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1th 6月

“这位先生.”

保安扭过头来,刚说完四个字,抬头看到了许少业,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

他们可是清楚的记得,当时在酒店发生的事情,眼前这位可是爷啊,要是惹了他,自已别看好几个,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

保安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这叫什么事?

们这些大佬互怼能不能不要带上他们这些小人物啊。

“行了,们下去吧,这里没们什么事了,也不会有人找大家麻烦!”

许少业摆了摆,示意这些保安回去。

“谢谢,谢谢!”

保安千恩万谢的走了,以最快的速度,似乎害怕自已走的慢了,会走不了。

“谁让们走了?”

跟许少业同姓的许总大怒,看着逃跑似离开的保安,大声喝斥。

保安假装没有听到他的话,反而加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大家走吧!”

许少业也懒得与这个许总再纠缠下去,伸手揽着白幕云的腰,向里面走去。

看到许少业揽着白幕云的腰,这个许总的脸色马上变了,目光凶狠地瞪着许少业,大吼一声,闪身挡在许少业与白幕云面前,挡住他们的去路:“慢着!”

“好狗不挡路,挡路非好狗!”

许少业看了这个许总一眼,淡淡地开口。

“哈哈!”

周围的人爆发出一阵大笑。

早在许总跟许少业,白幕云发生矛盾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年老的还好说,虽然白幕云今天惊艳全场,他们也是有心无力,不怎么太在意许少业的身份。

但是那些年轻的,不管是中年,还是青年的企业家,看到许少业揽着白幕云的腰,一个个目露敌色,把许少业当成他们的敌人。

就算这其中结过婚的,那怕明知道白幕云跟他们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但人的心里就是这样的阴暗,自已得不到,看着别人拥有,心里会很舒服,都有一种不是自已的,也不想别人得到。

在场的没有一个认识许少业,可以排除许少业是企业家的可能性。

就因为许少业是白幕云带来,这成功引起心里有想法的男人的敌意。

不管许少业还是这个许总,不管谁出丑,他们都乐看笑话。

不过,他们最想是看许少业的笑话,最好是把许少业从这里赶出去。

现在看许少业说得可笑,那个许总一脸涨红,被许少业这一句噎得不轻,众人发出一阵嘲笑。

听到周围的嘲笑,这个许总脸色更红,更加的难看了。

“他妈的找死!”

这个许总愤怒极了,这里的保安不顶用,这个许总就大叫一声,把自已的保镖叫了过来,指着许少业:“把他给我打一顿,扔出去。”

“们要干什么?”

白幕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现在这个许总竟然要打许少业,白幕云怎么可能乐意,向前走了一步,拦在许少业面前,怒视着走上来的保镖。

“许总,这是何意?”

白幕云很生气,胸膛急剧起伏着,目光森冷,越过保镖落在许总的身上。

“我没什么意思!”许总轻轻的冷笑一声:“今天他落了我的面子,今天就这样算了,让我的脸往那搁?”

“这件事是挑起来的!”

白幕云脸上一片寒霜,杏目满是怒意地看着许总。

“呵呵!”

许总冷笑,不作回答。

“们还等什么?拿着我的钱,不给我做事?如果不想做,就别做了。”

许总看着他带来的保镖一动不动,张嘴大骂起来。

“白总,对不住了!”

听到自已的雇主发话了,这些保镖对白幕云歉意地说了一声,就要绕过白幕云,对付许少业。

“们敢!”

白幕云大叫,转身要阻挡。

“让我来吧!”许少业轻轻拉了一把白幕云,道:“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躲在女人背后呢。”

“别动!”

白幕云却不想许少业出手。

许少业厄然,不解地看着白幕云。

白幕云没办法给许少业说明,总不能说,害怕许少业出手太重,把这些保镖打死或者打残吧。

“还是算了吧!”许少业不知道白幕云的心里活动,但是他却知道这些保镖是冲着自已来的,就算是白幕云拦着,也不见得能拦得住。

说着,许少业硬扯着,把白幕云扯到自已的身后。

“下手轻点,他们只是听命行事。”

白幕云被扯到许少业的身后,也没有再强硬的走上前去,在许少业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

许少业这才明白过来白幕云在担心什么。

是在担心自已下手太重啊!

许少业摸了摸鼻子,自已不是那种下手没有轻没重的人啊。

“不错,还像是一个男人!”

许总看到许少业竟然自已走了出来,心里暗骂许少业是一个傻子,面上却不动声色,还赞了许少业一句。

“我是不是男人,不需要知道,只要我女人知道就行了!”

许少业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目光回首瞄了白幕云一眼。

“呸!”

白幕云知道许少业说的是什么意思,一脸羞红,轻轻啐了一口,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满满的幸福感。

看到白幕云的脸色,周围有想法的男人那里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一个个都快嫉妒得发狂了。

现在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许总的保镖狠狠的教训许少业一顿,那怕最后打出事了,他们都出点钱也愿意。

实在太气人!

他们也不想想,如果心里没有龌龊的想法,许少业怎么可能气得到他们。

“打,给我打,狠狠地打!”

看到白幕云一脸的羞涩,许总别提有多伤心跟绝望,内心的嫉妒恨不得想把许少业给杀死,冲自已的保镖大声吼着。

许总带来的保镖将许少业团团的包围,然后对许少业说了一句:“对不住了,大家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们一起上吧!”

许少业看了一眼把自已包围的保镖,语气淡淡的扔出来一句话。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