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0th 6月

在樊若知后飞的同时,能明显感觉出两边黑莲修行者,以及蠢蠢欲动的凶兽们随时都可能扑过来的急切感。凶兽服从陆吾的命令,不惧生死,它们绝大多数是低智商的动物,哪怕被支配当成炮灰,也毫无感觉。相比而言,人类的修行者要谨慎的多。

凶兽们向前移动。

人类修行者却集体后退数步。

都说人类是天生好斗的动物,这话一点都不假。

他们都知道陆阁主的强大。

这时候冲前面的,无疑都是炮灰……即便是黑皇穆尔帖,也不敢轻易冲上前去。

樊若知退到了凶兽之后,嘴角流出笑意。

穆尔帖的笑容却更具深意。

“十个黑塔,都不如今天的场面……陆阁主,您尽情享受。我就不陪您玩了,兽皇护我,您杀不了我。”

擅飞的凶兽们,挡在了前面,也挡住了樊若知狡黠得意的笑容。

黑皇穆尔帖亦是摇头叹息:

“陆阁主,朕向你示好时,何尝不是在给你机会?如今局势已定,你改不了天!”

穆尔帖也向后退。

陆州不再犹豫,爬升高度,樊若知和穆尔帖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沉声道:

“樊若知,穆尔帖。”

声如惊雷。

嗯?

“受死。”

大手张开,五指缝隙开到最大,指间悬挂字符,浩然天罡。之所以选择儒门天罡,是鉴于那些狸力身上的紫气,浩然天罡,天克那些紫气。

强化版致命一击有两个效果可供选择,其一,对五个目标施放不可描述的力量;其二,对八命格及以下一击致命。

浩然天罡掌印金光闪闪向前飞去。

陆州艺高人胆大,推着掌印前行。

四面八方的凶兽也在这时扑了上来。

众黑莲屏住了呼吸,面色严肃地看着魔天阁的阁主顶着这巨大的浩然天罡掌印。

玄鸟,赤鷩,苍鹰,疯狂地铺了过来。

掌印变大数丈!

砰————

撞击声几乎成了一条线,凡试图阻挡掌印的凶兽们,都被浩然天罡掌印装成肉泥,从天而落。如此威力的掌印更让黑莲修行者不敢上前充当炮灰,几乎后退,修为越高越谨慎。

“挡住他!”樊若知高喊,迅速向后闪烁。

他的闪烁速度越快。

天罡掌印前行的速度便会加倍。

越来越多的凶兽都被掌印撞成肉泥,试图绕过掌印的飞禽也不是对手,四大兽王已死。

穆尔帖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回身打出数道拳罡。

砰砰砰。

拳罡落在天罡掌印上,没有任何作用。

樊若知发现那掌印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死死地跟着他……却没有凶兽能挡住它!

樊若知慌了!

他立马调转方向。

谁知那浩然天罡再次变大数丈,也跟着调转方向,闪电般扑了过去。

樊若知回身一转,面色大骇。

疯狂拍掌阻止。

砰砰砰!

没用!

再拍掌,依旧没用。

凶兽挡不住,死士冲锋,皆瞬间被撞得粉身碎骨。

“这掌印……邪门……快躲!”有人惊呼。

掌印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樊若知反应不及。

嗡————

掌印一化五。

黑皇穆尔帖喝道:“尔敢!”

陆州丝毫不理会,继续贴着掌印。

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的强化致命一击化出五掌的时候,像是五道门围住同一目标。

但这一次——

是五道掌印一字排开!

“这什么招?”

右边三道浩然天罡掌印毫不留情地拍向樊若知——砰砰砰!

左边两道掌印竟朝着穆尔帖的方向飞去,照面贴五官——砰砰!

两人如遭雷击,内俯立时被震碎。

口吐鲜血,脑袋嗡鸣!

他们双目惊恐,表情充满不可置信。

……

纵使敌众我寡,亦能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

……

千界婆娑法身出现收缩的一瞬间,陆州虚影一闪,以帝江之力,迅速抓住樊若知的胸口,掌刀下压。

蓝光乍现,业火燃烧。

朝着莲座下压而去。

轰!

莲座扭曲变形,出现了一道缺口。

元气风暴肆虐。

陆州虚影闪烁,离开了风暴。

第一回合结束。

陆州悬浮当空,俯瞰元气风暴。

他本想趁着间隙以雷霆之势,太玄爆发掌刀,配合强化致命一击,斩杀樊若知的莲座。可惜,差一点。想要直接秒杀十一命格,的确有些难度,这一掌刀没能毁掉莲座,只拿走一命格,加上强化致命一击,樊若知失去四命格。

穆尔帖毫不意外,被拿走两命格。

樊若知被恐惧渗透灵魂,浑身发抖;穆尔帖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努力地控制住身影。

陆州居高临下,淡淡地看着樊若知,余光瞥了一眼穆尔帖:

“谁敢挡老夫?”

声音如战鼓,震慑整个剑北。

无一人敢乱动。

“……”

为什么这么强?

蓝羲和,宁万顷皆无法理解地看着这一幕。

万军从中取敌首级,这是何等得大胆?

这样进去,不就被包饺子了?

即便是蓝羲和这样掌握大范围杀伤力的十三命格高手,也不敢轻易进入敌人的核心之地。大范围的招数势必极其浪费元气,这么多的凶兽和死士,他如何应对?

穆尔帖愤怒不已,嘶吼道:

“给朕杀了他!!!!”

军令如山。

漫天的黑莲这才缓过劲来。

祭出一座座法身。

“哪怕你是十四命格,今天必须给朕死————”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诡异的是那音浪伴随着下方的狸力紫气,向四周飘荡……像是蕴含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魔力似的,天空中的黑莲们,竟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嗯?

听到这句话,蓝羲和黛眉微蹙,看了看下方的堆积如山的尸体,还有人类的尸体散落满地……狸力的鲜血,与人类的鲜血交织……黑皇,到底在干什么?何来的底气应对十四命格?

黑白无人能跨入十四命格,这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命格之心。能到十二命格,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蓝羲和能跨入十三命格,赖当年的太虚计划,更遑论十四命格!?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将陆州当成十二命格乃至十三命格高手的原因所在。

众黑莲脸色麻木地徐徐靠近,像是准备赴死一样。

陆州脸色如常。

轰!

地面上一头长相像狰兽似的命格兽跳跃而起,跃入空中。

大口中的獠牙,略带弧线,尖锐可怖。

一口便能将“渺小”的陆州一口吞入腹中。

呼!

抛物线的最高处,血盆大嘴抵达陆州的面前。

陆州抬掌!

金光闪闪的掌印贴住那凶兽的脸部,狠狠重击。

砰——在空中短暂的力量对抗,掌印压着那凶兽落入地面。

一个小插曲过后,宁静不复存在——

立于下方,只剩下七命格的樊若知,厉声道:“上!”

终于。

漫天黑莲和凶兽,朝着陆州围攻了上去。

彻底将其淹没。

……

“糟了。”

蓝羲和皱眉,踏入空中,日月星轮在她的身边飞旋。

陆吾也在这时动了。

大嘴一张,迷雾一样的元气弥漫前方,凡在迷雾里的凶兽,毛发直立,张牙舞爪,眼睛通红。个个都像是被狂化了似的。

集体冲向被彻底包围的陆州。

日月星轮朝着陆吾飞去。

绽放光华,落下天幕,将迷雾挡住。

她回身一转,看向那被众兽和黑莲淹没的陆州……不由摇了摇头。

突然,惊雷似的爆裂声席卷四方。

轰!

金色的强光爆射四周。

方圆千米范围内的凶兽和黑莲,尽数被诡异而神秘的力量弹飞!

砰砰砰……砰砰砰。

刺眼的金光充斥着浑厚的罡气。

千米之外的修行者不得不闭上眼睛,祭出护体罡气,掩面阻挡。

一座高大三十丈的佛祖金身出现。

但在金身的四周依然有不少强大的修行者和凶兽汇聚。

第一次金光爆射之后,就在众人以为结束的时候,

轰——-

第二次金光罡气弹向四周。

离得近的那些修行者和凶兽再一次得到了金身扩大的倒弹罡气洗礼。

众黑莲齐刷刷吐血。

蓝羲和眉头一皱,迅速返回红辇,双手变幻,日月星轮挡在了前方,形成了椭圆形的罡气白盾,挡住余威。

穆尔帖双臂交错,冥王戒散发光芒,脸色难看至极。

只有陆吾,安然无恙地在数千米之外,俯着身子,口吐浊气,刺激着凶兽们。

“还没结束……”金光之中,陆州的声音响起。

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金光向外扩大。

又三道金身,宛若金色水泡,向四周辐射。

砰砰砰,砰砰砰……

有的黑莲修行者被金光当场震碎。

有的像是苍蝇似的被罡气贴住五官,拍成了肉饼,从天而落。

叮,击杀一名目标,获得1000点功德,地界加成500点功德。

叮,击杀一目标,获得3000点功德。

……

哪怕是蓝羲和,也被这倒弹而来的力量,推出了很远的距离。

死伤不知多少。

数千米范围内,形成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圆圈。

连地上的尸体都被推了出去。

终于,五道冲天罡气结束后,一切安静了下来。

余威散去。

蓝羲和抬头仰望。

数千米外的穆尔帖,樊若知,众黑莲高手和凶兽们,纷纷抬头仰望。

那是五重叠加在一起的佛祖金身——

最外面的一道佛祖金身,高百丈;第二层佛祖金身,八十丈;第三层佛祖金身,六十丈;第四层佛祖金身,四十丈;第五层也就是最里面的一层,二十丈。

五重佛祖金身,屹立天地之间,傲视众生。

……

在那五重佛祖金身的最中间,便是他们想要拼死杀掉的魔天阁阁主,陆州。

陆州悬浮在金身的内核,环顾四周。他很满意这个效果,不过防御毕竟是防御击杀的都是弱者,想要回本还远远不够。

他踏空移动。

嗡————

五重佛祖金身合在一起,缩成了二十丈。

厚重的赤金色金身,却并不消退。

这是陆州一直未曾使用过的手段。

强化版无懈可击,使用后获得五重无懈可击金身,持续时间十分钟。(注:鉴于此卡的特殊性,仅限合成三次。)

防御上而言。

强化和普通的无懈可击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变成了五重金身,更加拉风炫酷而已,施展时会将近身者部逼出金身的范围之外。最爱的区别在于持续时间……

十分钟。

陆州自然要抓紧时间。

他就这样带着金身,朝着樊若知冲了过去。

“这是什么鬼招数?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樊若知连忙飞起。

穆尔帖咽了咽口水,有些难以置信地道:“使用了未知之地的某种圣物?”

蓝羲和也是这个想法。

她撤掉了罡气,看了看远处的陆吾。

陆吾依旧完好无损。

“他很强……”蓝羲和说道。

宁万顷眼神空洞地道:“属下感觉到了,这种力量,十分神秘……让我感觉,感觉……”

“何意?”

“属下说不上来。很强,强大到无人能破。像是天地之间的一种神秘力量,又像是某种圣物激发的力量。”宁万顷说道。

蓝羲和点了下头,表情平静,说道:

“你留下,我来对付陆吾。”

“是。”

蓝羲和再次离开了红辇,朝着高空飞去。

……

陆州带着五重金身,迅如闪电。

凡挡住去路的凶兽和修行者,无法撼动其分毫。

漫天的剑罡刀罡,落在了五重金身上。

一律忽略。

黑皇穆尔帖率众黑莲,不断在高空中跟随,找机会进攻。

其他凶兽则是照旧肆无忌惮地扑上去,但无一例外,都被金身挡在外面。

他急速掠向樊若知,来到上空,手中未名剑出现。

这是他的利器。

樊若知不敢离开大军,一旦落了单,那就是必死无疑!

可是陆州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领死。”陆州出剑。

一剑破空,朝着樊若知刺去。

樊若知退无可退,同样祭出手中剑。

回身一转,爆发所有命格之力——

樊若知嘶吼道:“不要逼我!”“同归!”

所谓同归打法,是一种不要命的招数,宁可被刺中,也要换取进攻的机会。

狭路相逢勇者胜,若双方同时出剑,往往先害怕的一方会闪躲,从而楼下致命破绽。

……

蕴含部命格之力的一剑,刺向了陆州。

没想到,陆州不闪不避。

“啊……”

樊若知一慌,缩回半寸,却已经晚了。

哧!砰!

截然不同的声音——陆州的一剑刺穿他心脏,樊若知的一剑,却刺在金身上,延展出的剑罡被硬生生折断,分毫未进。

“陆……陆老魔?呵呵……有你陪葬,值了!”樊若知抬头看着满天黑莲修行者刺向陆州的后背。

砰砰砰,砰砰砰……

“你错了。”

陆州没有回头,任由剑罡打在金身上。

突然沉声喝道:“下去!”

身后天空中的飞禽和修行者被突如其来的重压,压落了下去。

集体砸向地面。

这是巨鳌的命格之力。

……

樊若知的瞳孔急速收缩,嘴唇颤动了起来。

这完无解的防御颠覆了他的三观。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陆州丝毫不理会,迅速出剑。

咻咻咻……

神情专注。

每一剑都贯穿樊若知的胸膛,樊若知已成惊弓之鸟,纵有命格也无战斗力。

直至命格归零,一剑封侯。

在樊若知仰天倒下的那一刻,穆尔帖喊道:“陆吾!”

陆吾巨爪一抬。

落向陆州所在的方位,宛若天塌地陷。

陆州抬头。

笔直举剑,沉声道:“畜生终归是畜生。”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