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8th 6月

科科扫描了一下,道“有剧毒的乌头你挑干净了,但多挑了两块炮制好的出去。”

满宝一听,马上在他的指点下将那两小块找了出来,放回了药包里。

向朝看得很忧心,有些不太敢吃她熬的药了,“你真的挑干净了吗?我看这两种药完长得一样,没看出有什么不同啊。”

满宝道“一样才是对的,它们都是川乌,只是这边的炮制好了,这边的,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炮制的。”

满宝将药材掰开,让他们看断面,“外面看着是炮制好的,里面看着也没多大差别,但仔细的闻一闻,摸一摸,就可以摸出来它还是生的,或是半生的。”

白善没有伸手拿,而是先确定,“用手摸和用鼻子闻不会中毒吧?”

已经又摸又闻的向朝手一颤,乌头就从他手上跌落。

满宝捡起来塞进他的手里,安慰他道“没事,别怕,你只要不舔,也不吃手指就没事。”

她和白善说明道“乌头有毒,尤其是生乌头,有剧毒,有些乌头质量好,仅用三分就可死人,次一点的,一般一钱也就能杀人了。”

满宝称了一小块乌头给他们看,那么一点儿便是一钱了,混在一大堆中药里面根本就毫不起眼。

向朝的手又抖了,他咽了咽口水,举起手里两块被他掰成两半的乌头问,“那,你干嘛用这样的药?”

满宝接过,将它丢在有毒的那堆里,道“它有毒,但它也能治病啊,你们两个关节上都有伤,特别是向铭学,你受刑的时候没少被泼冷水吧?你脚筋都被挑了,以后每逢刮风下雨一定会很难受,乌头可治风湿痹痛和关节疼痛,所以你们的药方里我都有添加。”

“不过你们放心,我开的都是炮制好的乌头,”满宝强调道“微毒,我还加了干姜和甘草,基本上就没多少毒性了,不过吃药嘛,怎么会没有毒呢?”

白善也安慰他们,“是药三分毒嘛,多吃就习惯了。”

向铭学就去看其他的药材,“周小大夫,你要不要再检查一下其他的药?”

满宝道“好,我这就检查。”

但查了一遍,也没再发现有毒的药材来,她还让科科帮忙扫了一遍呢。

毕竟她开的草药里,天生便拥有剧毒的也不多。

满宝称好了药便开始熬起来,两个药罐一起,没多久就咕噜咕噜的往外冒药香味儿。

与他们一墙之隔的犯人总算是忍不住了,开始咚咚的敲起墙来,白善他们惊奇得不行。

坐牢那么多天,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其他狱友的动静呢。

其他人还没动静,白善先兴奋的爬到炕上敲墙以回应了,对面的人显然也没想到他们这么积极回应,于是靠着墙大喊,“我说你们对面是干啥的,怎么每天不是药味儿,就是各种香味儿的,你们今天中午是不是又喝鸡汤了?”

白善很好奇,“隔着墙你们都能闻到?”

“那么大的味儿,大家鼻子又不塞,怎么会闻不到?”对面的人吼道“小子你往头上看一看,你们就没闻到大家这边飘过去的屎尿味儿?”

四人一起抬头看向墙头,这才发现,屋顶下来似乎有个洞儿,只是对面也是黑乎乎的天牢,所以看不出来那是个洞儿。

“每天大家就闻着对面传过来的味儿,话说你们是官儿呀,还是家里富可敌国呀,怎么都到天牢里来了还天天有药吃?”

对于天牢里的人来说,有好饭菜吃不算特别稀奇的,有钱嘛,买就是了,虽然比外头的贵上好几倍,但都到天牢里来了,基本上就是死人了,钱那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自然是活着的用最好;

没钱也不要紧,有权也行啊。

而天牢里有钱有权的人还真不少。

可能在天牢里吃上药的就很稀奇了,便是外面的人敢送,天牢里的差役也不敢传递啊,牢里坐着的人更不敢轻易喝,谁知道什么时候就送命了?

所以他们每天闻着药味儿心里可稀奇可稀奇了,当然,他们不馋这个,他们馋的是每天都能从那气窗里传过来的饭菜香味儿。

“我说隔壁的兄弟,你们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大家好歹同狱一场,这也算是缘分,你让外面那些差爷帮个忙儿,传两个包子过来给大家尝尝味儿?”

白善道“没有了。”

“骗鬼呢你,我都闻到了,你们早食吃的就是包子,昨天晚上也是!”

白善“都吃完了,今天中午大家要吃面,高汤面加青菜和鸡蛋。”

“我去,送我一碗,赶紧的。”

送是不可能送的,不过白善正无聊,便想与他聊聊天,“你是干什么的?”

“我?我是冤枉的啊,兄弟,我是好人,给点儿吃的吧……”

向铭学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对白善道“与这样的人有什么好说的?”

隔着一道歉,向铭学虽没有特意压低声音,但也没有高声,按说对面该听得不是很清楚的,谁知道他话音才落对面就很不客气的道“我说小子,你这话就不好听了,都是坐牢的,谁看不起谁呀?”

他停顿了好久后道“我想起来了,你是最后送来的那小子吧?听声音就是,嘿,你没死啊,那天晚上那些大人们不是说你活不了几天吗?怎么,你们牢里那小姑娘真把你给救活了?”

白善面色一变,瞬间跪坐在地上,趴着墙头问“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笑话,就隔着一堵墙,老子听到的!”他大言不惭的道“你们那边什么动静,来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老子都听得一清二楚!”

四人对视,皆有些惊疑不定。

白善眼珠子一转,问道“那我问你,你知道一个时辰前我和那个小姑娘说了什么话吗?”

对面安静下来,许久不说话。

白善和满宝对视一眼,正要松一口气,就听到对面的人道“你说,那小子又夹带信件进来了……”

白善张大了嘴巴。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