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6th 6月

殷可可在赛事会场也有个休息室,是赛事方为她准备的临时场所,从签了合同起,她时不时就会过来探班,在正式比赛拍摄之前对赛事细节做一番了解,而休息室就是为了方便她过来时有个落脚处。

说是两期,但其实也就是集中在比赛的那两天,赛事节目组会将过程分为两期,每周播出其中的一期,所以算起来她和赛事方的合作时间也就在这几天了。

这也是她今天会显得焦虑的原因所在。

本来就想着趁这几天能蹭一下京华寒总的热度,尤其是先导片这一块,如果能和他在“某些事”上产生一些共鸣,说不定自己能得到的发展机会会更多。

万万没想到的是寒总的老婆也跟过来了,还跟个黏人精一样时刻围绕在寒总身边,而寒总在人前也丝毫不掩饰对她的顺从,连跟她无关的先导片都硬是分走一杯羹,明显这噱头就要盖过她,怎能让她不嫉恨!

论长相和能力,她哪能和自己比?不过就是仗着嫁了个有钱有权的男人而已,可偏偏这男人又对她好得不像话,让人想钻空子都找不到眼儿~

和殷可可的焦虑相比,林羞心里更多的是紧张不安。

知道自己也要加入先导片的拍摄之后,她的心就一直提着,很少以真人动态的形式进入公众视野,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准备。

她在休息室内来来回回地踱步,嘴里碎碎念着:“……我是不是该做个造型?还得买身衣服?这次过来只带了日常衣服,没有适合上镜的……面对镜头我该说什么呀?他们会问我什么?”

寒蔺君被她念叨得无法集中注意力工作,不得不干脆停下手中的事情,转而安抚她:“先导片没那么隆重,跟正式上场比赛不一样,不用把自己包装得好像上台表演一样。”

林羞无辜地道:“可是我真的好紧张,一想到会有镜头对着我,我估计连话都说不出来,出丑了怎么办?”

寒蔺君:“担心什么?有我在身边护着,他们不会为难。”

林羞走到他身边坐下,嘟嘴道:“话虽如此,难道要我做个木偶一样待在身边吗?那他们会不会觉得寒总太太很无能呀?”

寒蔺君莞尔,轻捏她鼻尖,逗道:“能把寒总收服的女人会很无能吗?寒太太是不是过于妄自菲薄了?”

林羞有些赧然,“真的认为我可以吗?我还是觉得身上这身衣服太随意了,昨天和锦舒逛街时看到款式挺喜欢就买了,主要是图这料子穿得舒适,根本没想着要今天穿着拍摄呀……”

寒蔺君上下打量她身上的连衣裙,设计简单大方,剪裁合身,衬得她愈发娇艳明丽,忍不住倾前亲了亲她微噘的唇角,道:“老婆的眼光很好,只要是挑的都好看,如果坚持的话,我也可以让人给送新款过来挑选。不过我倒是觉得,与其说在担心外在形象的问题,不如说是缺乏自信,怎么,还没适应自己是寒太太这身份?”

林羞被他单手圈在怀中,耳边听着男人轻缓的话语,脸颊上一阵一阵的发热,讷讷地道:“我怕出错了给丢脸……”

寒蔺君柔声道:“做真实的自己就好,不用考虑我,我喜欢的就是这个样子。”

林羞看着他近在咫尺温柔的眼神,心里大为感动,心悸之下连自己都控制不住,主动吻上了他的唇瓣,献上香甜的唇舌。

寒蔺君眸光微动,瞬间便占回主导,拥住她加深热吻。

林羞任他将自己抱在腿上侧坐着,乖乖地窝在他怀中,仰头承迎他的索吻,双手情不自禁环在他颈后,彼此间身体紧贴不留缝隙。

唇齿热吻间,他轻声呢喃:“老婆,我爱~”

林羞喘息着,想回应他的表白,可他自顾自说完后又是密密地吻过来,根本不给她机会出声。

可能,他此刻要的也不是她口头上的回应,而是身体的反应吧……她迷迷糊糊地想着,更乖巧了。

……

许久,他终于松开了她,气息也是紊乱的,但是紧紧将她拥在怀中,下巴贴在她耳畔,享受着暖玉温香在怀的感觉。

林羞乖乖地靠在他的肩头,半阖眼眸,微张着唇瓣,嗅闻着男人身上清冽好闻的味道,觉得特别安心。

耳边听着男人诱哄似的话语:“……先导片拍摄不是现场直播,就算出错了,他们也不可能直播播出去,而且需要说话或者进行采访之前,会事先跟对好问答内容,确保所说出口的话是可以被录制剪辑的,所以不需要太担心。”

林羞果然心里安心了许多,轻应了声,“知道了。”

男人将她拥得更紧,保证似的道:“我会一直在身边的!”

林羞弯起了唇角,“嗯!”

寒蔺君宠溺地轻抚她后背,敛下俊眸,道:“还欠我一句话。”

林羞:“欠什么?”

寒蔺君松开她,垂眸看着她茫然的俏脸,勾起了唇角,提醒道:“我刚才说了我爱,还没回我。”

林羞瞬间窘红了脸,“我……我刚才想回来着,可是……”

明明是他堵着她的嘴不让她说呀,怎么现在又哄着她说了?

寒蔺君“嗯?”了一声,眯起眼,作势一副“不说我就直接上手了”的威胁之意。

林羞立马就被吓得惊慌起来,忙道:“我说我说,老公我爱!”

寒蔺君顿住了动作,随即轻笑出声,又亲了亲她的唇角,柔声道:“我也爱,老婆~”

两人因着这番彼此告白的话,又是一阵亲密甜吻。

晚饭是在会场一间大的会议室内吃的工作餐,总导演丁导做东叫了附近酒店送餐过来,邀请了寒蔺君和林羞、殷可可、领队等,赛事方出席的则是节目拍摄组的高阶负责人。

方导已经赶出了先导片的策划内容,准备7点钟就开始拍摄林羞的部分,因为时间比较紧,所以他们利用工作餐的时间对林羞进行拍摄细节讲解。

方导:“……大家就营造一个寒太太来探晚班的氛围,带上为队员们和寒总准备的宵夜,突然出现在队员们彻夜忙碌的地方,给大家送来深夜的温暖……”

丁导:“这个提议不错,一会儿我让人去订吃的。”

林羞看了看寒蔺君,有点不太接受这种作秀般的情节设定,“要这样吗?”

寒蔺君神色倒是如常,“正常,我也经常请他们吃宵夜的,今天改让老婆带也没什么差别。”

另一边却传来一阵笑声,是殷可可:“寒太太是不是也觉得很假?不过没办法,为了节目效果只好做做样子了嘛~”

其他人都朝她看过来,气氛顿时有点沉郁尴尬。

殷可可却是一脸无辜的表情,“怎么啦?不对吗?这不是心照不宣的事实吗?”

丁导注意到寒蔺君面无表情的反应,皱了皱眉,咳声笑道:“既然是心照不宣,那就没必要说出来嘛……其实也不算是做样子,就像寒总说的,就当是是节目组体恤那些队员的辛苦,给买点吃的慰劳一下,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嘛~殷小姐不也为他们送了几次吃的喝的吗?”

殷可可:“可我那是自发的,可不是为了拍先导片哪~”

没说话的领队突然就接了一句:“寒太太也有自发给大家买过喝的,也不是为了拍摄或者作秀,现在为了先导片而重置那一幕,我觉得很符合现实。”

领队是最常和参赛队员们混在一起的,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最能代表那些队员的想法,他这一开口就等于是肯定了林羞的举动,比任何其他人的话更具有说服力。

殷可可顿时就张嘴哑口了。

丁导现场最注意的就是寒蔺君的反应,眼见他在领队说完之后脸色缓和下来,也放了心,忙应和道:“原来寒太太先大家一步和队员们打好了关系,那敢情好,我也同意方导的这个设想,寒总和寒太太的意见呢?”

寒蔺君淡淡地道:“我没意见,们安排吧。”

林羞便也点头道:“们安排吧。”

据说整个先导片预计30分钟左右,其中安排给林羞出镜的时间只有约5分钟,主要是讲她瞒着寒总特地飞来海城探班,给寒总乃至其他人带来惊喜的场景,这5分钟又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就安排在今晚拍摄,剩下的安排在第二天早上。

短短的几分钟拍摄,因为要各部门的配合,所以从准备到落实拍摄就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林羞和另一个人拎着手中的“宵夜”敲门进入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队员们自然也是事先就打好招呼的,看到她就“热情”打招呼。

设定中的寒总更是满脸“惊喜”的样子,主动上前接过妻子手上的食物,随后牵着她的手走到一旁去——据说这是高度还原了那天的情景——负责摄像的工作人员程紧随拍摄,将寒总夫妇甜蜜相处的画面都给拍进去了。

结束拍摄回到酒店已是深夜,林羞困得眼都快闭上了,最后几乎是寒蔺君拥着她回房的,她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了。

寒蔺君揽着她的腰,反手将门关上,垂眸看着赖在自己怀中的小女人,轻笑问道:“要不要抱进去洗澡?”

林羞打了个呵欠,挣扎着从他身上站直了,“不要,我自己可以的……”勉强张开眼,摇摇晃晃朝着内浴走去。

寒蔺君将她的包和自己的手机都扔在床上,眼神跟着她的背影,唇边露出坏坏的笑容,三两下脱了身上的衣物,尾随进了浴室门。

片刻后,里面传出一声惊呼:“啊——干嘛——”

“我自己来,出去啦——”

“呜呜呜……别这样——”

“……”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