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8th 6月

没错,巴蟒的儿子就是那种坑爹的儿子。

那小子倒是挺孝顺,回来就将火族换到的鞋子给了他一双,穿在脚上可比软趴趴的草鞋和兽皮裹着舒服多了,而那些鱼肉也跟他们在夷水中打捞的肉味不同,十分的鲜美。

儿子说,那夷水火族的大君就是个星尾兽生的小呆瓜,软蛋废物,否则谁能眼睁睁看别人抢走本属于自己的大君之位,还带走部精锐族人投奔他族?

据交换会上炎虎部人说,他们只是不愿养活那些火族的废物,又懒得赶尽杀绝,于是任由他们继续呆在夷水火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没想到那些剩下的老弱残兵索性拥戴这个前大君的儿子做了大君。

火族善烧制陶器,如今炎虎部也定然掌握这门技术,因此剩下的那些人他们自然不会在意,现在火族竟然又会做这种穿着舒适的鞋子,听说他们交换会上还拿了很多好东西,已经有好几个部落的人在打他们的主意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喝汤。

遗阑土部与夷水火部,仅仅一水之隔。

于是打听到对方部族所有喘气的都算在内也只有四十人左右,巴蟒带领三十精兵兴冲冲的出发,准备近水楼台先得月。

嗯,人数的确没错。

问题是人家部族里,连七八岁的囝仔都能提着棍子揍他们,跟一群刚长了牙的虎纹犼崽子一样,那样凶狠的眼神让人看了心有余悸。

那些妇人们就更吓人。

人数是真的没错,可特么哪有传说中的老弱病残?

明明妇人比男人还猛,男人比凶野兽还猛,谁特么说来十个人都用不了的?

你出来,老子绝对不打死你。

林夕看着巴蟒,微笑道:“我猜一定是炎虎部的人告诉你们,如今我火族只有妇孺,人人可欺吧?”

巴蟒脸上愕然的表情足以证明林夕的话完正确。

“你还真敢来,呵。”

林夕脸上浓浓的嘲讽令得巴蟒无言以对。

他突然想到,好像是被自家的崽和炎虎部的人联合坑了。

那可是火部赖以生存的烧陶技术啊,多少部族都盯着都想据为己有的技术,那些所谓老弱妇孺呆在火族多年,不会烧陶也会烧了,炎虎部会那么好心就让他们呆在这里自生自灭?

灭掉那些人,他们就是附近这些部落唯一会烧陶的人。

蠢呐!

现在巴蟒是真的想弄死自己了。

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节呢?

一听见好几个部族都围着炎虎部人打听,他就着急了,害怕被人家先把那些懂得烧陶的人给弄走。

其实他并不是想要占领这块不太富裕的地方,火族的位置很不好,只有很小的一块猎区,更大的地方却是无人敢去的死亡滩途,指不定什么时候海神发怒,就会吞了他们的族地。

他们真的只想知道如何烧陶如何制作那种脚底硬硬而上面却又软乎乎穿起来很舒服的鞋子,仅此而已。

林夕冷笑,骗傻子去吧。

这个时代部落之间战争的规矩就是收走战败方狩猎队的壮男,掳走年轻女人,抢走一切物资,其他人包括大君一家统统杀掉。

就算他们真的是来学技术,对自己部族这块地盘没兴趣,那么学会之后呢?

这种不外传的技术,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部落可以换取的物资越丰,所以教会徒弟之后等待他们的将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自己部落的人还不够吃穿,勉强度日呢,怎么可能再去养那些无用闲人?

炎虎部人到处宣扬夷水火族的弱小,说得好像随便来个阿猫阿狗就能把这个分裂后的部族干掉,其目的就是不让林夕他们有精力壮大。

跟米国如今对待华国的态度一样,明知道你要崛起我已经阻止不了,于是就不遗余力拉拢所有人来给你下绊子。

可事情往往都有两面性,你丫推别人来试枪,就不怕那些人变成老子的子弹?

巴蟒一行三十多人,现在已经加入了夷水火族。

原本巴蟒还想用人数优势跟林夕谈谈,可以付出一些物资来交换他们这些人,结果那位年轻的大君面露古怪笑意说道:“左右天也已经亮了,不如我带你们参观一下大家夷水火族吧。”

等到见识了人家成堆的腌肉、鱼干、野菜干和其他一些根本叫不出名字的食物,以及花样繁多的武器,巴蟒总算明白为什么炎虎部不杀这些人了。

他特么倒是想杀,可也得杀得了啊?

林夕剑眉一轩,冷电般的两道利芒定定看着巴蟒:“你觉得大家会需要你们土部什么?”

是啊,人家好像衣食无忧,啥都不缺吧。

少年忽然从身边一人手中拿过一只闪着金光的武器,对准前方不远处的一棵蕨木丢了出去,“夺”的一声,那足有手指长、金灿灿的枪尖竟然直接没入其内。

巴蟒瞳孔一缩,一颗心“突突”直跳,史前人类对武力的推崇,让他几乎想对这样的神兵膜拜。

若是他能有一柄,该是怎样纵横天下,再无敌手?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只随手轻轻一挥,竟可将蕨木扎得这般深,巴蟒看得心旌摇曳,似乎已经将所有一切都抛却,心里、眼里,便只得那一支神兵!

见他眼中目光满是贪婪、渴望,已将自己此刻所处境地混都忘却,林夕不觉莞尔。

这对父子绝对是亲的。

“若是用这个东西来刺巴蟒大君,不知……”少年眼神里的两道冷电不断在巴蟒身上扫来扫去,似乎在寻找合适的部位。

神游许久的巴蟒总算听见林夕语气中的杀机。

明明只是个刚褪了胎毛的囝仔,可不知为何,他的眼睛看到哪里,巴蟒的身上哪里就会感觉生疼,似乎多看一会,那里就会出现一个血洞。

就算是面对炎云貂,巴蟒也从未有过这种从心底生出的惊惧。

林夕一抬手,早有族人将那神兵利刃从蕨木上拔出来递到她手中。

林夕用手指轻弹枪尖,发出“嗡嗡”的声音:“大君可知这是何物?”

巴蟒直勾勾盯着那枪,近看之时,他更是意动神驰,几乎要控制不住数度想要伸手去夺,却又生生忍住。

林夕笑道:“此物之利,所向披靡,打造这神枪的原材料乃是贵部小君亲自交到本君之手,分到兵器的兄弟们,可要多谢巴蟒大君啊!”

部落中立即有数人高声喊道:“多谢巴蟒大君!”

竟是那几个土疙瘩?

“噗!”

巴蟒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