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5th 5月

当脚下出现那一个字的时候,这一名白家的叛徒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想起了当初白万春和罗先威两人的诡异举动,以及地面上同样出现的那个字。

嘶~

他倒吸一口凉气,立即后背紧紧贴着电梯,并且脚下不停的蹬,想要往后挪动,却发现此刻早就已经抵住了墙面,根本无法继续后退了。

只是他没有回过神来,眼神惊悚地盯着地面上的那个字。

咕噜咕噜~

此刻,地面上的那个字是由血液凝聚而成的,仿佛沸腾了起来,不停地冒着泡泡,看这猪是让人害怕。

呼~

一阵冷风吹来,电梯里面的温度瞬间就降低,立马出现了雾气,脚下如仙境一般,一片片的雾瞬间缭绕而起。

但也只是环境下而已,其实此时此刻还能无比,让男子感到十分的害怕,彻骨的冰冷将他彻底吞噬。

“我来接你了……”

紧接着地面上传来一道声音,一只手爪从那个字上面伸得出来,朝着男子的方向伸过去。

“啊~”

一道尖叫的声音持续不断,但也仅仅是在电梯里面能够听见而已,外面根本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就这样,男子彻底死去了,直接倒在地上,电梯里面充满了血的味道,当然也是一片红色。

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叮~

“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跟着上去了。”

电梯来到了一楼,外面有两个女子在等电梯,其中一个女子有些抱怨的说道,不打算进电梯。

“你就陪我一起去嘛,我一个人怪害怕的,万一遇到总裁,我就更加害怕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强的气势,估计到时候我腿都站不稳。”

另一个女子恳求道。

“谁叫你把东西放在办公室里面了,自己一个人上去呗,又没有鬼,你害怕什么?”

另一个女子的双手抱胸表示不大意。

此刻电梯已经开门了,一股血腥的味道瞬间扑鼻而来,两个女子一愣,缓缓地朝着电梯里面看去,紧接着瞳孔缩成了一个针孔一大小,瑟瑟发抖起来直接坐到了地面上。

“啊~”

尖叫的声音在整个一楼回荡着,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引来了一群保安,那些保安也吓得不轻,但出于对企业的名誉考虑,并没有报警,而是立马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上面。

“什么!”

在办公室里面接到了报告,王谦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同时心里面有种不好的预感。

其实他刚才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气息,但也不确定,于是就没有去搭理,更何况手里面的事情还没有忙完。

可现在企业里面居然除了人命,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还好这个保安激灵,没有直接去报警,保证企业的名誉不会受损。

这件事情如果能自己解决,当然是最好的了,免得被那些媒体报道出去,然后被有心人做文章。

“我马上到!”

王谦放下电话就朝着外面走去。

电梯是双排的。

“干什么匆匆忙忙?”

张紫薇也跟在了后面,见王谦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于是就跟了上去,同时问道。

她觉得自己对王谦也比较了解了,相处了这些年的时间,深知这家伙是一个沉稳的人。

可刚才的表现分明是有一些夸张,很显然是出了很大的问题,否则他绝对不会这样。

于是张子娥也打算跟过去看看。

“出事儿了。”

王谦语气十分凝重,抬头看向张紫薇,同时也警惕着周围,心里面不免想起了之前张老爷子提醒的那件事。

“死人了,据说是一个白家投靠的人在电梯里面死去了,而且死状十分凄惨。”

王谦继续说道:“企业里面的保安也是经过层层挑选的,见过了大场面,对于死人自然是免疫。可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家伙过来说他都被吓死了,明摆着是出了很大的问题。”

张紫薇同样眉头拧了起来,想起了自己爷爷在饭局上面说的那些话,心想难不成跟白万春和罗先威那件事儿有关?

这可能性自然是很高的。

叮~

随着电梯门开,两人来到了一楼,然后赶紧朝旁边的电梯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同时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和鼻子。

那血腥的味道实在是太浓了,就好像在血池一样,别提有多恶心。

电梯里面是一片血红,基本上找不到任何干净的位置,同时,那保安已经成了一副骨架,只是骨头上面的肉并没有剔除的很干净,就好像是硬生生将他的肉扯下来一样,处理得很是粗糙。

同时那些内脏也在电梯里面随处摆放着,被掏出来的心脏现在还在跳动着,一些些的血液从里面挤了出来。

这画面绝对能够让普通人产生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就好比旁边的那两个女子一样,此刻已经有一些精神错乱了一样。

没过多久的时间,医院就来人了,将刚才被吓得不轻的那两个女子给接走接受治疗,以防这两个家伙出现什么问题。

毕竟这件事情的确很有问题。

“立即找人来看管,不能让外人进来,绝对不能够让消息散播出去!”

张紫薇立马命令道,旁边的那个傻眼的保安这才回过神来,原来总裁已经到了,于是马上按照意思去办。

哒哒哒~

不一会儿的功夫,外面就聚拢了一群保安,但并没有到这电梯的位置来,而是将整栋大楼团团围住,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人进来。

这件事情影响重大,绝对要小心翼翼。

王谦和张紫薇两个人一脸凝重,眉头紧皱,纷纷觉得这件事情十分的棘手。

“能够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来,也就只有那个魔了。”

王谦双手插在裤兜里面,语气显得十分的沉重,没有想到那家伙下手这么重。

是如此的残忍,简直是泯灭人性。

不过他本来就是魔,是魔鬼,本来就不是人。

“就是你对我爷爷说的那件事?”

张紫薇问道。

“没错,我想八成就是那家伙了,来的可真快。”

王谦道。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