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3th 6月

“我!”听到李钊的话,鱼心也是一呛,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李钊之后,这才是道,“那是祖上的事情,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这药方是怎么得到的,这药方最初是给谁用的,这药方是怎么合成的!”李钊冷冷的开口道,同时也是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盯着面前的鱼心,“口口声声说药方是你们的,可是你连怎么来的都不知道,你好意思吗?”

“我!”鱼心脸色略微有些难看,整个人都是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一眼李钊,这才是开口道,“总之,她是出现在大家家的,是大家先申请的专利!”

“好!”听到这话,李钊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点了点头,药方对于李钊来说并不是很重要,唯一让李钊觉得愤怒的是鱼家老太爷余不争都承认的事情,偏偏一个鱼心跳出来闹事,口口声声似乎还觉得自己有理有据,一时之间,让李钊有些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早知道当年,就不把药方交给余家的太医了。

不过一切都已经到了今天,也改变不了了,看着面前的鱼心还想说些什么,李钊也是懒得再管她,直接就是挥了挥手,“赶紧的,你说吧,比什么东西!”

“你!”看到李钊的表情,一时之间,鱼心竟然是有种被歧视的感觉,尤其是李钊刚才那一脸不耐烦挥手的样子,更是让她有些受不了,当下脸色也是陡然的一沉。

“说吧,比什么?”李钊缓缓地开口道。

“大家比三场!”见李钊的表情,鱼心也是直接开口道,“第一场,比身手,第二场,比对配方的了解程度,第三场,比美容医术!”

“比身手?”李钊一怔,目光在四周看了一眼,最后将目光放在了极地的身上,“你这里有人能够打得过我?”

“我!”极地缓缓地开口道,目光阴沉沉的往前走了一步。

“你?”李钊眉头一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记得我好像跟你打过一架吧,你只不过是个下品灵阶,你什么资格跟我比!”

“不试试,怎么知道?”极地冷冷的开口道,眼中也是浮现出了一抹狰狞之色,上次跟李钊打了一场之后,他便是发现,自己僵持已久的实力竟然有了一丝丝的松动,然后直接就是突破到了中品灵阶,因此,极地心中有强烈的想法,想要跟李钊再战一场。

“你倒是打的一个好主意!”李钊冷冷的扫了一眼极地,“区区一个条件,被你们利用成这个样子,还真是不简单!”

“总之,你,你之前已经答应了大家!”听到李钊的话,鱼心脸上也是微微一红,略微有些尴尬了几分。

一开始的时候,鱼心却是没想到这么多,可是在仔细思索了一番之后,鱼心便是把李钊的赌约定成了三场,美名其曰三局两胜,对于她自己这种占小便宜的样子,即便是她自己,也是有些尴尬了起来。

“是,我是答应了你们,既然你们都说了比三场,那就试试吧!”李钊缓缓地点了点头,干脆利落的便是开口道。

听到这话,极地也是缓缓地往前走了一步,“那第一场,就是你和我比武!跟我来吧,大家去后院的演武场!”

话音落下,极地率先往后面走去。

“呵!”李钊的脸色有些讥讽,看的旁边的鱼心十分的尴尬,可是心中却又是有些怒气,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很快,几人便是出现在了演武场上面。

大圆形的一个演武场,地面由砖石整齐的构成,十分的坚硬,走在上面,甚至能够感觉到一股异常厚重的感觉。

“李钊!”关荷有些担心的看着李钊,虽然她很担心配方的事情,可是看到李钊要上去比武,她又更加担心了几分。

“没事,放心吧!”李钊面色微微一缓,然后摆了摆手开口道。

“那,那你小心一点!”关荷轻声开口道。

“嗯!”李钊点了点头,缓缓地就是往比武场上走去。

“开始吧!”极地垂着眸子,目光有些冷冽,等看到李钊上来之后,才是缓缓地开口道。

“上次,我让了你,至于这一次,你不用指望我会让你,要是怪,你就怪你的鱼总吧!”李钊缓缓地开口道。

“我不用你留情!”极地冷哼了一声,直接就是开口道,“动手吧,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好!”李钊嘴角一抿,然后直接就是抬手,身形快速的往前面冲了过去。

极地瞳孔一缩,李钊的身法极快,就好像是移形换影一样,原先距离还有几米,可是眨了一下眼睛之后,李钊就是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极地也是快速的抬手,双臂交叉护在了胸口处。

“轰!”拳头势大力沉的往极地的胸口上面砸了过去,瞬间,极地就是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

李钊得势不饶人,直接就是冲了上去,抬拳狠狠地砸在了极地的胸口上面,那拳头宛若是雨点一般落下,来势汹汹,毫无留情的意思。

极地想要反抗,可是根本抬不了手,那拳头落在自己的手臂上面,让自己的手臂也是隐隐作痛,根本忍受不了。

李钊冷笑了一声,快速抬脚,自下而上,直接就是踹在了极地的肚子上面。

“砰!”沉闷的声音响了起来,几乎是在瞬间,极地就是脸色一变,整个人飞了出去,狠狠地落在了地上,甚至还翻滚了一个跟头。

李钊缓缓地收回了脚,站在了原地,目光之中透着一股冷意,“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极地在地上滚了几下,这才是堪堪止住了身形,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极为的狼狈。

听到李钊那话,极地也是缓缓地站了起来,眼中带着一丝丝的倔强,“还没结束,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你!”

“呵!”李钊冷笑了一声,“你用什么打我?就凭你中品灵阶的实力?”

“你等着!”极地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看到如此一幕,李钊眉头一皱,目光紧紧地盯在了极地的身上。

极地深吸了一口气,先是看了一眼李钊,很快,又是从自己的身上摸到了一根细小的银针出来。

看到那银针,李钊的瞳孔猛然一缩,整个人的表情都是变得难看了几分,“你想干什么?”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