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0th 6月

苏韬在莫斯科度过了这个春节,然后从莫斯科直接飞往燕京,因为要参加非洲访问的预备会,事先了解一下分工。

苏韬虽然在莫斯科没几天,但处理了很多事情。

三味堂莫斯科店已经筹备得差不多,还有李克胜加入,如虎添翼,同时水云涧和道医宗都会派出医术高明的中医,再加上薇拉从旁照应,发展起来应该不会有问题。

苏韬还与俄罗斯首富舒里克签署了五亿美金的中成药订单,后续由他的儿子维克多对接,如果成功运作,将可以让中成药很快在俄罗斯境内获得广阔的市场空间,另外,俄罗斯将成为三味制药的跳板,为通往欧洲做好铺垫。

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是,药茶项目也受到了关注,奥蒙德老爷已经和苏韬签订合约,在未来一年里,要供应足够的药茶,奥蒙德老爷准备将这些药茶卖给欧洲的贵族。

茶叶一直是华夏最重要的出口品,是世界上最大茶业生产国和出口国,现在通过药茶这一全新的产品,或许能欧洲贵族们再次趋之若鹜。

苏韬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之后,便有几名穿着黑衣服的男子,主动靠近,低声说道:“苏专家,大家是接到命令来接您的。”

苏韬知道这几人就是传说中的中南海保镖了。从身形来看,他们都和普通人无异,但从面色来看,却是能看出一些名堂。个子稍高的那一位,应该是外家拳高手,肩膀比正常人要宽,体型魁梧健硕,中等个子那位,练得是内家拳,面色红润,太阳穴鼓起,至于身材稍微矮一点的那位,熟悉枪械,手掌关节处磨出了厚茧,这是长期练枪导致的结果。

此次后勤组,安排中南海保镖来接自己,足见医疗组组长的地位,不出意外,这三名中南海保镖也会跟着访问团前往南非。

苏韬作为医疗组的组长,负责医疗组各项工作的安排,换而言之,如果医疗组出了什么差错,责任也全在自己的身上,算不上什么好活儿,但苏韬很明白,能交给自己这个任务,完全是萧副总理的重视。

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人数众多,都是德高望重之辈,但能够担任出国访问团医疗组组长的人,却屈指可数。之前参加俄罗斯访问团,岳遵是医疗组组长,但他现在已经是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组组长,足以说明,医疗组组长是对个人实力及地位的高度认可。

养兵百日,用在一时,这是压力大的工作,但也是个捞功劳的活儿。

抵达酒店,在保镖的陪同下,苏韬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女服务员看了一眼身份证,又扫了一眼苏韬,突然脸腾得红起来,不敢再看苏韬一眼。

苏韬意识到这女服务员应该是认出自己,他情不自禁地感慨,难怪一些公众人物都觉得困扰,被人时刻关注的感觉,还是挺有压力的。

“苏神医,这是您的房卡和身份证。”女服务员将两张卡捏在手上,“请问能不能给我一个签名,我是的忠实粉丝。”

苏韬有点意外那女服务员并没有直接将两张卡归还自己,还是先递了一张便签纸过来,这架势明显是,如果自己不给她签名,自己就别想要那两张卡了。

“当然可以。”苏韬面带微笑,熟练地签下自己的名字,飘逸中带着一些工整,字迹清秀,不似很多明星那样,故意签得龙飞凤舞,字如其人,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阳光气息。

女服务员将签名小心翼翼地拿到手中,苏韬伸出手,笑道:“现在可以给我了吧?”

女服务员微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实在太紧张,所以忘记给您了。”

苏韬将身份证和房卡拿到手中,朝女服务员微微一笑。

女服务员心如鹿撞,给闺蜜发送语音,“知道我刚才遇见谁了吗?竟然是苏韬,那个超级有名的年轻中医。”

“呀,的运气挺不错。”闺蜜和她是一样的性格,容易犯花痴,“找他要签名了吗?”

“当然签名了。等下我要拍照,放在朋友圈。”女服务员喜滋滋地说道。

“对了,他真人长得怎么样?是小鲜肉吗?”闺蜜继续八卦道。

仔细想了想,自己刚才太紧张,竟然没多看苏韬几眼,印象有些模糊,她努力回忆道,“长得真的超级帅,就是脸上好像有点伤,不过比网上的那些照片多了一些男子汉魅力。”

“苏专家,一个小时之后,薛秘书长要见您,请您做好准备。”个子高的保镖叫做徐东,是个东鲁大汉,声音低沉有力。

一路行来,他没有说几句话,始终板着个黑脸,苏韬原本想跟他随意聊几句,试图熟悉一下感情,以便出国之后有个照应,但都被徐东不冷不淡地避开。

苏韬也就没有继续跟他攀谈的想法,与人相处,要注意分人对待,像徐东这样的人,千万不能热脸贴冷屁股,这样只会让对方更加瞧不起。

徐东内心有情绪也是自然,自己是访问团保镖组组长,安排自己来接苏韬,感觉低了一级,这让他内心非常不快。

“好的,谢谢徐组长提醒。”不过,徐东等人表情严肃,对自己态度冷漠,苏韬觉得他们并非对自己有意见,而是职业习惯。

苏韬将行李收拾好之后,洗了个澡,然后掏出手机给水君卓、薇拉报平安,随后门铃声响起,徐东站在门外,沉声道:“薛秘书长已经到了,我带您过去。”

“麻烦徐组长了。”苏韬面大微笑道。

来到八楼的8808房间,徐东摁响门铃,薛秘书长打开门,徐东道:“苏专家,我请来了!”

“麻烦了,小徐。”薛秘书长与徐东点了头,热情地伸出手,苏韬连忙握住。

薛秘书长笑道:“走,进来喝茶。”

徐东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惊讶无比。

徐东能在中南海混到现在的位置,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心智,都远超常人,自然拥有管中窥豹、以小见大的能力。但从薛秘书长的表现来看,和苏韬不是一般的熟悉。

他原本觉得苏韬这么年轻,在访问团跟自己的位置差不多,彼此都是组长,谁也不用买谁的账。

但现在看来,苏韬跟薛秘书长的关系密切,明显要好过自己,以后还是得小心相处,对自己刚才冷淡的态度,有些懊恼和悔恨了。

三流的大内侍卫,和一流的御医相比,谁的地位更高,可想而知。

薛秘书长很热情,早已煮好茶,给苏韬泡了一杯,然后放在苏韬的面前,道:“没什么好茶,凑合喝一口吧。”

“人若是在口渴的时候,茶的味道好坏不重要,关键是能解渴。”苏韬笑着接过茶杯放下,右手食指中指在桌上轻叩几下,以示谢意,随后,他再拿起茶杯,放在鼻子旁嗅了一下茶香,轻轻地泯了一口。

“这是此次医疗组的人员名单,如果对谁不满意,可以更换一下。”薛秘书长平时待人严肃认真,但此刻却是平易近人,没有任何架子。

苏韬明白薛秘书长的意思,这算是给自己足够的权力。

苏韬将名单放在手里看了一阵,里面的资料非常详细,甚至包括这些工作人员的家庭状况,比如是否婚育,是否有孩子,父母的工作单位等,能进入这个名单的人,对于以后在自己的单位晋升是一个很关键的加分项。

简而言之,进入这个名单的人,不一定能力有多强,但绝对是有足够的关系和背景。

苏韬没想到交给自己负责的医疗组会藏着诸多隐患,摇头苦笑道:“医疗组的人员都比较年轻啊。”

薛秘书长明白苏韬的意思,笑道:“这是萧副总理的意思,此次医疗专家组,全部都是四十岁以下的青年医生,而既是组长,也是最年轻的一个。怎么?难道和那些老专家的意见一样,觉得年轻人难以胜任?”

放下茶杯,苏韬微笑着说明道:“薛秘书长这是交给我一个大难题啊,倒不是觉得他们的医术不过硬,而是担心他们的心态难以平衡。大家都年轻气盛,我年纪又最小,想要让他们听我的安排,难度比较大。”

薛秘书长哈哈大笑道:“怎么,畏难了?这可一点也不像啊。”

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苏韬严肃道:“我只是想和薛秘书长先报个备,到时候如果得罪了谁,让谁丢了脸,还请帮我挡一波。”

薛秘书长微微一怔,笑着点头道:“他们都是卫生系统的一些精英子弟,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后备人才,平时都是眼高于顶,自视甚高。如今安排医疗组,交给来管理,也算是让他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有,此次出国访问,属于国事,他们即使受到什么委屈,也不会抱怨什么。”

苏韬没有太放在心上,连秦经宇他都不惧,怎么会害怕这些青年医生呢?

自己此次是奉命行事,只要这些人不感到自己的工作,他对很多事情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是真触自己的霉头,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