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7th 6月

仙神谷中心,有一座巨大的石山,石山的上半部分像是被人挥剑削断了一般,截面非常的平整,就像一个巨大的石台。

这座石台辽阔无比,强如大巫神也不能一眼望到尽头。石台弥漫着沧桑而古老的气息,上面的斑驳痕迹向世人诉说它曾经的辉煌和鼎盛。

在那无边无际的石台之上,散落着各式各样的残碎兵器,还有无数的残尸,这些尸体之上插着一根根婴儿手臂粗细的黑钉,看起来很是渗人。

他们有的被钉在地上,有的被钉在石块上,有的被钉在石台的柱子上,场面异常的血腥。

在石台中央最大的石柱之上,钉着一道修长而瘦弱的身影,和其他尸体不同的是,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是一位须发皆白,面容却只有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他的身上没有任何能量波动,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儒生,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儒雅之气。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和曦无比的读书人,却被人用冥火黑金钉钉在了这里,一个人孤独的度过了无尽的岁月,此人正是七宝神炎的主人——羽风!

他是唯一一个没有离开仙神战场,却活了下来的仙道修者。

“你说他能成功吗?”

七宝神炎化成的老火人站在羽风旁边,那深邃的眼眸看向虚空,现出担忧的神色。

“人事你已经尽了,至于这天命,就得看老天爷给不给机会了!”

羽风脸上一如既往的和曦,看不出悲喜。

“这话说得,你什么时候开始相信天命了?”老火人看着眼前这位熟悉无比的人,惊讶的问道。

“无论是谁,就算天赋再高,再如何的傲气凛然,被冥火黑金钉折磨了上百万年,就算不死也一定变成疯子了,我还能保持清醒,不错了!”

“你本来就是疯子!”老火人脱口而出。

“你个老东西,脾气比我还倔,连天火涅槃都敢用,真不怕死啊?”羽风突然有点恼怒的说道。

“横竖是个死,怕什么,大不了几百万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你骗鬼呢?”

羽风如果脚能动,估计已经一脚踹到老火人的身上去了。

“你跟鬼还有区别吗?”

在天狼踏入仙神谷的那一刻,好几拨人马都停了下来,两眼冒光的往他的方向看去,天狼也驻足不前,似乎在踌躇,要先去找谁。

“他进来了!”姚兰拿出血脉玉盏,咬牙切齿的说道。

“带路,立即去干掉他!”

姚光一身戾气,他是天之骄子,在广褒的天恒星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反而在这小小的仙神世界屡次败给天狼,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天狼已经成为了姚光武道之路上的心魔,除非某一天他能放下心中执念,否则不斩杀天狼,他将无法证得大道。

踏入仙神谷的天狼根本不知道天恒星的人正向他赶来,他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受着这片古战场的气息,仿佛能够听到残留在这里的大战轰鸣之音。

这里混杂着太古之前残留下来的煞气和道韵,还有无尽的死气和拥有执念的残识,使得这里衍生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生灵。

天狼有混沌火胎在手,这些奇怪的生灵根本无法近身,就是碰到利害一点的,还没待天狼出手,跟在他身边的狼灵就已经将对方吞噬了。

这个地方的奇怪灵体竟然是巫灵的大补之物,这时候天狼才明白外界进来的人都要孕育巫灵的原因。

除了辅助修炼,关键时刻换取主人活命的机会之外,进入仙神谷之后,还是防身利器。

“嗯?”

天狼突然身形一动,如一阵风般冲进了前方的废墟,因为他看到了一具快要消失的尸体。此人他认识,是祖武仙宫的弟子,看起来刚陨落不久。

凡是从仙神塔进来的人,都会在仙神塔之上留下生命印记,在这里面陨落,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的消失,然后在仙神塔中重生。

果然,在天狼进入废墟之后,前方就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天狼远远的就看到六条红色的尾巴从废墟中冲了出来,每一条尾巴之上都卷着一个修者。

天狼一看就知道,这是神道后人,还是从神陆过来的,因为他们的身上带着神珠的气息。

这六个人虽然被红色尾巴卷住,却没有现出惊慌的神色,只见他们的额头突然亮了起来,这时候天狼才发现,这六个人都带着抹额,抹额的中间是一块发光的晶体。

“不好!”

天狼惊呼一声飞扑了出去,而与天狼心意相通的狼灵也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另一人。

在看到那六条尾巴之时,天狼就认出了那是九尾妖狐族的胡来,如果这六人没有那抹额法器的话,根本不是胡来的对手。

但是那六颗晶体同时发光,就是天狼都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果然,那六块晶体发出的光芒瞬间就形成了一个六芒星法阵,在那法阵出现的瞬间,胡来的六条尾巴就无力的瘫了下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天狼和狼灵已经杀到,那催动抹额的六人虽然早就感觉到了天狼和狼灵的到来,却没有想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

嗤!

愤怒之下的天狼根本没有留手,斩天刀一闪而过,直接钉入了一人的脑袋之上,然后四条火蛇从他的体内探了出来。

嗤嗤嗤……

声音接连响起,这五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被天狼杀掉了,四条火蛇将那死人烧成了灰烬,只是卷回来了一团本源。剩下的一人也被狼灵咬掉了脑袋,甚至元神都被他给啃食掉了。

不过这些人也不会真正的死掉,都会在仙神塔中重生,只不过会元气大伤,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了。

天狼将那六个抹额中的晶石卷走,来到了胡来的身边。

此时的胡来身上满是裂痕,血迹斑斑,只要天狼来迟一点,他定然会肉身崩碎,元神泯灭,就算能够借助仙神塔重生,也定然元气大伤。

“兄弟,又见面了!”

看到是天狼,胡来终于松了一口气,那选择的心也放了下来,但马上又痛得龇牙咧嘴,他伤的可不只是体魄,还有元神。

“别说话,先疗伤!”

天狼将疗伤丹药送入了胡来的口中,然后运气帮他炼化。

也幸亏天狼是八品炼丹师,身上从来不会缺少疗伤圣药,否则就算将胡来救下来,他也要修养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有一位丹道大宗师朋友,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才过去了半个时辰,胡来就已经伤势尽复了,在那挥舞着拳头嘚瑟道。

“这里是仙神世界,聚集的都是各界的妖孽和天才,就算对方修为比你差,也有可能带有可怕的法器,你这是在玩命啊!”天狼有点无语的说道。

“看到一个祖武仙宫的弟子落难,本想打抱不平的,谁知道差点将自己给搭进去!”

胡来看到天狼眉头紧皱,欲言又止的模样,当即开头说道“你不用担心,猿飞和朱爷他们正往这边赶,大家预先留了传讯玉符!”

“那就好,我陪你一起等他们。”

天狼本来想救下胡来就离开的,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胡来留在他的身边或许更加的危险。

“你为大家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剩下的路让大家自己走吧,总是受你的庇护,大家何时才能与你并肩作战!”胡来拍了拍天狼的肩膀安慰道。

他们三个早在东域的涅槃之地就和天狼相识,一路走来,分分合合,各有际遇,天狼只要有好东西都会拿出来跟他们分享,甚至是那逆天的血脉果,也毫不吝啬的送给他们。

这些恩情,大家都铭记在心,但胡来他们在感动之余也曾问过自己,天狼总是挡在他们的身前,什么都替他们承受,那他们何时才能独当一面?

他们的祖先也曾站在绝颠,为何他们却只能让兄弟顶在身前?

所以,他们决定靠自己,即便有那么一天,他们沦为时代的配角,他们也想站在兄弟身边!

“抱歉,现在我才明白,自己认为的善意或许对他人来说却是最大的恶意!”

天狼看向胡来,眼神如同那明媚阳光,他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大兄弟,说什么傻话,大家本来浑浑噩噩,是你给了大家奋起的资本和野心,你的善意对大家来说只有感动!”

“猴哥说得对,没有天狼兄弟,咱们仨早就泯然于众人了,哪有今日这等风光!”

两个爽朗的声音传来,猿飞和朱八刀已经来到了他们的眼前,在两个高大身影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一头肥嘟嘟的小猪,不是小肥又是谁。

“老大!”

小肥看到天狼,赶紧摇了摇手中的灵果,算是打招呼。

“小肥进来就能遇到你们,真是万幸!”

天狼看着眼前这头可爱的寻宝猪,不得不佩服它的运气,以她的修为和脾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这里面肯定会被吃得渣都不剩。

不过小肥一向运气逆天,这不,这次进来就遇到了猿飞,一路保驾护航,根本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我运气一向很好,只是不知道小松和小黑去哪了!”

小肥得意的说道,她那可怕的灵觉在这里面也如鱼得水,看起来似乎跟她在一起的猿飞和朱八刀都收获甚丰。

“天狼兄弟,你放心吧,大家会找到小松和小黑的!”朱八刀挥舞着大刀说道。

“好,安第一,你们先走!”

“后会有期!”四头大妖知道天狼的担忧,所以根本没有多说什么,当即就离开了。

他们知道,以天狼的修为,没有牵绊的话会更加的安,而且他们跟在天狼的身边,不但无法帮助天狼,还有可能会连累他,分开是最好的选择。

安起见,天狼还是用神识跟了他们一会,确实没有遇到大敌之后,才往另一个方向飞奔。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