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2th 6月

而萧容却冷冷一笑“来得好,本座就看你有多大本事,接招,紫冥神功!”

她双臂往后一震,砰的一声惊天巨响传来,身后的山峰瞬间就爆碎了,只见她身的紫色真元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山脉,可以说比洪峰凝聚的真元还要强大。

“死吧!”

她双掌往前一推,轰隆一声爆裂巨响,紫色真元直接砸在了星辰光点上,就如同那巨浪拍打小船一样,瞬间就无影无踪了。

“什么?”

洪峰顿时惊呆了,他没想到萧容的力量会如此变态,连银河碎星都能攻破,那就意味着她可以轻易杀死金丹大仙。

但此时洪峰已经无路可退了,他只能利用轩辕重剑的力量来硬抗这一击了,然后就在紫色真元即将要落在他头顶上时,一道人影闪现,突然就站在了他的前方。

还没等他看清楚对方是谁呢,轰的一声爆响传来,整个魔龙山都在剧烈的颤动着,一时间是浓烟滚滚,沙尘漫天啊,有一部分山体都被萧容这一击给打成粉碎了,魔龙山差一点就被一分为二。

萧容收回真元,很随意的一背手“这回我看你死不死,跟我斗,你还嫩了一点!”

这紫冥神功乃是魔界三大魔王其中之一所创的绝世功法,是整个魔界最上乘的修魔法门,单论攻击力而言,甚至都要比一般的修仙功法强悍不少,洪峰之所以不是她的对手,不是因为南海仙尊所创的宇宙之力不行,而是他自己等级太低了。

修魔者的等级虽然比不上修仙者等级那么强悍,但却要远高于鬼修者和修妖者,属于四大修行者中排名仅次于修仙者的,等级实力也是最接近仙界的,毕竟第一个堕入魔道的修魔者,就是以前的修仙者演变而来。

洪峰区区半步金丹,而萧容则是吞噬巅峰高魔,按照实力推算,她起码相当于修仙者的元婴巅峰大仙,两者实力相差太悬殊了,即便洪峰再怎么突破,他也绝无战胜对方的可能,除非是偷袭,正面交锋只有必败的下场。

木子聪这时候又贱b嗖嗖的跑回来了“哈哈…什么武道界盟主,简直就是个狗屁。妈,还是您利害啊,一出手就给他干废了,这兔崽子死定了。”

萧容原本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但很快就阴沉了下来,因为她在浓烟滚滚的沙尘中,隐约见到了一个站立的人影。

“这…这狗东西居然还没死?”

木子聪也看到了,当下是大惊失色啊,刚才那一击有多可怕他可是亲眼所见,要换做是他的话,早就尸骨无存了。

“不对,这不是洪九鼎,应该是个女人。”

萧容从对方的苗条身型来判断,这绝对是个女人,可究竟是谁有本事挡住自己的力一击呢?

此时沙尘渐渐散去,那神秘女子的身影逐渐清晰了起来,酒红色的长发,绝美的脸蛋和身材,身上下充满冷峻女王的气息,即便是仙女下凡,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当萧容看清对方的面容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愣是连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但眼皮却在一跳一跳,显然是有些紧张了。

木子聪一见这女人如此漂亮,当下眼睛都放绿光了,跟狗一样猛咽口水道“卧槽!这天底下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夏岚跟她一比都得往后靠了,真是绝世美女啊。我说小妞,你是谁啊?要不要跟小爷我…”

“子聪住口!”

他话还没等说完呢,就被萧容厉声给打断了,木子聪一看自己母亲那愤怒的眼神,当下砸吧砸吧嘴,只好低头不语了。

只见萧容抱拳施礼道“原来是真祖大人驾临,萧容有失远迎,还望真祖大人见谅啊。”

眼前这位绝世美女不是别人,正是那长生阁的主人,僵尸界的真祖,绰号将臣的青雅!

“萧容圣主别来无恙啊?他是谁啊?”

青雅背着手,目光平淡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木子聪。

但她这一看不要紧,萧容浑身一颤,她立即微微躬身道“真祖大人,这是小女的犬子,这孩子说话鲁莽,还望真祖大人不要见怪,小女给真祖赔礼了。”

这可是僵尸界的真祖啊,是上古时代的神话人物,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了,别说是她了,就算是魔界三大魔王见到青雅,那也不敢放肆。

在整个修行界中,除了南海仙尊和北空仙人外,又有谁敢不把将臣放在眼里?反之青雅除了这两位大仙之外,她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就是僵尸真祖的实力。

“妈,您这是…”

木子聪在旁边都看傻了,他母亲可是魔域城的圣主啊,那是沙海大陆最顶尖的高手了,平时她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过,可现在居然对一个年轻女子唯唯诺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萧容怒视他一眼喝道“混小子,还不快给真祖大人赔礼!”

“我…”

“你什么你,快点!”

萧容眼睛一瞪,木子聪赶紧低头抱拳道“真…真祖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人您原谅小人这一次。”

青雅冷哼一声“下不为例,如果再有一次你对我出言不逊,谁…都救不了你。”

木子聪脸色一僵,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可萧容不但没发火,反倒还千恩万谢道“多谢真祖大人,不知真祖大人前来我魔域城有何要事呢?要是有用得着小女的地方,真祖大人尽管开口便是。”

她嘴上虽然毕恭毕敬,但心里早就把青雅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一个遍,但好在青雅是天地所生,她根本就没有祖宗。

“青雅,你…你怎么来了?”

洪峰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脸上流露出欣喜的笑容。

要不是她及时出现的话,洪峰就算不死也得身负重伤,修为都得一落千丈。

“我要是再不来,你可就要被人给打死了。”

萧容一听二人的对话,当下心中暗叫不好,这该死的洪九鼎怎么会和将臣牵扯上,看样子关系还不一般啊,这下可麻烦了。

洪峰擦了一下嘴角的金色血液“谢谢你,不过你放心,我暂时还死不了!”

“哼!死鸭子嘴硬!”

青雅翻了翻白眼,转头看着萧容道“萧容圣主,我不管你和九鼎之间有什么恩怨,但这次…就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继续厮杀了,至于你们以后的事情,我也不会多问,但这次…我管定了。”

“你说什么?”

“子聪闭嘴!”

木子聪刚要发彪,就又被萧容给喝住了。

她微笑着抱拳道“真祖大人,洪九鼎杀我丈夫,又要杀我儿子,难道我不应该杀他吗?”

“哈哈…”

青雅突然大笑了起来“萧容啊萧容,九鼎为何要杀你丈夫,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至于你儿子的事情,当年他做过什么,你不是不知道吧?这些事情…还用我给你重复一遍吗?”

当初在长生阁时,洪峰就跟她讲述过自己和萧容之间的恩恩怨怨,可以说那段时间二人是无话不谈,比最要好的朋友还亲近,但比情侣还要稍微远一点,就是那种月朦胧鸟朦胧的关系。

萧容一听这话,脸色铁青道“真祖大人,您是僵尸界至高无上的存在,为难我一个晚辈…似乎不太好吧?”

青雅脸色一变,背手哼道“是又如何呢?你要是认为能打得过我,你可以出手,我先让你三招!”

……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