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7th 6月

听着村长在自己面前胡言乱语,而且还颠倒黑白,李四翻了翻白眼,但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等到他说完了之后,李四才说道:“不好意思,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如果没什么其他事儿的话,你们可以走了,我这里只接纳病人,如果几位想坐下来喝口茶水的话,还请到别家去,我可没这个闲工夫来招待你们,别来打扰我钻研医术。”

“呵呵~”

一听这话,李四露出了戏谑的一笑,就知道这是老家伙对自己有意见,所以不会如实招待的。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大家直接动手了,进去搜!”

村长下了命令,大手一挥,身后的那些人马上就闯进了李四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想要找到王谦和殷素素两个人的身影。

“你们干什么!”

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如此大胆,李四有些生气,这些家伙如此的粗鲁,岂不是把自己这些年的心血都给捣毁?

不行,绝对不能够让他们乱来,而且若是真的发现了王谦和殷素素,无论是自己还是他们两个人,都不好受。

“你们当真以为无法无天了吗?我告诉你们,如果再乱来的话,以后你们的病我一概不治疗!”

李四威胁说道。

“呵呵~”

村长依旧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用眼神看了看旁边的灵儿,道:“那可由不得你,如果拿你的女儿来威胁的话,你会怎么做?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哈哈哈~”

“无耻!”

听见对方说这话,李四气急败坏,但拿对方没有什么办法。

如果真的用自己的女儿来做要挟,那无论如何都要按照对方的意思。

这些家伙居然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李四气得牙根直痒痒,但拿对方没有什么办法。

砰砰砰~

屋子里面传来的翻箱倒柜的声音,还有一些东西被打碎的声音,看的出来那些家伙搜起来是一点也不客气,一点也不礼貌,甚至是不知道手下留情。

如此下来,恐怕等他们结束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一团糟了。

“你们这些混蛋!”

李四骂了一句。

“等等!我有新的发现!”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男子从里面跑了出来,脸上有喜出望外的笑容,显然是发现了什么,迫不及待的跑出来报告村长。

村长惊喜道:“有什么发现赶快说!”

“这里!”

刚刚出来的那个男子,手中拿着四个碗筷,脸上带着冷笑,看了看旁边的李四,有些幸灾乐祸。

一看清楚了眼前的画面,村长也跟着露出一个冷笑来,心想这下看你怎么说明!

来到了李四的跟前,村长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此时已经变得咄咄逼人了起来,冷冷的说道:“李四啊李四,为什么偏偏要跟老子对着干呢!赶快把那两个家伙交出来,否则,后果你自负!”

“什么那两个家伙,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李四仍然不承认,咬着牙想要坚持下去。

同时也没有看明白对方是什么操作,难道是想诈自己?

“你还想狡辩!”

见面前这个人冥顽不灵,老村长摇着头叹了口气,心想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这才说明说道:“你们才两个人,为什么要用四副碗筷?”

被这么一说,李四顿时浑身一个机灵,倒是忽略了这一个细节,没想到这些家伙抓细节的能力这么强!

“哼!”

紧接着村长又是冷哼了一声,道:“而且上面还有水没有干,显然刚才才用过的,也就是说那些家伙现在应该还在你的屋子里!赶快交出来,否则别怪大家不客气了!”

“呵呵~”

李四仍然是死不承认,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够说出来。

反正他和面前的村长本来就相互不待见,这种时候得罪了也没什么,关系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就破罐子破摔吧。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听不懂,昨天晚上大家两个吃面,没有洗碗,只有留在了今天早上,吃了早饭之后刚好是四个碗,难道说这也不行吗?”

李四说明说道,看他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居然说的跟真的一样,实在是让人佩服,旁边的灵儿都看得有些傻眼了,现象真是说谎话,脸不红而不赤,都快说成真的了。

“嗯?”

村长眉头皱了皱,这理由的确也算,不得不佩服眼前这混蛋的应变能力,的确是很强。

但他不想认,已经确定了,王谦和殷素素两个人的确在这里待过,既然连死活都不承认,说明那两个人现在还在这个家里,还没有离开!

李四的演技绝对是可以,找不到任何的破绽,但是灵儿就不一样了,通过之前的察言观色,村长很确定自己所想是对的。

“别在这里跟我说这些!”

村长大声一吼,直接是在李四的面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印,速度快到了极点。

而且这力道也是不轻,李四直接被打飞了。

眼前的一幕来得太快,灵儿冲上前去,发现自己的父亲被打得头晕目眩,而且嘴角已经出血了,几颗牙齿已经松动。

她顿时抬起头来,怒视着村长,道:“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居然动手打人!”

“哼!”

村长不以为然的冷笑,那表情看起来就像是是我打的又怎样?

看的想冲上去给他两拳。

“是他自找的,胆敢窝藏外面世界来的人!呵呵~这么做了,就是跟大家这里所有的人作对,是你们逼我的!”

村长冷笑。

“呵呵~”

甩了甩头,稍微清醒了过来,李四抹干了嘴角的血,这才回答说道:“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即便我真的那么做了也绝对代表不了和这里所有人作对!相反,这只是你们这些心胸狭窄的家伙的想法罢了,我就想问问,现在仍然对外面世界抱有敌意的人,在这个村子里究竟有多少?能找出来十个人吗?恐怕也就你们这些老顽固才这么想!一群迂腐的家伙无可救药!”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