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0th 6月

满宝不理他,扭头问白善,“你也去吗?”

白善点头,“去,听说这会儿护国寺有很多卖荷花和莲蓬的,莲子新鲜的也很好吃。”

满宝马上道:“我也去!”

瞬间把系统里的医书和笔记给抛到了脑后。

一行三人还顺嘴邀请上一旁的刘焕和殷或。

殷或点头答应了,刘焕也许久不出门玩儿了,想得不行,因此也连连点头。

三方约好了汇合的时间便在宫门口那里分别,各自先回家去了。

满宝提着篮子飞奔回正院,把带出来的三个木罐塞到多宝架上转身就往外跑,被从花园里干活儿回来的四嫂一把拉住,她问道:“怎么才回来就要往外跑?”

满宝道:“我和朋友约好了去游湖呢。”

方氏便抬头看了一下太阳。

这会儿还是早上,但太阳已经开始热起来,想也知道一会儿会多毒辣,方氏盯着满宝白白嫩嫩的脸看,到底不舍得她出去晒黑了,便道:“戴上斗笠吧,对了,我看外头的姑娘外出似乎会戴带纱子的帽子,还是挺好看,还能遮阳,你也去买一顶戴上。”

不过这会儿家里没有,方氏便将自己经常戴的斗笠扣在了满宝头上。

满宝也不嫌弃,戴着斗笠就跑去找白善和白二郎。

白善和白二郎看见了,羡慕,“还有没有,大家也要一顶。”

一旁的郑氏:……

看了看儿子如玉一般的脸,再去看满宝头上的斗笠,郑氏张了张嘴,弱弱的道:“要是嫌弃晒就不要出去了吧?”

白善马上道:“大家不怕晒。”

郑氏:……

嘴上说着不怕,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跑到周四郎他们的院子里去找斗笠了。

方氏她们还真有,又给他们拿了两顶还算新的,笑道:“这边比大家罗江县晒多了,还少雨,大家都来了这么久了,大夏天的就下了两场雨,一问当地人,他们竟然还说是正常的。所以大家就多买了几顶斗笠,想着便是在院子里干活儿也用得上。”

没想到他们还没来得及用呢,白善他们先用上了。

斗笠白善和白二郎也熟,都不用人帮忙,自己就能往头上扣和系绳,还问道:“立学他们呢?”

“去书铺了,”方氏笑道:“他们现在写的字总算得了书铺掌柜的认可,所以从书铺里接了书回来抄,今儿他们一块儿去交差了。”

别看他们家现在住到这大宅子里了,但花销什么的周五郎也没瞒着他们,毕竟要从公中出。

方氏的身体好以后和刘老夫人一商量,还是自己在院子里做着吃,周立学几个当然和他们一起。

反正这宅子也够大,院门一关就是独门独户,和在乡下里各家过各家的没什么差别。

而满宝她就自在了,反正每旬她才回家两天,她要是嫌弃方氏他们做的菜不好吃,转身就去和白善他们吃;

要是想吃方氏她们做的菜便在这边吃,没人强求她。

因为自己买米买菜,自己做饭做菜,所以老周家知道每个月的大约花销是多少。

而不论他们住多大的宅子,目前的收入,出了满宝的俸禄外,家里的确只有饭馆一个固定的收入。

至于周四郎那边,暂时别想了,不管他挣了多少钱,转过身他能大半都投入进去,而且多半在外行走,挣的钱并不能拿来给他们用。

剩下的那一小半则存在周立君手里,那是给老家留的,不能轻易花用,下次回家是要带回去给父母的。

所以周立学他们便也开始认真的练字,把急躁的脾气收起来不少,倒也能抄写一些简单的书籍了。

一本书赚的钱不多,却也足够他们自己平时学习的笔墨花费了,这样周五郎这边就又少了一笔支出。

就连方氏和陆氏都收了马粪在花园的一角里照着花匠的法子堆花肥,然后把他们住的院子空地一整种上了菜,花园里也种了一些菜。

夏天菜长得快,这才一个月,一些菜蔬已经不用出去买,自家就能供应上了,连刘老夫人都很感兴趣的下地感受了两天。

说起抄书挣钱,满宝这才想起来,“是啊,今儿六月初一了,我不是应该领俸禄了吗?”

白善:“今天户部也休沐吧?”

满宝算了一下,生气了,“我休沐的时候他们也休沐,他们上班的时候我却进宫里去了,我还怎么领俸禄?”

一旁的郑氏听了好笑,乐道:“真是个傻孩子,领俸禄哪里需要自己去?”

她是替白启领过俸禄的,因此知道怎么操作。

她带着些怀念的回忆道:“你得找空去一趟户部,将自家的门帖和自己的印鉴上交一份给他们,以后你家里的人拿了盖了印鉴的门帖上门去就能把俸禄领回来,不需自己亲自去。”

满宝这才放心,想了想后道:“我初三那日请假去一趟吏部好了,不知道要不要提前预约时间,一会儿得和刘焕说一声,让他晚上回去和刘尚书递句话,初三那天可得等等我。”

刘焕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个作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一脸的懵。

但懵了一会儿后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于是点头,“行吧,我和祖父说一声,你打算何时去户部?”

满宝想了想后道:“初三申时左右吧,那会儿我应该从大明宫回来了,和崇文馆请上一个时辰的假就行。”

白善找到了自己想买的莲子,一边蹲着挑选,一边道:“这又不是什么难事,让你的祖父让手下的书记员略等一等就好了。你看这几个怎么样,子是不是挺大个的?”

满宝也蹲下去看,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莲蓬,捏了捏旁边的几颗后觉得挺饱满的,便点头。

白善便问小贩,“这个怎么卖?”

小贩笑道:“十文钱一支。”

白善道:“真贵,比大家在益州城买的贵了四文钱呢。”

小贩便骄傲的道:“公子,这是京城,这里的东西就是比外头的贵一些的。”

白二郎挑挑拣拣了一下,也挑了三个,一并塞给白善让他结账,“说好了你请客的。”

白善便从钱包里掏出一串钱,因为正好是一百文,他不太想拆开,便扭头对殷或和刘焕道:“你们也选一个?”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