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2th 6月

05336相连

裴冰“两个步骤都可以, 谈不上优劣吧”

我只是奇怪二号为什么一定只选这个方案,不选另一个呢既然无所谓优劣,那么不是该哪一个更适合当前情况便用哪一个吗而不是任何情况都只用一个方案从不更改。崩方案为什么这么被二号喜欢以至于它根本不考虑不崩的方案

裴空“可能是因为不崩的方案实际上没有可行性一开始拿到的数据不够搭出框架,连局部框架都搭不成,后续得到的数据不能立即在已有框架上生根。数据太少的时候组合的可能性太多, 无法确定哪一个数据该放哪儿;数据太多的时候关联线太多, 一时还是无法确定唯一的摆放方案。崩方案虽然乱反复多,但成形快,可玩性高。”

也对,重点是要可玩好玩, 成果倒是其次的。

裴空“你养孩子的时候包容性很高。”

有点听不出来这是夸奖还是嘲讽。

裴空“你包容出了裴随林,也包容出了我。你觉得我对你的包容应该是个什么情绪”

我觉得是喜欢。

小随“对,应该爱主人。”

裴空拒绝再搭理大家。

根据我的研究和二号的模拟, 房间里的每一根毛都与房子相连, 而房子应该是与彩虹毛团们相连。之前我的猜测感觉上靠谱。

裴空又搭理我了“二号的建模流程其实与你的思考回路一致先拿着少量线索瞎猜一气,自以为是地构造出一条不完整也不很自洽的逻辑链, 接着当线索更新后,摧毁原逻辑链建立新逻辑链。你不断推翻你自己原本的猜测没有压力,二号不断崩坏它的模型同样没有压力。”

我养出来的,果然像我。

裴空“是你希翼二号这样,所以它才这样。”

所以你的性情也是出于我的希翼

小随“他又要说他没有性情只有程序。”

裴空又开始玩自闭。

二号建完房间模型又开始建毛团秘境整体模型, 添加入一个新的要素凶宅在成为凶宅之前,其毛与房屋主人的毛相连。

可能正是因为有这份相连,所以当房屋主人死后, 尸体不会被移到其他地方安葬,房屋本身便是他们的棺材。彩虹战队的还原工作其实是在超度亡灵

05337会尽量避免意外发生

超度之后呢

凶宅回归为日常态,里面不再有尸体,也就是房屋毛成为了无主态,可以迎接新的住户与新住户相连了那时候会有新住户搬进去吗新住户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毛构建新房屋,而要用曾经的凶宅

因为不是每一个毛团都有建房的能力因为这里的尸体意义与主世界凡人界的不一样尸体在修真界是重要的炼制原材料,那么在毛团秘境里也是吗彩虹战队的还原不是让尸体消失,而是让尸体融入房屋,成为房屋毛的一部分让房屋变得更强大更能保护之后的住户

因此,需要房屋者不会排斥已被还原的曾凶宅,反而还很喜欢这是一种抢手的房源

裴空看着我,沉默。

别害羞嘛,一号,想吐槽就开口,不用介意你之前绝交的表态,自己人之间在小事上出尔反尔大家都可以接受。

裴空顽强地继续沉默着。

好吧,我知道你想吐槽什么我刚刚那一番猜测已经自己树靶子自己推翻好几轮了,比二号的新建崩塌有效率多了。比起我来,二号已经足够稳重无可挑剔。

我还知道在我说完上面这段话后,你的想法是你自己知道就好。

裴空抬起双手,一秒一下地鼓掌,面无表情。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笃定你没有感情呢

裴空“你又为什么笃定我有感情呢”

大家现在似乎都无法证明大家的判断,那么,继续将这事交给未来的大家吧。

入凶宅的当天赤绒带着我到了凶宅门口,此刻这里除了彩虹毛团们外,还有其他毛团。

赤绒跟我先容“这是灰斑战队,负责给大家摄影。那边,比较远,还能看到些影子的是沸腾战队,如果大家在凶宅里遇到危险,他们会冲进来救大家,他们的武力值非常高。不过一般来说沸腾战队守在附近都只是为了以防万一,通常不会有他们出手的机会。作为专业团队,大家会尽量避免意外发生。”

我“包括多加了一个我”

赤绒“当然。如果不是有把握,大家不会邀请你一起来,虽然你很丑,但也是有生存权的。”

我“你们的战队名好像是反应你们毛的色彩造型,但没有直接提到毛。”

赤绒“你都说了是毛的那些特点,当然就提到了毛。”

05338成为更真实也更好的自己

我“如果我在先容自己的真名时表现出毛感,是不是我的真名在你们听来也可以不难听”

赤绒“是的,但其实不直接说毛地反应毛感比直接说毛困难。”

我“我在说彩虹战队这个名字的时候,表现出毛感了吗”

赤绒“这个名字在这个世界已经是专有名词了,它具备客观的毛感,不以你的陌生感而转移。”

我“世界给你们撑腰。”

灰斑战队毛如队名,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几块仿若灰色斑点的毛。

我问赤绒“与顶尖利害的你们配合行动的战队,也是非常优秀的吧”

赤绒“当然。”

我“越优秀的战队越优秀的人,毛也会越漂亮是不改自己先天特质的漂亮”不是整容,而是优化,如同修炼对外貌的调整美肤去病痛明目洁牙让自己成为更真实也更好的自己。

赤绒“对。”

我“所以你们对丑毛者的歧视并不单纯是歧视外表,还歧视了这人的无能。一个没有任何能力优化自己的人,一个可能根本没有努力过的人。”

赤绒“是有这么个意思。”

我“而当你们发现我的无毛是因为我来自另一个世界并不适用你们这个世界的判断准则时,你们会愿意稍微高看我一点,因为我也可能是个有能力并努力的人。只要我是一个利害的人,那么你们就会试着理解我的无毛。”

我“最终平等地对待我。”

赤绒“完平等可能还是有点困难,毕竟,丑也是真丑。不考虑内涵地说,大家还是会歧视外表丑陋者,伤眼。”

灰斑战队应该是已经知道了我的情况,所以见到我时没有太嫌弃我,只是拿出一个灰扑扑的毛团给我,说“请一直带着它,这是摄影机,它会自己找适合角度拍摄的,防御力也还可以,只要你不故意损坏它,它应该能够跟完你程。”

我“彩虹战队是你们人工跟着拍摄吗”

灰斑战队“是的。分离出去的毛团有时不能及时拍到突发场景,需要人工补足。”

我就不自取其辱地问明明是我这个外来者这边更容易出意外,你们咋不人工盯我,却只人工盯很专业很稳妥的彩虹战队了。

05339进入战斗状态

青毛团却主动向我说明“如果人工盯你,他们可能会因为不理解你的举动而过分惊讶,或者有意无意做出妨碍你的行为,所以为了给你充分的自由,才只让分出来的基本没有自我意识的小毛团跟着你。那个小毛团同时也担任了报警器的作用,如果你认为你遇到了危险,你对着它求救,沸腾战队会来救你。而如果你不求救,那么即使通过影像看到你那边场景的人认为你陷入了危险,沸腾战队也不会行动。”

灰斑战队所有人看着青,有几个还一根根竖起毛,好像在数青说了多少个字。

青对他们笑了笑,说“开始吧,希翼这次会有惊喜。”

一个左侧身体有两块灰斑相连的毛团说“观众已经收获了惊喜,为青大人的笑容开始尖叫了。”

一个背部有一块特别大灰斑的毛团对我说“加油。特邀嘉宾。”

我“谢谢。”

一个眼睛下方有一串小灰斑的毛团对我说“要是你能把头发披散下来就更好了。”

我“你们的审美真一致。还是拒绝。”

灰斑位于头“我有点相信你确实很利害了。期待惊喜,头毛客人。”

这个称呼好像还不如丑八怪

绿毛团没看我地开口“让你给自己取个假名,跟我想害你似的。现在悔恨晚了。该。受着吧。”

我“你们今天好像特别能读心。”

橙毛团深吸一口气“进入战斗状态,发挥最佳能力。大家都加油,我最得加油。”

其他六个彩虹毛团都用毛摸摸橙毛团。

我“我可以也摸摸吗”

橙毛团对我伸出毛手,我抓住上下摇了摇,同时塞给他一个用毛球的一根毛为核心长出来的拇指大的小毛球玩偶。

长出来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毛上生毛,生出的毛上再生毛,像树抽枝发芽那般,一直长成一个小猫状。至于毛上是怎么生毛的,这就是小随的新技能了,通过我对毛团秘境的研究二毛的详细数据二号的模拟,再加上小随纯熟的复制能力,发展出了这个新技能。

编辑有话要说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