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6th 5月

“现在南斯达旺的局面非常混乱,正确的做法是让王室成员团结起来,和武装分子坐下来谈判,组建新的政府机构,让职能部门恢复正常。继续这么交战下去,会让这个国家变得非常混乱。至于那些原本想借助战争大发横财的势力,现在有了新的财富来源。”苏韬与叶盛耐心地分析道,“我建议将这个钻矿分享出来,让更多人加入到分享蛋糕的队伍中来。”

每个人内心深处都藏着贪念,叶盛也不例外。已经多了一个海勒,还要跟更多的人分割钻矿的收益,叶盛内心深处还是有所抵触的。

叶盛吃惊地望着苏韬,苦笑道:“会不会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

叶盛内心非常纠结,他原本以为后山只是个小钻矿,没想到从穆罕默德口中得知,竟然是一个能排进全球前十的钻矿,他想要独自吃下,实力完全不够。

“这个就得看技巧和办法了。”苏韬耐心地说道,“要通过这次利益分配,合理地牵制住各方势力,自己占据主导地位。如果合理的话,有机会控制南斯达旺未来的经济命脉,成为这个国家的实际掌控者。”

叶盛瞪大眼睛,凝视着苏韬,仿佛见到了另外一个人,谁能想到苏韬图谋的东西更多,更加深远。

叶盛终于还是忍不住,搓着手掩饰内心的激动,“我该怎么做?”

苏韬笑着说道:“现在要计算,自己手中掌握哪些资源,如何将这些资源有效地转化为自己增加话语权的能力。”

叶盛长叹一声,道:“南非金矿那边已经调集了三百多兵力,紧急往大家这边支援。此外我只能请求哈姆扎率领他的手下,前来南斯达旺支援我。至于华夏军方无法提供实际的援助,毕竟军方需要考虑到国际关系,不能明目张胆地干涉别国的内政。”

这么大的钻矿,足以形成“国家战争”,几百人根本无济于事,无论是王室的几个军队,还是非政府武装分子安排个万人部队,前来攻打,叶盛都无法抗衡。

苏韬摸着下巴,道:“我会和林毅夫先生沟通一下,看他能不能帮大家斡旋各方关系,让诸多势力坐下来心平气和地探讨分配方案。”

在苏韬的人际关系中,林毅夫是有资格参与到这种级别的利益分配中的角色。

叶盛终于充满信心,“如果老国王站在大家这边,加上林先生愿意参与协调此事,钻矿的事情应该能够得到顺利解决。”

苏韬微笑道:“比尔博姆,准备打算怎么处理他?”

“我也不知道,毕竟是丹妮的哥哥,但就这么饶了这个蠢货,我也有些不甘心。”叶盛左右为难。

“带我去见他一面吧,我跟他好好聊聊。”苏韬在叶盛的肩膀上拍了拍。

叶盛带着苏韬来到关押比尔博姆的房间,比尔博姆躺在木床上,见叶盛来到,马上跳了起来,警惕地凝视着叶盛。

苏韬苦笑道:“放轻松一点。”

“为什么要治好马汀!”比尔博姆如同疯了一般,朝苏韬扑了过来。

他现在只能将怒火泼在苏韬的身上,如果不是苏韬治好了自己的父亲马汀,马汀就不会卖掉这个庄园,那么自己依然是这个庄园的少主人,不会被海勒遗弃,成为阶下囚。

苏韬轻松躲过比尔博姆的攻击,叶盛狠狠地伸出一脚,将比尔博姆踹得腾空而起,后背重重地砸在墙壁上。

叶盛朝地上吐了口痰,鄙夷道:“如果不是看在丹妮的面子上,我一枪就毙了。”

比尔博姆缓缓地靠墙坐直身体,摇头苦笑道:“杀了我吧,我什么都没有了。”

比尔博姆现在失去了身份,还失去了家人,他感觉整个人跟做梦一样,或许让自己死亡,就可以从梦中醒来。

苏韬叹了口气,蹲下身体,沉声道:“比尔博姆,虽然很愚蠢,但叶盛还是决定原谅。如果现在知道错误,愿意悔过,大家会安排人保护与的家人汇合,前往华夏居住一段时间,等南斯达旺的政权稳定下来之后,可以跟其他人一同返回自己的故乡。”

比尔博姆惊讶地抬起头,没想到苏韬会说出这番话。

叶盛没想到苏韬给自己做了这么一个决定,其实他是想好好地收拾比尔博姆,这家伙实在太可恨了。

“谢谢苏韬吧,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不会这么轻易饶了。”叶盛语气冰冷地说道。

“谢谢苏大夫,谢谢叶先生。”比尔博姆如蒙大赦,泪如潮涌,他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会峰回路转。

“好好做人吧。”叶盛咬牙道,“以后如果再让我知道,对丹妮有半点不礼貌,我一定会再次取狗命。”

比尔博姆将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哽咽道:“不会的,丹妮是我最亲爱的妹妹,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

这倒是比尔博姆的真心话,这一刻丹妮成为了他的护身符。

叶盛不想再看比尔博姆一眼,出门叮嘱杨雄安排人,护送比尔博姆与马汀一家汇合。

叶盛好奇道:“为什么要这么轻松放掉比尔博姆?”

苏韬认真地看了一眼叶盛,语重心长地说道:“叶盛,我其实有些悔恨,让进入这一行。我担心有一天,在这一行做久了,会变成秦经宇那样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利欲熏心,不择手段。”

叶盛摇头苦笑道:“想多了,我怎么会变成那样呢?”

苏韬叹气道:“杀人和救人一样,是有瘾的。我希翼能控制这种欲望,不要成为杀人魔王。”

叶盛听到苏韬的这句话,突然打了个寒噤,叹气道:“我会记住这句话的。”

苏韬嘴角浮出笑容,转移话题道:“对了,姐姐打算跟我一起去见老国王,我觉得应该劝劝她,此行路途遥远,比想象中要危险。”

叶盛是叶灵的亲哥哥,应该不会让叶灵跟着自己冒险,不过苏韬显然是想错了。

叶盛无奈耸肩道:“我也没法劝阻她,以我对她的了解,如果我这个时候对她语气强硬一点,她绝对会背着一个双肩包,独自离开这里,然后让大家谁都找不到她。我情愿让她跟着,至少有保护她的安全。即使她死了,也是跟着心爱的人一起死!”

苏韬被叶盛的神逻辑给雷晕了,他翻了个白眼,有点生气道:“不能这么甩包袱吧?”

叶盛挠头,拜托道:“马汀庄园现在随时可能被攻破,她跟着离开,或许是最正确的选择。”

苏韬沉默片刻,缓缓道:“放心吧,再大的难题都会迎刃而解。我会带着叶灵同行,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她。”

叶盛将手搭在苏韬的肩膀上,笑道:“她体内留着和我一样的血,即使我死了,她若是活着,我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苏韬从叶盛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悲观情绪,他故意开玩笑道:“别把话说得那么恐怖,行不行?虽然俩是双胞胎,但姐比漂亮多了!明显,们的基因不一样。”

“哪有!”叶盛指着自己的眼镜,努力地辩解,“仔细瞧瞧,我的眼睛和我姐的难道不像吗?是没看过我俩小时候的照片,完全一模一样。”

苏韬哑然失笑,叶盛这家伙其实还真够简单的。

当然,这也是叶盛和苏韬相处的时候,才会露出这些真实的情绪,其他时候,他将自己隐藏得很好、很深。

与叶盛分别,苏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给林毅夫拨通了电话,将南斯达旺发生的一切简单述说了一番。

林毅夫听到南斯达旺竟然出现了八千万克拉的钻矿,瞬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沉声道:“这还真是个惊天消息!”

苏韬苦笑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可是个烫手山芋,让叶盛放弃是不可能的,只能咬牙吃下来,现在我认识的人中,能够帮助我的人,只有您了。”

“南斯达旺的水太深,我一开始就没有掺和其中,现在加入已经太迟,牵一发动全身,如果我管这件事,会让更多的势力加入其中,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虽然我出不了手,但我愿意给协调关系,等下我就与几个老熟人沟通一下,帮试试口风,看看大家有没有坐下来平心静气地商讨的可能。不过,想要让南斯达旺迅速稳定下来,还有一个突破口!”

林毅夫沉思良久,压低声音,给苏韬出了个主意……

与林毅夫通话结束,稍作准备之后,苏韬和叶灵两人在海勒的安排下,由五名佣兵护送前去与龟缩在原始丛林边缘的南斯达旺老国王见面。

而乔纳的佣兵团,在距离马汀庄园大约十公里的位置,遭遇伏击,幸好夸克雷特经验丰富,早就预料到对方可能有这么一手,迅速展开自卫反击,在损失五六十人之后,收拢住队形,双方开始胶着地交火。

乔纳的佣兵团人数有优势,而且武器精良,在持续三个小时的拉锯战之后,开始逐渐找到优势。

海勒和叶盛不得不继续往前线输送人手,藏有巨大宝藏的马汀庄园则变成了一个空壳子。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