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9th 6月

在他们眼中,这些犯人不过是蝼蚁,随时都可以灭杀。

但秦城这蝼蚁,敢偷他们的宝物,这是不可原谅的,更何况回溯神石有着绝无仅有的价值。

几百公里外,虚空一阵闪烁。秦城身形从虚空出现,猛地跌落在朱灵背上,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此时,他只感觉身发冷,眼前一阵阵发黑。

“秦城。”

苏婉立即扑过去,将秦城抱住,满脸心疼的为他输送灵气。

“快点,不然来不及了。”

秦城苦笑看着符魔,这一次就算他在如何咬破舌头,也没有一丝清醒的感觉。

他本就已经因为连续施展乾坤移转,几乎透支了一切,刚刚又挨了黑发长老一击,现在身体弱到了极致。

“放心,我一切准备好了。”符魔点头道。

“佛遁术,快!”

秦城心里感叹,没想到还是逼得到了这一步。

“好。”

符魔点头,在叶尊等人身上,飞快刻画下佛遁术的最后一笔。

“秦城,这是什么玩意?”

叶尊等人注视着身上的印记,都是一头雾水。

若不是符魔此前出现时,带着秦城的气息,他们都不会让符魔,在他们身上画下这古怪印记。

而与此同时,后方虚空颤抖,三个惊鸿正急速迫近。

三个太上长老都是面色阴沉,彻底收起了轻视之心,力爆发下,速度几乎肉眼难辨。

眼看就要来到几人身前。

“他们速度太快,我飞不过。”朱灵儿尖叫道。

他双翼冒着熊熊火光,早已经将速度提升到极限。

“不然拼死一搏吧。”叶尊咬牙道。

“大家动手就是送死,听我数三二一,大家都死不了。”

来不及说明,秦城咧嘴一笑,当他数到一时,凛冽的杀机已经覆盖四方。

“看你们往哪跑。”

三道身影,出现在不同方向,将众人围在中心。

因为担心秦城再度施展传送,三个长老这一次彻底封死了空间。

但秦城依然面色平静,因为封不住佛遁术。

“三位再见,谢谢你们的神石。”

看向三个扑向自己,表情愤怒的太上长老,秦城笑了笑,扬了扬回溯神石。

身上佛遁术的气息,亮到了极致。

随后,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

那一片天空,骤然出现了阵阵梵音,一片霞光中,包括朱灵在内,秦城等人的身影,都消失无踪。

“不!”

黑发老者怒吼,他们三人停在半空,原本秦城所在的位置,已经空无一物。

他们三个太上长老,无论哪一个出手,解决几个出窍境小辈,都如同捏死臭虫一样简单。

但现在,他们三个力尽出,这秦城居然跑了,而且还带走了回溯神石。

这个结果,让三人几乎疯狂。

“又是空间手段,而且这次的术法,更加奇妙。”

后山之中,赵昊天盯着秦城消失的方向,神情复杂。

赵昊天原本以为,秦城必死无疑,没有自己的帮助,问道宗不会放过这个制造混乱的始作俑者。

他同样坚信,除了自己,没有人能救秦城走。

所以他才会在之前,对秦城说出天才易陨这样一番话。

虽然他已经极为看好秦城,却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看低了秦城。

不需要自己任何帮助,秦城同样离开了问道宗,甚至还带走了问道宗极为珍贵的回溯神石。

这让赵昊天有些难堪,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抽在了脸上。

“该走了。”

赵昊天长叹一声,一把抓起了昏迷濒死的长春侯。

自己这术法,总要带走一个,那就随便吧。

“你这家伙,能不能活,就看命吧。”

赵昊天目光又落在另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身上,随后另一手抓去。

嗡!

就在此时,后山地牢前,一股光华陡然亮起。

它璀璨如星辰,眨眼冲破废墟,直射苍穹。

就连问道宗的守护大阵,都来不及抵挡这星光的冲击,眨眼之间,这光芒便在虚空消失不见。

赵昊天不愧是曾经隐界第一人,他施展出神妙的古炼体士手段,同样离开了此地。

“这赵昊天也走了,该死的!”

三个太上长老看到光芒,感觉心头一团火在熊熊燃烧。

这次,他们消耗了一次回溯神石的威能,付出了数千灵石,赔上了许多问道宗弟子性命,赵昊天逃了,秦城这个始作俑者也跑了。

更加可恶的是,回溯神石也被秦城拿走。

而自始至终,他们都不知道秦城究竟是谁,那又该如何找回神石。

“杀!将此地之人都杀了。”

三个太上长老怒喝,将一切罪责,都怪罪在了下方众人身上。

他们盛怒之下,打出一道道璀璨光华,后山地面上,骤然升起一个巨大的灵气囚牢,将所有犯人禁锢在内。

三人打算一口气将其中之人部灭杀,发泄心头的愤怒。

老黑和牛头妖兽等人盯着囚牢,都是面色绝望,在太上长老手中,他们根本逃不脱。

“几位,这么热闹,这是在做什么?”

不过就在此时,问道宗半空之中,一道身影缓缓浮现。

这是一个英俊的男子,他穿着一身金色长袍,看起来英武霸气,不过看气息,却带着一股妖异。

看到此人出现,三个太上长老都暂时停了手。

“绝日妖皇,你来这里干什么?”荀峙看到他,冷冷问道。

“呵呵,本皇原本打算回去,但发现你问道宗这边,声音不小,所以特地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们居然在屠杀我妖族。”绝日妖皇冷笑道。

不过同时,他心里暗叹一声。

被秦城说对了,这次他救下大量妖族,等于又欠了他一个人情。

“你胡说什么,这些都是我问道宗囚犯,何来妖族人类之分。”荀峙心里一跳,反驳道。

“是么?但我很好奇,妖族究竟犯了什么罪。”

绝日妖皇冷笑,他一伸手,便将老黑抓了起来。

“见过妖皇。”老黑连忙点头。

“你告诉本皇,你犯了什么罪。”绝日妖皇道。

“回陛下,我根本没做任何错事,是问道宗觊觎我吞天术,将我强行抓来,关押了二十年。”老黑咬牙切齿,指着荀峙道。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