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6th 6月

“噢,亲家母啊,既然都说要开饭了,那为什么不让我和您的亲家公一起进去吃饭呢?就这么快不做亲家了吗?大家可是实打实的亲戚关系。”对面的这个女人也是毫不客气地回着她,但同样站在这个女人边上的还有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

“那好,那我就实话跟说了吧,这里不欢迎,请赶紧出去。”

“亲家,怎么这么快就翻脸的,难道我女儿的死就没有任何的责任吗?这么着急的撇清大家之间的关系。”这个女人说话的时候还是这一副平常的模样,但是她的声音还是持续的大,两个女人之间的吵架没有透露出任何的脏字,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应感,相反动作不变,姿势不变,只有两个人的嘴在动,外人看来根本不像是在吵架,好像似乎在聊天,但是吵架都能吵得这么优雅,实在是太令人佩服。

“责任?早些时间我就和说过了,我会负了一部分的责任,出现了这种事情,没有人会开心的,没有人会觉得可以逃脱此件事情的,我还是那句话,难道就没有任何的愧疚吗?”就听小咏的奶奶继续说话,说话的时候,语气依旧是那么的强硬,但是站在了一旁的秦雨筱看的最清楚了,她分明就看出了这个小咏奶奶对已经离世的素素那种悲伤的感觉。

素素的高情商当然是能从他们之中游刃有余的,这个阿姨也是不舍得素素的。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样子的表情呢,哪怕就算尽力掩饰,尽力掩藏,可是人都是感性动物的,又怎么会那么的不着痕迹,让人看不出一点点的变化呢。

“愧疚?说我我根本没有愧疚,我是在心痛我一个好好的女儿嫁进们家来,好日子都没能过上,天天就是顾这顾那的,们究竟是把她当儿媳妇还是把她当做家里的佣人呢?没想到她连去往另一个世界的最后一天也是那么的奔波和辛苦,而且最后的最后她身上那把刀子还是儿子带给她的。让我怎么不怪?让我怎么不恨?”这个女人说话的语气愈加的高了起来,秦雨筱在旁听着也不敢随意地相劝,究竟她们里面之间的流动是怎样的,她是不清楚的。

因为看着双方这样子的架势,根本就不是第一次因为素素的事情而来争持了,只不过今天自己就这么凑巧的碰上了这件事情,她无心去参与其中,更不愿意牵扯其中,只愿早一些结束早一些小事化了。

“请说话要经过头脑的好吗?我也是真心疼爱素素的,大家是把它当做一家人看的,早先把素素嫁进大家家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我儿子的情况了,现在来跟我喊,女儿不在了,我儿子还没了呢,这又找谁算呢?”这个老太太的语气,持续的拔高。她生气啊,她气为什么上天连留个养老送终的都没能留给她呢?儿子现在只怕要在监狱里做终身监禁了。

但年纪一大把了不能没有后,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一对好亲家来的目的了,她是不会让步的,只要让步,她最后一次救命稻草都没有了,怎么可能允许,怎么可能让自己变得那么的不堪。

“儿子还没了,我跟讲,儿子没了,那就是他应该的,他的报应,我的女儿那么温婉可人的一个女孩子,她才多大呀?连30都没有过,们就这样子间接的造成了她的处境她的离开,们一个个都是凶手,一个个都应该去监狱,一个个都应该原地去给她赔罪。”这个女人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持续都要断气了,如果不是身边的男人及时的拉住了她,只怕他好像就要冲上去去打对面的这个女人小咏的奶奶了。

“说到底,们这一家人真是让我好生另眼相看的,卖女求荣,现在却要过来讨说法,真是少见少见,我也佩服到不行。”这个小咏奶奶直接把脸一撇就要向着里面,不是不给着他们的面子,可她的言语太过于刻薄了,给面子是要看对着什么样的人。

“站着,说我卖女求荣?凭什么?当时是儿子求着我,希翼我能把我的女儿嫁给他,我看他那么有恒心,才会把女儿嫁到这里来,造成今天的事情呢,我承认是有我的责任的,是如果不是们,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呢,麻烦也要敬重一下我,我今天不是特地来给吵架的,明白我今天来的原因是什么的,如果可以的话,那大家现在就立马讲。”这个女人真的没有丝毫的耐心待在这里了,特别是她的亲戚,一点面子也不给她,直接说完了前面的话就整个人往这里面走了,越走脚越快,怎么?心虚成这样?

“让小咏跟大家走。”这个女人想使出了杀手锏一般讲着话,这就是她今天的目地,今天就是要小咏跟他们一起走的,他们现在女儿没了,就只有这么一个外孙,那怎么说也是要把她叫回去的。

“如果非要到了这一步的话,我敬重,大家就法庭上见吧,但是如果法庭上见了,那就请们一定要想明白,只要有了这样子的一个模式,那就坚决不可以退缩。”这个小咏的奶奶此时人已经转过来了,面对面着离自己不远处的他们说。

“好啊。我就跟法庭上见,看一下法官究竟是站在我这边还是站在这个杀人犯凶手的母亲这边,天道好轮回,儿子所做的事情,都会一一由来替他偿还的。”

“住嘴。”对面的老太太也真不知道她的好亲家怎么当年就没发现原来是这副嘴脸的,人走茶凉,这句话说的可真是没有错。闹成这样,纵然她有千张嘴万张嘴,众人也是不会相信他的,但是她的好亲家此时应该跟她站在同一战线,却屡屡来挑衅,儿子的精神疾病在当时求婚于素素的时候就已经略微显现出来了,这一点他们同时也是会知道的。

可是到如今却把所有的责任都推脱到她这一个寡母身上,又怎么能承受得住经受得了外面的风言风语,她都要无所适从了。

“住嘴?我现在就恨没有用法律的力量把也抓进牢里,就不应该再继续苟活在这个世界上,当年就连素素要嫁进来的时候,都趁机压低大家的彩礼钱,一个家世良好的女孩子,为此事在圈内被嘲笑了这么多年,居然都到最后一刻,她的婆婆还是觉得她不够格,我笑我可笑,早知当年就应该变成一个平民,也不会去攀附们家的高枝。”这个母亲说的话的时候眼泪就顺着眼角流落下来了,当年因为家里的生意实在难以周转开,他们没有办法放弃父亲留下来的产业,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龚家的人就上门提亲,不知道为什么就怎么也不愿意女儿会要跟他们过苦日子,所以就把女儿嫁给了他龚文。

可是嫁给了他究竟是快乐还是悲痛,她到现在才知道,素素之前回娘家的时候也只会跟他们略微提几嘴,可是现在她走了才知道她那么多事情,她这个做娘的实在是太不够称职了,所以她一定要把素素唯一的血脉抢过来。

“两边的长辈们好,我呢,我知道我不应该插这个嘴的,只是作为旁观者,我觉得如果这样子讨论一些东西…”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