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6th 6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但是拼命也要先看着唐鹤涵先死。

在万全的计策想出来之前,卫擎风病倒了,最主要的是卫之山的死亡给他带来的打击。

水翎羽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卫擎风正在病中,手机在手下手里。

那手下看熟悉的名字,而且之前也碰过面,眼看着卫擎风被如此打击心有不忍,觉得水翎羽的出现可以抚平他内心的痛苦。

然后他就接听了。

“卫擎风?”电话一接通,水翎羽开口。

“我家少主生病了,还没有醒。”

“很严重么?我之前也打过电话,但是没有人接听,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水翎羽问。

“卫总,就是少主的父亲,被人杀了。”

“什么……”水翎羽的脑袋都懵了下。

怎么会这样?

“这对少主来说,就算知道谁是凶手,可也是沉重的打击。水翎羽小姐,我家少主那么喜欢,能不能来看看他?看到,至少也是种安慰,他都在床上睡了好几天了。”

“我不知道们住在哪里。”

“我现在就去接!”

水翎羽挂断电话,坐在办公桌前发愣。

她记得前段时间卫擎风带着她去求平安符,说起他给自己父亲求平安符的事情,还说放在了他的床垫下,不想让父亲知道。

但是水翎羽知道,卫擎风那是要面子,不想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表示出很关心他的样子。

可也从这一点看出,他很在意自己的父亲。

要不然绝对不会想到那样做的,就像是她对自己的女儿,希翼她一生都平平安安的。

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对卫擎风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的噩耗。

半个多小时,卫擎风的司机过来了,将水翎羽接了过去。

水翎羽走近卫擎风所在的房间,里面的人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脸上明显地瘦了一圈,带着病态。

这才多久,好好的人就变成这样。

都说精神最让人消瘦,一点都不假。

“卫擎风?卫擎风?”水翎羽轻声叫着。

卫擎风眉头动了下,睁开眼睛,看到水翎羽,然后眼珠子就不动了,好像并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水翎羽而显出意外的神色。

还不如说,现在什么事都激不起他内心太过起伏的情绪了。

“身体有没有好一点?”水翎羽问。

卫擎风撑着手靠在床头:“怎么来了?”

“我打电话,然后的手下接的。我听说了父亲的事,让别伤心似乎并不合情理,我只希翼不要伤了自己的身体。”水翎羽说。

卫擎风的眼神闪了下,看向窗外,说:“不用担心,我只是生病,病好了就没事了。”

水翎羽看着他的侧脸,颓然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担心。

卫擎风转过脸,看着水翎羽沉默不语,又心系着他的模样,不由淡笑了下:“我怎么会让自己有事?只是觉得应该去生场病,作为儿子对父亲的祭奠。不管怎么说,我也该将那杀手找出来,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虽然话说得很无力,可是却叫人慎得慌。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