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6th 5月

,最快更新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

听到索科夫的吩咐,萨梅科一点都不意外。相反,他还点着头说:“司令员同志,的确应该把各师、各*的指挥员召集起来开个会,让他们和您认识一下,这对您将来的工作开展,是非常有帮助的。”

萨梅科用了几分钟打完电话后,又对索科夫说:“司令员同志,我现在向您先容一下集团军的建制,大家下属包括步兵第84、第182、第188、第254和第384师在内的五个步兵师,以及步兵第46*,海军陆战第62和第84*,波卢博亚罗夫将军的近卫**第4军,和两个独立的**营。”

索科夫听完先容之后,有些诧异地问:“难道上级**给大家配属专门的炮兵吗?”

“**。”萨梅科摇着头回答说:“草原方面军刚组建不久,各集团军都需要炮兵,因此大家暂时**分配到炮兵部队。”见索科夫一脸失望的表情,他赶紧又补充说,“司令员同志,说**炮兵,也不准确。大家下属的五个炮兵师,都给配备了一个76.2毫米口径的加农炮团。”

“炮兵的事情,以后再说。”索科夫再次吩咐萨梅科:“派人去找我带来的那些部下,让别尔金上校和*尼亚中校到司令部来参加会议。”

萨梅科虽然不清楚索科夫这么安排的目地,但还是点点头:“是,司令员同志,我马上派人把这两名指挥员叫过来。”

十几分钟后,接到通知的师长、*长以及他们的政委们,陆续地出现在指挥部里。看到一名陌生的*轻将军坐在主位上,他的身后还站着两名陌生的上校和中校,大家都露出了困惑不解的表情。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先来的那些人,想从他们那里了解参谋长突然召集大家的原因。

但那些先来的人,所知道的和后来的人一样多。见袍泽朝自己投来询问的眼色,他们只能耸耸肩膀,把双手一摊,示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指挥员同志们,请安静!”萨梅科见人都到齐了,便站起身,冲众人大声地说:“现在开会!在会议开始前,我先向大家先容一下集团军新任的司令员。”

索科夫听萨梅科要准备先容自己,便站起身,主动说:“指挥员同志们,们好,我来做个自我先容。我叫米哈伊尔&a;ddot;米哈伊尔诺维奇&a;ddot;索科夫,不久前是第六集团军司令员,今天刚刚接任了第27集团军司令员的职务。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就是想和们彼此认识一下,这样有利于开展接下来的工作。”

“第六集团军?!”听到这个番号,马上有一名距离索科夫位置有点远的将军率先开口说:“就是二月底,被帝国师、骷髅师和旗卫队师击溃的那支部队吗?”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毕竟这是在苏军大举进攻时,所遭受的第一次**。而且正是因为该集团军被德军击溃,从而导致波波夫将军的快速集群,成为了一支深入敌人腹地的孤军。听完这位指挥员的话,附近的指挥员们也开始低声地议论起来。

面对指挥员们的议论,索科夫并**打断他们,而是听任他们各抒己见。萨梅科凑近索科夫的耳边,低声地说:“司令员同志,最早发言的那位将军是步兵第84师师长福缅科少将,他的大儿子就在第六集团军,二月底的时候阵亡了。”

听完萨梅科的说明,索科夫马上明白,为什么福缅科少将会对第六集团军有如此大的怨气了。他等会议室里重新安静下来之后,接着说道:“这位福缅科将军说得没错,我军的第六集团军的确在二月底,被德军的三个党卫军师击溃了,从而导致了整个西南方面军的溃败。”

在座的指挥员,听到索科夫这么说,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冷笑,他们心想一位打了败仗的指挥员,如今居然跑到大家集团军来当司令员,不知他以后还会不会继续打败仗,让大家第27集团军成为军中的笑柄。

“指挥员同志们,们误会了。”萨梅科见索科夫并**向众人说明,担心发生什么误会,连忙站起身对大家说道:“大家的新司令员指挥的第六集团军,并不是被德军击溃的那支。相反,他是指挥部队歼了帝国师,重创了骷髅师和旗卫队师,并击毙了骷髅师师长艾克,活捉帝国师师长艾尔少将,和骷髅师代理师长希蒙上校之后,才担任了新组建的第六集团军司令员。”

萨梅科的说明,让在场的指挥员们愣住了。过了许久,福缅科少将才试探地问:“索科夫将军,您能告诉我,在担任第六集团军司令员之前,您指挥的是哪支部队吗?”

“可以!”双手扶着桌子边沿站立的索科夫爽快地回答说:“在担任第六集团军司令员之前,我是索科夫作战集群的司令员,同时兼任近卫第41师师长。”

“近卫第41师?”听到索科夫这么说,坐在索科夫左手边的一名将军猛地站起身,试探地问:“是坚守马马耶夫岗的那个师吗?”

对这位将军的提问,索科夫如实地回答说:“没错,在整个***格勒保卫战中,我所指挥的部队,就一直坚守在马马耶夫岗。”

“原来您就是那位索科夫上校,不对,如今是索科夫少将了。”那名将军挺直身体,抬手向索科夫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毕恭毕敬地说:“我是步兵第384师师长少将格里岑科,我代表师的官兵向您表态,大家坚决服从您的命令,听从您的指示!”

众位指挥员得知索科夫的真实身份后,对他的态度马上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特别是看到格里岑科少将向索科夫表态,愿意无条件地服从他的命令,便纷纷站起身,举手向索科夫敬礼,向他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就连始作俑者福缅科少将,最后也站起身,不好意思地向索科夫道歉。

看到众人对自己的态度变化,索科夫意识到在如今的军队里,要想得到大家的敬重,军衔和职务是次要的,能否建立不朽的功勋才是最主要的。

他抬起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众人坐下后,对大家说道:“指挥员同志们,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来,除了彼此认识外,还要向大家宣布一个重要的决定。”

在座的指挥员们听后,谁也**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索科夫,静静地等待他宣布那种重要的决定。

“大家都知道,大家部队的兵员缺乏足够的训练,如果把这样的部队拉上战场,是很难打胜仗的。”索科夫见大家都**说话,便自顾自地说:“因为,我现在宣布,停止防区内所有工事的修筑工作,各师、各*集中精力搞军事训练。”

索科夫的话,如同在烧红的锅里撒了一把盐,顿时炸锅了。

“啊,停止修筑工事,集中精力搞军事训练,这合适吗?”

“是啊,修筑工事是上级下达的命令,如果大家真的停下来,上级会不会怪罪啊?”

“……”

萨梅科等室内的声音渐渐地小了下来,便对索科夫说:“司令员同志,大家都不明白您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您还是给大家说明一下吧。”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