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5th 6月

林萧没说话,或许在知情人看来,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却没人知道他心中的苦和艰难。

因为无论什么事都要自己扛着,任何一个细微的决定,都可能引起许多灾难。

当一个人身上背负的重任久了,就会非常的疲惫,无论他表现的有多么坚强,心中那根弦在某一刻都有可能被绷断。

当然,这些话他跟查尔斯说也没用。

于是……

林萧淡淡道,“不错!的确很威风。”

查尔斯当时就没话说了。

他原本以为林萧会借此说一些关于过去的事情,让他开开眼界,没想到会是这个回答。

美杜莎笑个不停,她说道,“林大哥过去就是个司机呢,整天拉着我到处跑,还给我买吃的,陪我去游乐园玩……”

吱!

忽然,车辆一个急刹,停在了公路上。

只见两辆悍马横在车头前面,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们这两辆车一横,连带着把这条路上所有的车都挡住了。

“这是谁的车啊?”美杜莎愣了下,赶紧问司机道,“约尔逊叔叔,什么事啊?”

“是唐子木!”约尔逊皱着眉回头说了一句。

“唐子木?”查尔斯当时眼睛就瞪起来了,直接开门走了下去,“这个混帐!敢拦美杜莎的车。”

美杜莎噘着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不耐烦地说道,“又是这个唐子木,真烦死了。”

“怎么了?”林萧疑惑地问道。

“他是个华裔,仗着家里有钱总是纠缠我,我都不想理他的。”美杜莎说道。

“呵呵,这么漂亮,父亲又是公爵,被男孩子追求很正常吧?”

美杜莎给了林萧一个白眼,“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就是烦他嘛。他学校里可嚣张呢,目中无人那种,知道吗?”

“比查尔斯还烦呢?”林萧打趣道。

“林大哥,取笑我……”美杜莎嗲声嗲气地说道。

“怎么会?”

查尔斯没过几分钟,就一脸怒气地回来了,他好像没占着什么便宜,沉声道,“这个小子让咱们绕路。”

“绕路?”约尔逊回头看一眼,“可是绕路的话,有可能迟到啊。”

“绕吧。”查尔斯憋的脸红脖子粗,弱弱地说道,“这小子说如果今天不绕路,就让他爸撤资。他爸要是撤资,我爸下次就很难进议会了。”

“查尔斯还是不是男人啊?”美杜莎气坏了,“明明是大家先上的这条路,他从旁边插过来让大家绕路,什么意思啊?”

唐子木从车里跳出来,站在他们车前,朝美杜莎摆了摆手,笑道,“美杜莎小姐,要不要搭我的车?保证不会迟到哦。”

“哼!”美杜莎瞪他一眼,果断偏移了目光,气的小胸膛一鼓一鼓的。

美杜莎绝对是今天场上的焦点,许多人都在等待她盛装出席。与此同时,也有很多想看她笑话的女生,如果她晚到,肯定会被借此羞辱一番。

所以养杜莎一听要绕路马上不高兴了,怒气匆匆地瞪着查尔斯,“他说的是,绕路吧,下车!”

“别啊美杜莎,我现在下了车,我得跑着去。也会晚到的啊。咱们可是伙伴,我晚了怎么办?”查尔斯都懵了。

“我有林大哥!”美杜莎撅着嘴,“有他陪我就行了。”

查尔斯脸都黑了。

“行!我再去跟他理论理论。”查尔斯咬了咬牙,他豁出去了,今天就算得罪唐子木都要把这条路打通。

这条路桥直通西点军校,路程只有十五分钟。

如果绕路的话还需要经过市区最繁忙和堵塞的路段,没有四十分钟都不可能到达西点军校大门口。

还有半小时晚会就开始了,甚至还是主持人的美杜莎要缺了席,肯定会颜面大失。

而且这次舞会,也是查尔斯这些即将毕业学生的一次交友和历练,他缺席会被人当成自由散漫,甚至是目中无人。

唐子木这一堵,堵的真是妙。

前后都是唐子木的车,把整条路都封了,只留了一条右拐的方向,这明摆着是有预谋的堵路。

得意洋洋的唐子木在车头前潇洒地打个手势,继续问道,“美杜莎小姐真的不搭车吗?大家可都在等着呢,如果误了时间,被几百名师生看着,肯定会很尴尬的吧?”

美杜莎咬着嘴唇,她还是小姑娘,脸皮特别薄,心里已经很害怕了。万一真的迟到,她不敢想象自己的第一次联谊舞会就变的如此窘迫。

“林大哥,要不然咱绕路吧,我可不想迟到啊。”美杜莎自然不可

能去搭唐子木的车,但现在又没别的办法,对方将路全部封死了,明显就是早有预谋。

“绕路需要多久?”林萧不想惹事,看了眼手机,距离舞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最少四十分钟,如果不考虑罚单,三十分钟够点呛。”

临时当了一把司机的约尔逊皱了皱眉,说道,“时间来不及了,绕路吧。”

得意洋洋的唐子木,看着渐渐偏离方向的车子,朝查尔斯嚣张地挥挥手,大声道,“我先走一步了啊。”

唐子木上了自己的车,而另外有几辆车则挡在路面上,逼的其它车辆都只能绕路。

不少黑衣人站在车前挡路,那些想闹事的司机也不敢言语了,全都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状态,灰溜溜地拐弯朝另一条道走去。

垂头丧气有些愤怒的美杜莎很不高兴,她恶狠狠地发誓道,“等明天,我一定要让那个唐子木好看,简直太坏了。”

“他就是故意堵路的。”查尔斯冷哼道,“他知道我父亲面临新一轮选举,他爸是我爸的最大支撑者,所以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早知道就把家里的直升机开出来了。”美杜莎歉意地看了一眼林萧,“对不起啊林大哥,这回晚会估计要砸了,可大家又不能不去。宁可迟到也不能缺席啊。”

“迟到没那么严重吧?”林萧笑道,“让约尔逊先生开快点就行了,不至于。”

“是不知道那帮人有多坏,这次我当主持,不知多少人看不惯呢,就等着我出丑呢,这下可好,真的出丑了。”美杜莎摊了摊手。

约尔逊已经把车调了头。

就在这时,林萧看着失望的美杜莎,忽然对约尔逊说道,“约尔逊等一下!”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