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4th 6月

没错,梁啸天确实每次都赢了,然而却并不是赢得干脆利落,相反,他赢得万分惊险,只是胜利了那么一点儿。

对,就一点点。

差距非常的小。

看上去更像是运气。

可偏偏他就是赢了,而且还赢了每一次,这让罗小岩怎么服气。

而更令他郁闷的是,自己不仅仅是与梁啸天决斗的时候,每次都棋差一着,甚至连容貌气度与他相较,也都要差上一点。

对,依旧是差一点点儿。

总之就是各方面都比对方略逊一筹,但偏偏差距又极小。

这真的是不能忍了。

一句话……凭什么?

说实话,如果二人差距过大,那罗小岩也就死心了。

可偏偏就差一点儿。

他感觉自己只要稍微努努力,应该就可以赢的。

可问题来了,他会努力,梁啸天也不是白痴,当然不会闲着,眼睁睁看对方超过自己。

于是在双方都努力的情况下,最后的结果依旧是他棋差一着。

这特么的就尴尬了。

罗小岩被气了个半死,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既生瑜,何生亮,这梁啸天的存在,难道就是为了故意恶心自己?

他受不了这委屈。

那要怎么样才能证明自己。

很简单,当然是打败梁啸天。

然而数百年来,无数次挑战,却未尝一胜,每次都差一点儿,这特么简直是遇了鬼。

而更糟心的是,梁啸天那小子,赢了还在自己面前吹嘘。

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是最惹人讨厌地,可问题是自己打不过,又如之奈何?

简直肺都要被气炸了。

他受不了这委屈,一定要想办法证明自己。

最终罗小天做出了选择,离家出走……咳咳,是外出游历。

虽然在门派中修行,大树底下好乘凉,而且还有各种修炼资源,以及师傅的帮助。

不过凡是他能够得到的待遇,梁啸天自然也不会少,这种情况下自己很难胜过对方。

甚至努力都没有效果。

不是他没有信心,而是这数百年的经历,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证实了这一点。

那怎么办?

他觉得只有外出游历,寻找奇遇。

这条路很坎坷,但唯有如此才有赢的希翼。

于是他发下誓言,如果没有把握打败梁少天,他将不再回古剑门总舵。

如今对方外出游历,已经超过了百年之久。

人们虽然不曾忘记罗小岩,但对于他打败梁小天的誓言,也就只当成是一个笑话而已。

万万没想到,对方在这种节骨眼儿上,却突然回到了这里。

而且出手不凡。

一颗类似于陨石的招数,就直接将梁啸天给砸趴下了。

好吧,虽然是偷袭,但这显然也并不容易。

众人错愕之余,一个个很快就兴奋起来了。

原本秦炎与梁啸天之间的龙争虎斗,已经是一场大热闹,让吃瓜群众们兴奋不已。

没想到中间居然又冒出来这样的插曲。

众人自然就更加开心了。

毕竟俗话说得好,看热闹不怕事大。

原本这场比武,古剑门居然收门票,而且价值不菲,众人表面上不说,但心中对于这样的行为其实是颇有微词的。

哪儿知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大瓜,众人顿时感觉不亏。

这样的热闹,一下子就值回了票价。

别说外来的修仙者,便是古剑门的修士,一个个也兴奋以极。

唯有老一辈的长老们,面带忧色。

这罗小岩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弄出那么大一个幺蛾子,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一个不好,说不定会让本门声名扫地的。

长老们对此颇感忧虑。

偏偏此刻,外来的修士太多,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心中颇有顾忌,也不好直接开口干预。

怎么办?

难不成就看着那罗小子胡闹不成?

众人不由得转过头颅,望向了古剑门主。

可豆豆虽然经历过大风大浪无数,然而面对此刻这样的状况,同样是一脸懵逼。

他也不知道那臭小子什么时候回来地。

可恶,关键时刻给我整什么幺蛾子?

不阻止怕出事,可开口阻止却又显得心虚,对于本门的名声,同样是有不少损害地。

一时间豆豆左右为难,然后他决定静观其变。

现在做决定不是什么好的选择,且先看看情况,然后再做下决定应该会更加稳妥。

轰!

一声巨响传入耳朵。

碎石满天飞舞,梁啸天的神情,再一次映入到了众人的眼帘中。

他并没有受什么伤,然而脸上的表情却满是愤怒。

双眼冒火,看着那悬浮在半空中的宿敌:“无耻,数百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是只会偷袭。”

“什么偷袭,我只是同你打个招呼而已。”罗小岩也不生气:“难道你没发现,我刚才其实是手下留情了的?假如真偷袭于你,你又怎么可能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

梁啸天无语,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知道,对方所说确实言之有理,刚才那陨石,看上去声势惊人,其实威力却算不上多么出色,甚至可用乏善可陈来形容,显然对方是手下留情了。

换句话说,他这么做,是想要先声夺人,给自己一个教训,或者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故意打自己的脸,而不是真的想要让自己受伤。

梁啸天吸了口气,将愤怒的表情平息,这个时候气急败坏只会中对方的计。

罗小岩来者不善。

对方消失了百年,突然出现,毫不疑问,不管他是不是处心积虑,肯定都不好对付。

梁啸天虽然不惧,但心中也充满了警惕,对方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事到如今,别无他策,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心中如此这般的想着,表面上他却不动声色。

这种情况下,自己是肯定不能够示弱的。

于是冷笑着开口了:“当初你发下誓言,如今却突然回来,看来是修为有了长进,想要重新向我挑战?”

“不错。”

罗小岩点了点头,嘴角边流露出几分傲然的笑意。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