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7th 6月

() 韩五娘子坐在榻上,因为冷,她已经围着狐裘了,屋里还点着火盆,满宝一进屋便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满宝顿了顿才跟着韩大娘子走上前去。

韩大娘子笑着和众人先容满宝。

是和众人,不仅李家两位太太在,李三娘子也在,还有就是韩五娘子的丈夫李三郎了。

这屋里本来就热,再凑了这么多人,满宝觉得更热了。

不过她看了眼还披着狐裘的韩五娘子什么都没说,对众人点了点头后扭头与小芍道:“把脉枕拿出来吧,五娘子,我先给你把把脉。”

众人还想和满宝寒暄寒暄呢,见她一进来便开始看病也就不打扰她了,先站到一旁等着。

小芍马上把脉枕拿出来摆好,满宝给韩五娘子看过脉象,问道:“怀孕多久了?”

一旁的嬷嬷马上回答道:“太医诊断的,再差个几天就八个月了。”

满宝看了一眼她硕大的肚子,也有些愁,起身道:“大家进内室检查检查?”

韩五娘子微微点头,嬷嬷马上扶了她起身往内室去,韩大娘子冲众人告罪一声,也跟了进去。

内室的丫头大多都退了下去,只留了韩五娘子的一个贴身大丫鬟。

她和嬷嬷端进来两个火盆,这才开始给韩五娘子解开衣服。

满宝一边洗手一边问道:“韩五娘子,你很惧冷?”

“是,”韩五娘子低声回道:“我从小就怕冷,怀孕了以后更甚。”

嬷嬷便道:“我家太太的手脚一入冬便是冰冷的。”

满宝点了点头,知道她仰躺着难受,便让丫鬟在她后背垫了枕头,让她靠在枕头上,这才搓了搓手心后去摸她的肚子。

韩五娘子显然不仅怕冷,还怕疼,满宝只是往下一按,她就皱了眉轻轻一缩,再稍稍用力她就叫疼了。

满宝眉头紧皱,低声问了她许多问题,但回答问题的都不是她,而是一旁的嬷嬷和丫头。

满宝也知道,大户人家,这些太太小姐对自己身体的了解恐怕还没有这些嬷嬷丫鬟多。

只是这疼不疼的问题可不能让嬷嬷代为回答呀。

满宝摸了一圈肚子后又回到原点,微微用力的推了推她的肚子重新问道:“我这样推,你有什么感觉?”

嬷嬷又要回答,满宝便抬头看了她一眼后笑道:“让五娘子说吧。”

韩五娘子便顿了一下后道:“疼。”

“有多疼,能承受吗?”

韩五娘子咬了咬牙后道:“能。”

满宝却见她额间冒汗,显然是疼得利害,满宝手不疼,继续往前推了推,韩五娘子忍不住痛叫一声,脸色惨白起来。

韩大娘子着急的上前一步,“周小娘子……”

满宝就放轻了手劲儿,轻轻地按揉起来,韩五娘子轻呼出一口气,又感觉好受多了。

这时候韩五娘子圆鼓鼓的肚皮上一动,肚子里的孩子踢了两下,韩五娘子见了笑出声来,和满宝道:“大夫你看,孩子在踢我呢。”

满宝心内叹了一口气,面上却笑着点头,“对,孩子很活泼。”

满宝收了手,将里衣给她陇上,拉过被子盖上后道:“韩五娘子,你先休息吧,我和你夫君姐姐谈一下药方,一会儿再来给你看。”

韩五娘子愣了一下后问道:“怎么,我还需要吃药吗?”

她迟疑的看了她大姐一眼,问道:“你不是来给我接生的吗?”

满宝点头,“产前也要做一些准备的。”

说罢,她起身对韩大娘子点了点头,转身出去。

韩大娘子便对丫鬟道:“你照顾好你们太太。”

说罢跟了出去,嬷嬷也连忙跟上。

外室的人正在边喝茶聊天边等着,看到满宝她们出来便笑吟吟的站起来,问道:“看过了?怎么样?”

满宝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看向韩大娘子,“韩大娘子,大家找个地方说话?”

韩大娘子也的确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小妹的情况,于是点了点头,对妹夫李三郎道:“大家去书房吧。”

李家的两位太太一怔,笑问,“这是怎么说,这位周小大夫不是来看胎位正不正,回头准备接生的事吗?”

李三娘子拉住两个嫂子笑道:“让他们去吧,嫂子刚还说要给我尝一下府里刚进的新茶呢,正好便宜了我。”

李家两位太太很快醒过神来,笑着点头道:“也好,你要是喜欢,回头多给你包一点儿。”

满宝便和他们一起去了书房谈话,就两个嬷嬷,韩大娘子和李三郎而已。

门一关,满宝就开门见山的道:“韩五娘子的情况不太好,首先孩子太大了,我摸了一圈,孩子的头围很大,而她骨盆偏小;还有,她胎位不正,孩子的头在上面。”

一旁的两个嬷嬷一.asxs.头,他们一个是专门照顾韩五娘子养胎生产的嬷嬷,一个则是他们府上从雍州请来的接生婆,手艺很好的。

“但这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是她的疼痛神经比一般人要更敏感。”

韩大娘子问,“这是什么?”

满宝便捏出一枚针往自己的手背上轻轻地扎一下道:“就是,常人被这针扎一下,只会觉得刺痛一下,但她却能感受到似乎是被刀子扎一下的疼,且痛感会更持久。”

她道:“这是天生的。”

韩大娘子和李三郎一.asxs.头,“对对对,五娘子从小就特别怕疼。”

满宝就道:“所以,就算我手小,可以把胎位在体内转正,还能想办法让她剩下这过大的孩子,她也生不了,因为她太疼了,她受不住。”

韩大娘子脸色一白,问道:“那有什么办法?”

满宝就皱眉道:“其实有两个办法,但我都没试过,所以我没有把握。”

她道:“一个是直接开腹取子,一个则是调配药物,让她不那么疼。”

韩大娘子和李三郎想也不想的道:“选第二种。”

满宝则摇头道:“我最没有把握的便是第二种,相比之下,我更建议你们选第一种。”

韩大娘子瞪圆了眼睛,不太高兴的问道:“这是怎么说,周小娘子,当时你替岳太太生产的时候可是不愿开腹取子的,怎么到了我妹妹这儿,你却舍我妹妹的性命而不顾了?”

“韩大娘子误会了,就算开腹取子,我也是优先保证大人的性命安的,”满宝道:“我说的开腹取子不是像那稳婆说的那样直接拿剪刀剪开肚子。”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