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0th 6月

法修很郁闷,因为他一直在关注的是体修剑修,还有这三个女修,禁锢一出,感知敏锐的他已经脱离了红霞圈子,但因为事发突然,他没太过分追求脱离的方向,和一名一直以来表现的中规中矩的家伙有一点点的交错,

打击骤然降下,是一件特殊的宝器,液状的汞本真源!就仿佛是那偷袭者身体的延续,无视他数层的身体防御,直接击破了婴体,

虽一时未死,但因身体失控在杀人草随之而来的包围中开始消融,他这时还有些羡慕那个一动不动的大粽子,人家好歹还能维持住,而他却将成为杀人草的肥料。

狂暴的草海潮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修士死亡时的道消天象,也給少垣的下一步突袭创造了条件。在大部分修士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瞬间出现在了体修的面前!

体修临危不乱!虽然这人出现的突然,但对近身,他还真没怕过谁!

法相暴长,血脉力量勃发,神通发动,在这一瞬间,他就是个攻不破的钢铁之躯!

对着贴过来的道人一拳击出,崩星之力勃发,近在咫尺之间,他不相信有血肉之躯能近距离挡他这一击!除非,对手也是个体修,最后不过是双双击飞罢了。

当事实和他想象中有出入,他一双铁拳仿佛击到了一层水帘,虚不受力,那层液体却瞬间包裹住了他的右手,并以极快的速度漫延到了身,也包括他巨大的头颅!

就仿佛有两个尖锐的东西在往太阳穴里钻,但他知道,钻的不是实物,而是庞大无匹的精神力量!

紧跟着,体修就感觉自己的精神处于失控的边缘,在谷底和浪尖上来回挣扎!

体脉在修行上的弱点至此而暴露无遗,他们身体强悍,法力雄厚,就弱在精神上,或者说,在精神上远没有达到他们在身体上那样的高度!

这样的诡异持续不过三息,三息后,被禁锢住的修士们惊慌失措的一哄而散,纷纷远离了那个恐怖的道人!

直到现在,他们都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谁?主世界?反空间?哪个界域?根脚为何?

十三人变成了十一个,好像变化不是很大,但这种诡异的瞬杀給人带来的心理压力却是异常的沉重!每个修士都在想,如果自己碰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尤其是还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一旦被缠上,如水般的被覆盖,此獠就根本不需考虑草海风暴压力的问题,所有的草海压力都会集中在被攻击者身上,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十一个人,陷入了短暂的僵持,身边有这么个恐怖的家伙,谁还敢冒然战斗?碎片得不到,白白把小命葬送!

稍刻之后,有三名修士做出了选择,默默的退出,都是这群人中实力相对较弱的,他们也不是傻的,看这怪人先出手对付的是实力相对较强的,那肯定接下来就打算扫荡弱者,他们没有这个信心,自保之下,自然要选择黯然退出。

修士中,明智者还是大多数,尤其是法修们,他们会谨慎权衡得失利弊,然后做出取舍。

这就是少垣要达到的目的,杀死两个,惊走三个,剩下的八个人中,他们天择修士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就算正大光明的对阵,也有必胜的把握!

但他不想打硬碰硬,作为一个高手,他很清楚当对手有了准备后,临死前的反扑有多可怕,而在这样的复杂天象中,哪怕是受伤都是不可接受的,那意味着他能做的会少了很多!

所以,仍然攻心为上!

“谁去取碎片,我就杀谁!草海机缘无数,可以一棵树上吊死,也可以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的承诺,谁现在退去,之后如果在争夺杀戮碎片中遇到,我不会动他,反而会成他!”

少垣的话句句攻心,剩下四名修士中,又有两名长叹一声退走,现在的场面已经很明确,三个女修攻守一体,是强有力的争夺者,那个怪人实力深不可测,偏偏还走暗袭的路数,这让他们有劲没处使!

反观已方,各有心思,都打自己的小九九,真到危难时又哪里指望得上!

像应付这种神出鬼没的暗袭强手,有一两知心同伴帮衬才是最重要的,可现在又哪里找去?

最后就剩下了剑修,和另一名实力强大的法修,法修实在是有点不甘心,人走的多了,又让他看到了希翼,如果能和三名女修取得一致,未必不能收拾这个怪人,至于剑修,就是一根筋的生物,只要打起来,必定对那怪人出手,都不用想的!

于是神识勾连,直对三名女修,“妖人凶悍,功术诡异,在下欲与三位联手,共除此獠!

至于碎片,贫道愿意让出于三位,不知三位可有意愿?”

他的小算盘打的很精致,知道这三个女修是来自天择,却故意不提,假做不知,就是想麻痹三人!等真把这怪人联手做掉了,他再借口正反空间之别和剑修两个联手驱赶三名女修!

他看的很清楚,怪人是大敌,当先除之,否则大家都不安宁!这三个女修实力很强,但究竟是女人,他和剑修更不是弱者,联手之下完可以一战。

至于驱赶了三女后无常碎片和剑修怎么分?那是最后的问题,最起码这是一条可行的途径,要比闷头瞎脑的干要有希翼的多!

修士对大道的追求,就在孜孜不倦的谋划中,成固欣然败亦喜,有人会选择放弃,他则选择进取,谁又说的准谁对谁错呢?

最起码,筹谋过了,努力过了,就没有悔恨!

他这里小算盘拔拉的山响,却谁知有人不按他的剧本来,还没等三名女修回复,那倒霉冲动的剑修已经上抢而出,一剑击向怪人,同时身体反方向纵出,移向碎片,

嘴里还大声笑道:“别人怕你,我剑修一脉却从不受胁迫!老子就是要动这碎片,你奈我何?”

惰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