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5th 5月

柳牵浪和众人飞出九道飓风口后,神鹅载着众人在三镜球上方盘旋了一阵,然后蓦然一沉,丢下众人又迅速朝三镜球中间的飓风口飞逝而去。

环峰神龙立即唤出白马金车,众人飘身携着凡域之人张茶生跳了进去,然后继续赶路。所有人心中皆是无限不舍,久久凝望着愈来愈远的三镜球。

尤其是金翎公主和银翎郡主更是泪眼婆娑,看着三镜球内变得越来越小的金面尊罗皇帝和玉面尊罗王爷肝肠寸断,暗暗发誓早晚要回来看望二位。

不过看到金面尊罗皇帝和玉面尊罗王爷一直都是一脸微笑的时候,金翎公主和银翎郡主总算心里好受一点。

四贤王和壮骇毕竟是英武男子,无论心中怎样悲伤,但脸上始终是坚毅昂扬的样子,无声的扶着各自心爱的女子,蓦然安慰。

柳牵浪的表现没那么强烈,但也是心涛起伏,久久难以平静。而且心中一直在担心一个事情,那就是一直担心随着众人带着七颗龙珠越走越远,三斗镜国或出现崩溃的情况,自己虽然给三夫人留下了翠色龙形镂空玉佩,但是心里终究没底。

时间不会因为众人的缱绻之心而停止流动,四匹银鬃红蹄的白色骏马,在漫无边际的SAMSUNG灾域的昏暗风沙世界里,脚下闪耀着十六个火焰的一般的马蹄,仰颈嘶鸣,不停地向弥天沙峪另一个方位飞驰。

一连三日,柳牵浪的神识始终关注着三境镜球的变化,但令他欣喜的是,那里一直没有异象出现,柳牵浪这才放心,以为自己的翠色龙形镂空玉佩确实起了作用,然后收回神识,放心的继续赶路。

不过,他并不知道,这三日来三斗镜国看似平静,但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金面尊罗皇帝手里托着鹦鹉和玉面尊罗王爷在天翎城极顶一直站了三天三夜,当柳牵浪等人消失在视野中的时候,他们之所以一直继续矗立在那里,那是因为二人正竭尽全力维持着三镜球的存在。

七颗龙珠离去了,天翎大阵迅速失去了龙魂之力的供给,那么三镜球之内原来蓄积的龙灵气息在三镜球外九道恐怖的沙漠黑洞吞噬下很快就会崩塌。

这样的情景,金面尊罗皇帝和玉面尊罗王爷说什么也不会让离去的公主和诸位郡主看到的。二人希翼她们都能够放心的离开。让她们始终以为遥远的父皇和皇叔一直都在快乐的生活着,三斗镜国的臣民同样永远生活在美好之中。

是以,金面尊罗皇帝和玉面尊罗王爷苦苦撑了三天三夜,不停地用自己的天翎神功补充着三镜球巨大的灵力消耗。当他们确定柳牵浪的神识已经收取的时候,这才停了下来。

停下来之后,三镜球大概还可以维持到次日凌晨。

两人相视一笑,久久凝望后,金面尊罗只说道:“别忘了年年为我上柱香!”然后朝天翎城外一招手。

“嘎——”

那只巨大的神鹅顿时展翅飞来,金面尊罗皇帝最后一次回眸看了一眼玉面尊罗王爷,脸上微笑着,然后托着混个绿色的美丽鹦鹉飘到了神鹅之上。继而朝三斗镜国通往外界的九道飓风风口飞去。

而玉面尊罗王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送一人一鹅在视线中凝成一个白点后,也蓦然消失在了皇宫大殿的极顶之上。

金面尊罗皇帝面色坦然,坐在神鹅之上,在九道沙漠黑洞中回旋飞驰了足足一个时辰,那滋味其实十分不好受,但是他却一直微笑着,先是在一个沙漠黑洞零风空间中寻到了蛇魔尊者的尸体,将其恢复成人形放在了神鹅之上,然后又飞回了三镜球附近。

神鹅落地,金面尊罗皇帝走到那具依旧倔强矗立的尸骨面前,感慨的说道:“非是本皇无情,对你置之不理,当年不放你进三镜球,是因为本皇本来就元神不全,而你却是修得体内满是魔魂,若你我合体,定然是三斗镜国一都六侯国的巨大灾难。本皇子本是三斗镜国无数臣民所救,怎会忍心为了自己的修炼之事害了三斗镜国的臣民。”

“唉!本皇对不住你,老夫的第一元婴,老夫此刻就像你赔罪了!”金面尊罗皇帝说着话,将神鹅之上的蛇魔尊者也抱到了站立的尸骨面前,然后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嘭!”

当金面尊罗第三个头刚磕完,蛇魔尊者和第一元婴皆是蓦然崩碎成粒粒沙尘,然后在飓风中飘逝了。

金面尊罗皇帝起身,然后再次飘身飞上了神鹅,说道:“走吧,一切都该结束了,以后要听话,好好保卫三斗镜国,尽心辅佐玉面尊罗皇帝,知道啊!”

“嘎!嘎!”神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乌黑的双目落下几滴眼泪向大地滴去,那几滴眼泪瞬间在风沙中形成几处不大的湖泊,那湖泊是海蓝的色彩很美。

神鹅使劲的点着头,然后奋力以最快的速度朝三镜球的飓风风口飞去。

不久后神鹅出现在了一处巨大的湖泊中央的一个小岛上,这湖

这岛都是金面尊罗开辟的,湖中一望无际的荷花正在开放,方圆千里皆是淡淡的荷花香。

牧鹅仙子喜欢荷花儿,无论是洁白的还是艳红的,湖中还有许多洁白的天鹅,整日在这里嬉戏玩耍。这个倒是牧鹅仙子的坟墓,金面尊罗视线中是一块直立的晶莹透明的洁白美玉,牧鹅仙子就在洁白美玉中一脸微笑的立着。

她手里虽然没有了留给女儿金翎公主的金鞭,但是却挥舞着手,像是牧鹅归来的姿势,她的眼眸还在睁着,连睫毛都清晰可见。

她是一个爱美的人,即是陨落了,她最后把自己塑造成这样完美的样子。

“呵呵,爱后,本皇来了,以后整日在这里陪着你,看满湖的荷花儿,看漫天的白天鹅。以后不会在孤单了。”金面尊罗皇帝,注视着牧鹅仙子,微笑道。

然后回头对神鹅说道:“这鹦鹉再麻烦鹅兄一趟,帮我把它送出飓风风口好吗?”

“嘎!嘎!”神鹅点了点头脆鸣着。

“多谢鹅兄,以后保重!”说完手掌在黄绿色的鹦鹉头上一抹,然后放飞到神鹅的后背上了。接着神鹅一声脆鸣,轻轻扇起巨大的翼翅,很怕扇了湖里的荷花儿,待飞高之后,才迅速朝天际云霭中而去。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金面尊罗皇帝回眸放眼久久凝望了一阵三斗镜国一都六侯国的山山水水,夕阳下,三斗镜国的世界雄起而美丽,尤其是东方茶国高空有长高了许多的幽兰茶树,朵朵幽蓝的茶花,瓢舞在整个一都六侯国的上空。

就选在在茶国吧!金面尊罗皇帝神念中最后闪过一丝残存的鹦鹉意识,下一刻他浑身顿时爆发出无数道金色彩霞,这些金色彩霞,霎时自小岛之上飘上高空,然后流水一般,纷纷向茶国那颗高大的幽蓝的茶花树涌去。

一个时辰后,金面尊罗皇帝终于看到了幽兰茶树旁出现了一座高过千丈的金光闪耀的金塔。看到金塔一出现,金面尊罗皇帝倏然化作一道神光钻到了牧鹅仙子所在的洁白美玉之中,随即金面尊罗皇帝出现在了牧鹅仙子的身后,双手扶着牧鹅仙子的双肩,,两个人都是凝眸眺望着荷花湖,脸上充满欣慰的笑意。

只是他们永远不再动了,也不再思考了,他们的时间永远凝固再了这一刻。

一丝风动,银面尊罗王爷飘然而至,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他怀中抱着一大捆香,叫长生香,当一大捆全部燃完后,就会香魂皆是一起归来,从新凝结成原来的样子,然后再一根根的燃烧下去,如此循环,永远不没。他把一大捆香中没每一根都设了禁止,然后每年都会自动燃烧一根,这一捆可以燃烧一万年。

“呵呵,皇兄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好了,只有金塔只可以护佑三斗镜国的万民不亡,但是若有了你的全部元神凝结的龙灵积蓄珠,却可以永远让三斗镜国存在下去,玄境依旧在,三镜球消失后,沙漠黑洞也随之消亡,那片曾经的绿洲也会回来。这是多美好的事。皇兄一心让我造福万民岂不是就为了这一天吗?”

“皇兄如此大智大义,身为你的元婴又怎能让你失望呢?金塔既生,神灯就不该灭的。”银面尊罗王爷说完,为皇兄点燃了第一根长生香。然后恭恭敬敬为皇兄和皇嫂磕了三个响头,接着起身向茶国飞驰而去。

半空中遇到了飞回的神鹅。

“嘎!嘎!”

神鹅知道那个视自己为兄弟一般的金面尊罗皇帝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他的话它会永远记着,它一阵脆鸣后飞到了银面尊罗王爷的身侧,扬着脖子示意玉面尊罗王爷坐到自己的后背上。

玉面尊罗王爷会意,自然知道是皇兄的交代,所以欣然飘身而上,然后朝茶国的金塔飞去,在经过玉罗轩的时候,玉面尊罗低头看了一会儿,但是终于没有下去而是狠心继续朝城东飞去。

一个时辰后,已是黑夜的时候,三斗镜国一都六侯国的所有臣民都惊讶的发现,东方天宇之下凭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分高大的金色巨塔,而塔顶之内道道海蓝色的神光正在一圈圈的向外扩散着,那光圈不断出现,外围的光圈无限延展着,很快就罩到了整个三斗镜国的上空。

次日凌晨,人们更加惊愕的发现,头上的三镜球不见了,同时三镜球外的九道恐怖的沙漠黑洞也消失了,天地之间十万辽阔,不仅原来三镜球内的世界更加生机盎然,就连三镜球求外的SAMSUNG灾域又恢复了无边绿洲的景象。

天翎城的上空不再有漫天鹅毛飘舞的情境了,但是远远视线中那片绿洲上,一个巨大的湖泊内,却在奔跑嬉戏着无数只洁白的白天鹅。

数月后,三斗镜国更改了国号叫蓝茶国了,而国都设在了原来的茶国,新的皇帝正是原来茶国的玉罗轩老板三夫人,不过她自称念君皇帝。

从此呕心沥血,一心率领着兰茶国国民辛勤劳作,幸福生活。同时充满希翼的抚养着玉面尊罗留在的骨肉——一个长得和玉面尊罗一般无二的小皇子。

至于玉面尊罗王爷,念君皇帝通告全国,王爷一夜乘风度,九天化神仙而去了。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