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5th 5月

咻的一下,滚圆幽绿丹药飞到熙照关面前,散发出丝丝清香之气,扑面而来。

“真君,这丹药是?”

熙照关伸手接住丹药,不禁微微一愣。

火帝真君眸中闪过冷光:“这是药圣一族的五劫圣丹,一旦服用,立即引发天人五衰劫,加持肉身!到时候,你与陆乾厮杀,服下丹药,劫数降临,会瞬间引爆陆乾身上的劫数,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啊?竟是引发天人五衰劫的诡异丹药?”

闻言,熙照关震惊得瞪大双眸。

心头颤抖,差点将手里的滚圆幽绿丹药扔了出去。

天人五衰劫瞬间降临,爆发,那绝对非同小可,坏身劫,肉身崩坏,一身实力瞬间去了九成。

紧接着,衰命劫和灭运劫一起爆发,寿元衰绝,气运泯灭,在这种情况下去渡一劫,天人死劫,那绝对是死定了!

“你大可放心,到时候会给你药圣遗宝,助你渡过天人五衰劫,晋升仙王的。”

火帝真君安抚道。

药圣遗宝!

听到这句话,熙照关双眸一亮,连忙问道:“真君,药圣一族真的愿意归顺天帝麾下?连圣人遗宝都肯交出来?”

“本真君亲自去谈的,岂会有假?”

火帝真君大马金刀坐着,面露傲色:“这天地剧变,仙庭重立,新的仙庭之主即将诞生。诸圣只能选择其中之一,细数一下,永恒天帝霸气不足,鸿天仙帝女子之身,妖帝不顺天数,三大魔祖更是不堪一击,整个天庭,唯有天帝伟力无边,神威盖世!所以,这新的仙庭之主必定是天帝!”

“真君所言极是!”

这时候,熙照关精神振奋,信心暴增,猛地握住五劫圣丹,冷笑道:“这仙庭之主,必定是属于天帝大人的!那个陆乾,只是一个陨落的元始大帝转世,现在还只是大罗金仙,怎么可能跟天帝大人争仙帝之位!”

在仙帝面前,大罗金仙也不敢是一粒尘埃。

所以,陆乾是死定了。

只不过,陆乾终究是元始大帝转世,是天帝大人的一个心头之患,若是杀了他,功劳无双!

要什么有什么!还缺区区一个圣女?

想到这,熙照关目中透出一丝丝兴奋火热的光芒。

“此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照关,你下去准备吧!”

这时,火帝真君威严冷道。

“是!弟子遵命!”

熙照关收起五劫圣丹,有点迫不及待地转身离去。

等人走后,大殿虚空之中,凭空凝现出一尊神秘黑袍人影,怪笑一声:“啧啧,堂堂仙皇,居然骗一个后辈去送死,是不是有点无耻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火帝真君冷冷回了一句。

“真是好狠的心。不过,也难怪,你是混沌天帝的手下,自然跟混沌天帝一个性子。不过,老夫也没有想到,混沌天帝竟然敢如此狠绝,想要放出圣墟禁地镇压的无天魔帝。”

神秘黑袍人影阴阳怪气道。

“血河老祖,你莫不是想反悔了?”火帝真君双眸一眯,道出一句话。

若是有人在此,绝对震惊得呆若木鸡。

这个神秘黑袍人竟然三大魔祖之一,血河魔祖!

“反悔?老夫怎么会反悔。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无天魔帝乃轮回之前的一尊大帝,凶狠盖世,诸圣牺牲自己,结成圣墟囚魔大阵,死死镇压住他,让他不能复苏。一旦放他出来,届时,三界血流成河,生灵涂炭,无数冤魂将被老夫搜罗,囚禁在老夫的血河之中,永世不得超生,老夫欢喜都来不及呢。”

血河老祖笑得阴森森的,道出一个惊天大幂幂。

“既然如此,那你还不速速离去,准备迎接这个大灾难?”

火帝真君皱眉问道。

“好好好,老夫这就走。”

说完,血河老祖砰的一下炸开,爆作一团血雾,猛地一收缩,变成一条浓稠如粥的滚滚血河,猛地冲入虚空,消失不见。

等到大殿的空间涟漪散去,火帝真君冷哼一声,一弹指,斩出一道巨大火剑,劈射出去。

滋滋滋。

瞬间,空气之中残留的那一丝丝恶臭难闻的血气被焚烧殆尽,彻底泯灭。

“什么血河老祖,等天帝斩杀无天魔帝,踏入无上神妙之境,第一个拿你来祭旗!”

火帝真君冷哼一声,眸中闪过冰冷寒光。

显然,他有另外的算计!

……

时间飞速,弹指刹那。

不知不觉间,陆乾已经在儒圣古城呆了两个多月。

在这两个多月里,他陆陆续续拜访了其他圣人的后人,诸如巫圣、法圣、刀圣等等。

然而,都没有借到圣人遗宝。

避劫法门倒是借到不少,可惜都是残篇,没有完整的。

这让人感到颇为无奈。

更麻烦的是,天人五衰劫的第二劫,第三劫依次降临,依靠那一滴毒圣毒液渡过去了。

现在,第四劫灭运劫随时可能降临。

甚至乎,第五劫,天人死劫也有可能紧跟着灭运劫出现。

“这随时降临的灭顶之灾,确实让人难以静心。”

木屋之中,陆乾把玩着手里的血色战旗,倚靠着一张木椅,微微皱眉。

在他的怀里,一个白白胖胖,身上缠着日月红菱肚兜,手腕戴着龙形金环的婴儿正在蜷缩着,呼呼大睡。

嘴里还含着一颗青色仙石。

这小不点,自然是他的乖儿子,陆胜。

至于他的女儿陆娲,则是呆在身旁,无比乖巧地静坐着,手里捧着一只金色蜘蛛,还有一只金色玄龟。

正是他养的噬魂蛛,还有那只玄武。

“爹爹,娲儿困了。”

屋外,明晃晃的日光透过窗户,打在小娲儿晶莹剔透的脸蛋上,照得她双眸眯起,浮现几分睡意。

陆乾一听,顿时面露温柔笑意:“娲儿困了么,那就睡吧。”

说着,一把抱起,放在怀里,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陆娲乖乖地闭上眼,开始沉睡。

见此,噬魂蛛和玄武爬上陆乾的肩膀,各占一边,缩起爪子,也开始睡了起来。

也不知是不是屋外神农米的香气,让这几个小家伙都开始变得嗜睡,安静。

“陛下!”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显露出一身白袍的桃花庄主。

“怎么,没有借到另外几册河洛玄卦神书么?”

陆乾抬头问道。

在这两个月,另外几脉的阴阳圣人后人也到了儒圣古城,可惜,一见面,双方就闹了一点不愉快。

原因也很简单,对方想让桃花庄主这一支脉回归,不想让她们继续呆在陆乾的大乾仙城,当供奉,当手下。

这似乎贬低了他们阴阳圣人一族的身份。

桃花庄主也重情重义,一口拒绝。

所以,想要借对方那几册河洛玄卦神书的事情也泡汤了。

“陛下,老身也是好言相劝,可惜,那几个老顽固还是不肯答应将河洛玄卦神书外借。”

桃花庄主无奈叹道。

“既然他们不借,那也不必强求。”

陆乾微微一摆手。

正当他想要说些什么,天空上突然出现一片五彩火云,猛地一收,凝成一尊红甲壮汉。

赫然是麒麟圣兽!

“哈哈,陆道友别来无恙?”麒麟圣兽降落下来,豪爽笑道。

“原来是麒麟圣兽。”

陆乾闻声,笑了笑:“请进来吧,恕我儿女在身,难以起身相迎。”

“陆道友客气了!”

麒麟圣兽迈着大步走进来,笑道:“陆道友,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好消息!”

陆乾没有半点迟疑答道。

“哦?为什么?”麒麟圣兽问道。

“因为,我怕先听了坏消息,再听好消息,也高兴不起来,所以先听好消息,开心一阵子再说。”

陆乾笑着答道。

“哈哈,陆道友真是个妙人。”

麒麟圣兽哈哈一笑,拱手一拜:“恭喜陆道友,你想要的避劫法门找到了!”

“哦?真的?在哪?”

陆乾双眸一亮,脸上忍不住浮现几分喜色。

“在这里。”

麒麟圣兽张口一吐,吐出一方黄金大印,漂浮在半空中。

顿时,陆乾的脑海里响起清脆的提升:

“叮,你发现了神功《菩提一百零八神变》,是否收录?”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