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4th 6月

“瞧你这软绵绵的一拳,给我按摩我都嫌太轻了,还是滚一边去吧!”

老人不屑冷笑,但是却没有对王谦动手,因为现在的王谦对他来说根本毫无威胁。

相反,他倒是觉得让这家伙看着自己侮辱他心爱的女人,偏偏在旁边有什么事都做不了,这感觉是不是更加刺激?

越是这样想着,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来,转过身去不再搭理王谦了,反正这家伙阻碍不了自己,又色眯眯的看着殷素素。

伸出舌头来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老人露出一副淫荡的样子来。

“你敢动她一下,我让你粉身碎骨!”

王谦骂道,眼睛都已经红了,仿佛杀红了眼似的,毕竟这样的状况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老人哈哈大笑,正准备动手,却忽然发现背后传来了一股凉意,仿佛有什么东西刺过来了似的。

但是这里没别的人啊。

所以他觉得十分的疑惑,转过身去,只是刚到一半的时候,便听见了王谦冷笑的声音。

“那我就试试看了,将你粉身碎骨!”

王谦语气淡漠地说。

嘶~

听到这种语气之后,老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已经感觉到了威胁,心中浮现出一抹震惊神色。

难道说这家伙刚才是装的?

他忍不住这么想道,形象好像也就只有这么一种说明了,否则那小子不会突然间说出那种话了。

“你猜的没有错,刚才我的确是装模作样。”

嘴角挂起抹冷笑来,王谦知道此刻面前这个老家伙在想什么,于是冷笑着为他回答。

与此同时,他已经手中握着一柄剑朝着老人的胸口位置扎过去。

这柄剑自然就是钟馗剑,刚才就在那个老家伙转过身去,对自己也彻底放松警惕的时候,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这柄剑召唤了出来。

拔出剑来之后,他没有丝毫的停顿马上就朝着老人捅过去,因为双方之间实力差距太过于巨大,所以王谦不敢有任何的马虎。

而这一件也取得了效果,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即便老人反应迅捷,可是仍然中招了,直接被刺进了胸膛之中。

嗤~

一股穿破血肉的声音响起,老人生之易得,有些难以置信,一股热血顺着喉咙往上溢,然后吐出了嘴巴。

噗~

难以置信地吐出一口鲜血来,老人微微张开嘴嘴,想要说些什么,此刻能够看见他的嘴里还满是血浆。

“怎么会……”

老人十分困难的说道,王谦的那一剑刺中了他的心脏,他现在感觉浑身乏力,根本就做不出任何反应的。

至少现阶段是如此的。

“你是说我为什么会还有力气?”

王谦将那柄剑刺得更深几分,直接从老人的后背穿过去,这才稍稍停顿一下,冷声说道。

他就知道这老家伙想要问这个问题,于是回答道:“当然就是装的了,万事留一线,有足够的底牌才有足够的自信。”

“这不可能……”

老人摇晃着头,看上去满是不敢相信,同样的脸上也显满了不甘心,本来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必胜的局面。

可是眼下心脏被捅了一剑,局势对他来说就非常劣势了,现在更是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对方宰割。

这种情况之下,若是王谦,直接将他一分为二,老人肯定就当场死去了,压根没有还手的余地。

嘎嘎嘎~

十分不甘心的咬着牙,同时也捏紧了拳头,仿佛想要砸回去,但王谦立马察觉到,将剑再刺入几分,虽然说已经没有前进的空间,毕竟都已经刺穿了。

但是钟馗剑深入的过程还是能够让这家伙感到痛苦的。

“没什么不可能,看来你这家伙的确是井底之蛙,虽然说几千年下来,修为的确是到了一股雄浑的地步,当事人之间几乎无人能敌,可终究是经验不足,从来没有与人交手过,这方面自然就欠缺了。”

王谦冷笑,说明道:“看起来你似乎不太擅长查看对方的体力所剩多少,所以才会被我钻了空子。”

“你这个混蛋,难道刚才都是装的?”

越听越觉得气人,老人破口大骂,一口鲜血喷到了王谦的脸上,想想发泄一下心中的不甘心。

但此时此刻王谦已经觉得没什么了,只要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只要能够站到最后,便是最得意的那个人。

他只是得意的冷笑着,道:“没错,打一开始我就是在演戏,恐怕你的家伙压根儿没有察觉到吧。”

老人咬牙切齿,想起之前王谦那一幅幅摇摇欲坠逼近自己的样子就觉得很恐怖。

为什么会恐怖?

因为谁敢这样玩儿自己的命?

一个弄不好的话,岂不是直接被打死?

老人想着就觉得恐怖,这种胆量,在他看来的确是一个十分让人觉得恐怖的对手。

同时又觉得很是可惜,自己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能够将对方轻松碾压,却偏偏为了出一口气而拖到了现在。

这下好了,局势完被逆转!

老人心中更加不甘心,道:“你这个小混蛋!没想到被我那天崩地裂的一击打中之后没有毙命,甚至还保留了这么多的力气!”

“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什么,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演的,你一点也不知道啊,难怪,难怪你会输得一塌糊涂。”

王谦冷笑,道:“记住,这个世界上的战斗不仅仅是靠蛮力,还要靠这里。”

说着说着的时候,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表示是要动脑子。

“你什么意思?”

一听这话,老人忽然觉得有些听不懂了,觉得王谦的谈话高深起来,眉头一皱,在回想之前的事。

他想要弄清楚王谦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戏弄自己的,那才是关键所在。

脑海里面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老人神色痛苦,一柄剑插在自己的心脏之中,这感觉可想而知。

能够活到现在,也算是对得起他的修为了。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