠢。顺便用兄弟的蠢来烘托一下自己的好,“轻轻,还是男人聪明吧。生下来这俩孩子我都没少抱,啧啧,还是我优秀。”

林轻轻酒儿式的白眼,白了她丈夫,这厮真好意思给自己贴金。

他办的事儿一箩筐,能数落好几个小时。

谢闵慎当起他能的父亲,抱着雨滴拽滴滴的对女儿说:“雨滴,还是有福气乖。”

林轻轻没眼看了,她去了孩子屋。

秦笑笑坐在沙发上话很少,她靠在沙发的尾端,胳膊肘按在扶手上,掌心拖着太阳穴。

不一会儿,杨悦坐在了她身边,距离她最近的位置。

那么多的位置他都不坐,而选择了她的身边。杨悦坐下后,问身边的少女:“把我给删了。”

秦笑笑嗯了一声,没有下话。

杨悦好脾气的又问:“最近学习怎么样?”

“挺好的。”

两人这里仿佛被众人遗忘,热闹是她们的,清净在这一角。

杨悦又说:“不会的多么?”

“我叔准备给我找教育机构,不会的不影响,我都存着。”

突然陌生起来的两个人,杨悦心口被石头憋着,感觉呼吸不顺畅但还是忍着。秦笑笑闹他的时候他烦,秦笑笑和他陌生了他更烦。

现在的两个人的关系完偏离了他最初的目的。

金治熙需要杨氏集团新一季度的合同,杨悦直接签了一年。另外三个季度的权当另一门合作,当初和金治熙谈好后,此事就这样敲定。

他就是想让麦穗知道他有了女朋友从而慢慢打消对自己的肖想,让自己和麦穗的生活重新回到正轨。

谁层想,会有今日这一步。

她离开了家,他也不想回去了。想见她一面,只能楼下看窗户解思念。

杨悦想说明那日助理多管闲事的误会,两难又来了。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