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4th 6月

“借刀杀人?”

三足金乌扫了扫宁越手中的金色飞剑,而后眸光落在鲲鹏真人的心脏部位,淡笑道:“呵呵,如果我没猜错,是他替拔出的金色飞剑,非但不想着保护他,反而想让我杀他。”

“啧啧,看来也不是什么好鸟。”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鲲鹏真人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他目光坚定,道:“屠天灭地大阵,进来容易,出去困难,如果没有我的帮忙,自己压根没办法离开。”

“说我没办法离开屠天灭地大阵?”

三足金乌嘴角上扬,不屑道:“这个屠天灭地大阵已经破败,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别得意,连我都没办法离开,更何况是了。”鲲鹏真人淡淡道。

“说说看,愿意付出什么好处。”

三足金乌饶有兴趣的看着鲲鹏真人。

“只要能击杀他,我愿意告诉如何离开屠天灭地大阵。”鲲鹏真人说道。

“我再重申一遍,我想不想离开屠天灭地大阵,全看我有没有那个想法。”三足金乌面露不善的神色,道:“如果拿不出足够的诚意,我不介意先将击杀掉。”

“鲲鹏凶术!”

鲲鹏真人似乎作出了很大的决定,咬牙道:“他身上有一块鲲鹏骨,只要能将他击杀,那么他身上的鲲鹏骨,就属于。”

“什么!”

听到鲲鹏真人的话语,三足金乌终于不淡定了。

鲲鹏凶术,他也想修炼。

而且,身为三足金乌,他修炼鲲鹏凶术,事半功倍。

“我暂且信一次!”

三足金乌双脚踏地,身体瞬间消失。

咔擦!

下一刻,宁越面前的虚空裂开,三足金乌巨大的爪子,抓向了他的脖颈。

三足金乌出手狠辣,没有丝毫的留手。

恐怖到极致的元气波动,从三足金乌爪子上浮现出来。

咻!

危急时刻,一根枝条从纳戒中冲出,和三足金乌的爪子来了个硬碰硬。

咔擦!咔擦!

清脆声音响起,只见得三足金乌快速倒退,脸色变得阴沉无比。

三足金乌的一个爪子塔拉着,显然已经断裂。

至于宁越这边,则是有一小根枝条跌落在地面上,生机迅速消失。

“世界树!”

鲲鹏真人眼睛非常尖。

看到地上断裂的一小根枝条,他瞳孔微缩,惊叫道:“竟然是世界树!”

此刻,鲲鹏真人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如果拥有世界树,他脱困之后,甚至可以很快恢复到巅峰状态。

“好好好,非常好,是我出关一来,第一个打伤我的人。”三足金乌眼眸阴冷,死死盯着宁越,道:“今天我要让知道,三足金乌一族不容亵渎!”

“慢着!”

宁越一步跨出,冷声道:“鲲鹏真人早就知道我身上有世界树,是他和我设计害的,难道不想先去击杀鲲鹏真人吗?”

“杀了之后,一样可以击杀鲲鹏真人!”三足金乌大叫道。

“那可未必。”

宁越一步跨出,朗声道:“鲲鹏真人狡诈无比,他借助我的力道逼出了心脏部位的飞剑,如果我没猜错,此时他正在想办法逼出其余四把飞剑。”

“仅仅逼出一把飞剑,鲲鹏真人就能和抗衡,由此可见,一旦他将余下的四把飞剑都逼出来,必然没好果子吃。”

“再说了,想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鲲鹏真人为了让我拖住,早已传给了我真正的鲲鹏凶术!”

三足金乌脸色阴沉不定,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他想要对宁越出手,夺得世界树和鲲鹏凶术,又想先击杀鲲鹏真人。

“好,我暂且相信一次!”

三足金乌有点忌惮宁越,毕竟宁越让他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

再加上宁越被困在屠天灭地大阵中,竟然能顺利活到现在,着实让他吃惊。

调转头颅,三足金乌冲向了鲲鹏真人。

“树苗,快点催动石精,务必要尽快离开这里!”

看到三足金乌冲向鲲鹏真人,宁越紧张的内心,稍稍缓和了一些。

三足金乌和鲲鹏真人的大战,不可能那么快分出胜负。

而这个时间差,就是宁越和树苗离开这里的唯一机会,不能错过。

“我在想办法,别催。”

为了替宁越抵挡三足金乌的强大攻击,树苗折损了一小截树枝,导致元气大伤。

轰隆!

并不算太大的房间内,鲲鹏真人和三足金乌在大战,而宁越,则是左右躲闪。

有好几次,宁越差点被强大的余波轰中。

三足金乌和鲲鹏真人,都拥有着高阶地至尊的强大战斗力。

要是换成其他人,早就死亡了,绝对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滴答!滴答!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宁越在狭窄的房间内左右躲闪,险象环生。

而鲲鹏真人和三足金乌的大战,也越来越白热化。

别看鲲鹏真人身上还有四把金色飞剑,但他的实力,却丝毫不弱于三足金乌。

“这把金色飞剑,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然可以定住鲲鹏真人。”

宁越一边躲闪,一边分出感知力开始研究从鲲鹏真人身上取下来的金色飞剑。

“宁越,把金色飞剑给我吞噬,我可以让红魔剑再提升一个档次!”

突然间,红魔的声音传入到宁越耳朵中。

闻言,宁越一愣,道:“确定?”

长久以来,红魔为了修炼,提升实力,一直躲在红魔剑最深处。

直到现在,看到金色飞剑,红魔方才联系宁越。

“确定,红魔剑本来就是吞噬飞剑,可以吞噬一切。”红魔说明道:“那把金色飞剑,等阶极其之高,最低也得是皇阶极品!如果红魔剑能将其吞噬掉,其威力会提升一个档次。”

“大概需要多久,需要准备什么吗。”宁越皱眉道。

现在很危险,宁越可不想红魔出现什么差错。

“很快,那把飞剑内的灵魂印记已经很微弱,随时都可能消散。”

红魔说道:“只要给我几分钟的时间,就能把它炼化掉。”

“没问题,但要小心点,一旦有危险,要即刻停下。”

宁越沉声道。

说话间,宁越将金色飞剑丢给了红魔。

带着金色飞剑,红魔身形闪动,进入纳戒中开始炼化。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