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9th 6月

陆州:“……”

其实陆州往魔天阁这层身份上引导,有两个目的:一是不想让他们误认为自己是陆真人,哪怕是误会。一旦传出去,以真人的名头,势必会更容易引起平衡者或者青莲的注意。毕竟到现在为止还没搞清楚陆天通为什么会消失;二,不想太过高调,但眼前的情况似乎看起来欲速不达了。

下方再次传来动静。

陆州不再跟这帮人纠结,而是道:“此地危险,尔等速速离去。”

众人连忙起身。

“有魔天阁陆前辈驾临,大家就放心了。”

“陆前辈,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吩咐,大家先行离开,不会走太远!”

众修行者纷纷躬身,掠向远处。

包括那名修行千界的中年男子,也一同离去。

陆千山没有走。

待人群离开以后,陆千山抑制内心的激动,踏地朝着陆州飞了过去。

来到跟前,再次恭恭敬敬,认真地道:“拜见陆真人!”

“嗯?”

再抬头时,陆千山激动得双眼泛红,说道:“能破九曲旋阵者,只有陆真人!能破九曲幻阵者,只有陆真人!”

“……”

其实陆州只是觉得很奇怪。

刚才在接触巨柱的时候,丹田气海里的蓝法身出现了变动。

巨柱一直都在挑选目标似的。

九曲旋阵,更像是在等待主人的归来。

“先下去看看。”

陆州说道。

“是。”

两人朝着悬崖之下飞去。

半空之中,众多的字符符印,汇聚了起来。

陆州停了下来,看着那些漂浮着的字符符印。

天书?

他忽然想起,巨柱上的符号,还有这些漂浮起来的符号,居然和天书之中的符号如出一辙。

“……”

陆州面色严肃,继续下坠。

陆千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老老实实地跟在他的后面。

一直到了谷底。

……

谷底的景象和上面九曲旋阵存在之时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九曲旋阵,将下面的环境,倒映了上去。通过幻象呈现。”陆州说道,“好一个九曲幻阵,能布下此阵者,当真是绝世天才。”

“额……”陆千山嘴角抽搐。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老奴……老奴也是很惊讶这阵法的精妙。”

“老奴?”陆州锁眉。

“我等奉先祖之命,世代供奉陆真人,如今真人归来,我便继续追随,甘当奴仆,做牛做马。陆氏本不姓陆,今后我陆家重归冬日姓。”

“你本姓冬日?”陆州问道。

陆千山点了点头。

陆州摇头道:“大可不必,真人的事,先搁置一边。老夫也没有剥夺他人姓名的习惯。”

叫都叫惯了,再改口怪怪的。

“多谢陆真人!”

“嗯?”

“是是是……”陆千山站直了身子。

摆明了一副态度,不管你承不承认,我认定你了。

陆州朝着谷底掠了过去。

在谷底的正中间,有一处地方明显和幻象不同。

中间放着一块石盘。

石盘上放着一锦盒。

陆州走了过去。

总算找到了。

这应该就是陆天通遗留之物了。

“既然是真人所留,应该有强大的禁制。你离远一些。”陆州说道。

“是。”

陆千山完全服从命令。

陆州走了过去,刚一跨入那巨大的圆圈范围? 石盘微微一亮? 锦盒主动打开。

“……”

这特么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陆千山则是连连点头,主人归来? 所有东西理应主动归位。

陆州走了过去,锦盒中放着一本书。

书本的下面? 放置着一张空白的天书纸册。

“天书?”陆州一惊。

他取出空白的纸张。

这时,漫天的字符符印像是收到了感应似的,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一个个字符符印飞入空白的纸张之中。

【叮,获得‘天书开卷(下)’】

居然是天书开卷的下半部分。

【请问是否合成?】

“合成。”陆州意念微动。

眼前的那张天书开卷? 迅速化为点点星光,与面板里的天书开卷合二为一,出现在天书三卷之中,一个个字符显现了出来。

【叮? 合成成功? 获得升级卡一张。】

【升级卡? 可提升系统权限,天书权限。】(注:升级时间漫长,请谨慎选择。)

陆州点了下头。

打开手中书本,开篇写着:“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生受于天,谓之真人;真人者,与天为一。内修练而知之,谓之圣人;圣人者,以类知之……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莫死莫生,莫虚莫盈,是谓真人。”

没看懂。

陆州往下翻了一页,上面写着:

“老夫得太虚种子一颗,以修行冠绝天下,成大圆第一位真人。”

“老夫力挽狂澜,杀数十万蛮夷,想击退百万凶兽,还天下太平盛世。”

“……”

中间无非就是一些他当年如何击败对手,如何震慑天下,怎么怎么辉煌的事情,看得陆州有些头皮发麻。

太能吹牛逼了。

“老夫曾在北域,一掌败北域真人于雪山之下,北域服。”

“普天之下,能与老夫过招的,唯有端木真人。”

“……“

“老夫一生追求修行之道的极致,直至有一天,老夫领悟了‘道’的力量。”

“真人者,体洞虚无,与道合真,同於自然。”

“什么是道?即天地万物,皆应遵循之道。”

“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看到这里的时候,陆州的眉头皱得跟紧了。

真是一点都看不懂。明明每个字都认识,组合起来也能读得通,却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

呼——

“有人。”

陆千山说道。

陆州收起那本手札,随手一挥。

“跟紧老夫。”

朝着远处飞去。

陆州和陆千山,很快离开了谷底,飞向最近的丛林。

一路疾飞。

“二位请留步。”一道声音传来。

陆州落地。

他也感觉到了,这突然出现的强者就在不远处。

停住身影,回身一转。

看向谷口的方向。

果不其然,在谷口的上方,悬浮着一道身着灰袍的身影。

PS:写得不顺,晚了点,好在今天近万字,求月票,月票月票……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