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nd 6月

、04944交流

我“不信的话, 您跟那个七岁练气期小孩聊聊或者,如果您认为小孩子不好交流、化神期交流起来太累的话, 与元婴期聊也可以随机选嘛。我估计您与后辈相处的经验相对于您的年纪来很少。”

万昌顺前辈“知道我活了多少年吗”

我“比起来, 我更喜欢我上一次来时您的说话方式。至于您问的这个问题,您知道云霞宗每十年要新收多少弟子吗每一个弟子, 长老们都会观察。十年一批, 一批不止观察十年,从不间断。您呢一百年观察几个小孩化神大乘期不算小孩。”

万昌顺前辈“你真的以为, 有十大长老们盯着我就不敢弄死你吗只要我出手够快, 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你就死了, 神魂俱灭的死。之后我固然会被追杀,你却也没有复生的机会。”

我“几句实话、猜想, 您便打算与我同归于尽那恐怕, 您并不能做到足够快的出手,因为, 这样冒失的心态,您的修为您冒了大能的名”

我“借助器物的高规格隐藏技能,万昌顺以及其他名字, 共同组成了一个活了很久的大能形象, 但其实, 每一任万昌顺, 都只是元婴期金丹期应该不会是更低的修为了,否则操作不好这件利害的器物。”

万昌顺前辈“我两次抓你的间隔时间,够你琢磨出这么多猜想吗”

我“只说够不够, 当然是够的。”

我“您似乎与我的同伴们也分别有所交流。是用不同的语气交流的吗面对不同的人便用不同的语气在不同的时间面对同一个人也用不同的语气或者,每一种语气都是随机生成,用完就删,所以不方便重复使用”

万昌顺前辈“好吧,大家来客客气气地谈交易。我需要你帮我筛选花瓣,为此,你想获得什么报酬”

我“您筛选花瓣的理由。包括,这些是什么花瓣为什么必须我来筛选而不是您自己来为什么我需要扮演花溪的角色花溪是秘境还是其他品种您怎么确定我筛选出来的花瓣符合您的需求我帮您筛选花瓣那么其他人分别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大家这些人除了各自的任务外联合起来是不是还有其他功用”

万昌顺前辈“完了”

我“您答吗”

万昌顺前辈“如果我说我会答,你是不是会懊恼自己问得太节制”

、04945可能是低修为

我“那取决于您以何种方式答。一个问题答一两个字这些问题便差不多了。而如果您每一个问题都答一块玉简,我想我会非常懊恼。不过如果您愿意那么详细地解答,我想您也不介意允许我问第二轮”

一只我看不见的手卡住了我的脖子,我的手摸不到它、灵力推不开它,只有我的脖子能感知到它逐渐的收拢。我的呼吸很快停止,血液的流动被截断,骨头开始出现裂缝,然后那只看不见的手消失,我给自己消除脖子上的伤。

万昌顺前辈“你,还有听着大家说话的人,凭什么笃定我不会杀了你”

我“高修为杀低修为不用掐脖子,也不必那么慢地用力。这种行动方式的含义是威胁、恐吓、迫使屈服,目的在于让我屈服。既然还存在屈服,那么自然便还没打算真要我的命。”

万昌顺前辈“没打算不代表不会错手。”

我“所以呢我应该跪下来求您吝惜我怎么肯定我那么做了后您不会一脚踩死我对大能说话的语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说话时内心的真实想法。”

万昌顺前辈“你笃定我不是大能了”

我“制造、控制这个空间的修士里,一定有大能。”

我“您与讨债处相处过吗随便哪一个门派的讨债处。”

万昌顺前辈“我不欠门派钱。”

我“可惜了。您少了一个很重要的学习机会。”

万昌顺前辈“既然你觉得我很可能不是大能,那么你对我说话时继续用您不觉得吃亏吗”

我“只要能启发我学到新东西,便都是我的前辈,我称呼一句您都不为过。其他门派里少,但比如包打听,金丹期称呼凡人为前辈的也有,并非玩笑,只是达者为先。只要是某一方面的达者便行。”

万昌顺前辈“其他门派里为什么少”

我“您那边是不是又换人了干脆换成筑基期了吗”

万昌顺前辈“你干嘛不干脆猜我是练气期”

我“练气期会忙着对包打听里有凡人被称为前辈感到惊讶,一时想不到包打听与其他门派的对比问题。”

万昌顺前辈“假如我这边真的换成了低修为与你交谈,你猜是为什么”

、04946不理

我“因为不想透露给我更多情报因为高修为嫌与我说话烦所以指使低修为来应付我为了降低我的防心为了降低十大的防心您给了其他人报平安喇叭了吗”

万昌顺前辈“没有。已经告诉他们报平安的事情由你总代劳了。”

我“两位散修前辈也同意由我代劳”

万昌顺前辈“散修哪儿来的报平安对象”

我“散修也有亲朋好友啊。”

万昌顺前辈“如果你被我请来前不是在云霞宗门口,你会想到报平安吗”

我“会啊。正常情况我都是与云霞宗时刻连在一起的,假如连接突然中断,那就是我陷入了高封闭度的地方,如果这时能给同门一个说法,我肯定是乐意这么做的。很多人非常关心我的安,我不希翼他们太忧虑。”

万昌顺前辈“其实我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你有那么多粉,沙专看起来真是太庞大了。单以你的长相和出身,不至于此。”

我“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问题,有兴趣的话您可以慢慢研究,从我娘确定怀上我的那一天开始分析。注意,分析变量除了我与我的血亲外,还要考虑大乱斗等时代因素,以及部分秘境的开启影响。”

万昌顺前辈没有接口。

过了几分钟,我问“万前辈,您还在吗”

再等几分钟,我接着问“花瓣筛选工作什么时候开始”

再几分钟,我“谢景毅有没有饿了或者渴了虽然他身上应该带了食水,不过够吗会不会刚好吃完了我这里有食物,您可以帮忙送去给他吗”

还是不理我。

我只好观察我的同伴们。

阿雕四肢摊开地趴着,感觉上好像挺舒服;晏子琪隔一段时间便往阿雕的方向走一会儿,发现还是不能靠近后又停下、坐下,手撑着脑袋,好像很发愁。

孙泗骁前辈东游西荡地飘着,一刻不停,但好像没有目的性;翟蔷师姐也飘,也好像没有目的性,但每次她往某个方向飘,那方向的人就有往反方向逃的趋势,然后趋势一出现那人好像又反应过来这是友方,于是便硬着头皮也去靠近翟师姐,不过不管是翟师姐的飘还是对应者的逃与靠近,每两人间的相对距离都没有变化。

、04947沟通

衡水漾基本待在一个位置没动,站得弱柳扶风、摇摇欲坠;谢景毅也不怎么动,好像拿出了一本书在看。

廖栗长老冲着袁金袭前辈的方向练着刀,袁金袭前辈侧对着廖栗长老,偶尔走动片刻,好像有一些研究感悟,不过作为一个化神期,每当翟蔷师姐向他飘去时,他居然都会后退一步,比谢景毅面对翟师姐时的微微后仰还不淡定,以至于我反复怀疑我是不是猜错了、可能这人不是袁金袭前辈

袁涌铵前辈似乎一直关注着袁金袭前辈的动静,还多次有往翟蔷师姐冲的动向。

万昌顺前辈承认了他与这些人都有交流,但看样子应该说得不多,除了他们看起来化为了花瓣时那会儿我看不到外,其他时间我觉得他们都不像是在与别人持续交谈的样子,可能只是间歇性地说了几句话。

在这里直接使用灵力有些受限,于是我在小随里用冰凝出一些大字,每个字都有两米高,且冰中加了红色的灯,然后将冰字拿出来吸引大家的注意能看到吗

晏子琪的仓鼠们首先跑出来组成了一个能字;衡水漾用彩带画了可以;翟蔷师姐炸出一朵蓝幽幽的花体能”;孙泗骁前辈没写字,只是面朝向我;廖栗前辈还是练着他的刀,我看了两分钟也没看出他究竟是不是给了我回应;两位袁前辈当然没理我;不过阿雕

阿雕的四肢上下动了一下。

大家现在身处的空间像是没有重力,每一个人都浮在半空,阿雕的趴姿看起来像是身下有一块平板,让他的四肢和肚子位于同一水平线,但当他四肢划动时,那种水平状态被轻易打破,而当他划动结束时,他又恢复了四肢的与肚子平齐。

阿雕的语言难道是主世界的重力影响了表达玉和的隐藏空间好像也是失重环境

假如阿雕刚才的动作是在说能我排出又一行字“阿雕,请回答晏子琪的性别。”

阿雕的四肢又划了一下,与刚才的不同。

我“阿雕,你是生物吗”

我“阿雕,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阿雕,你喜欢吃什么食物”

我“阿雕,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吗”

廖栗长老不耐烦了,挥出刀影“这是你们研究宠物的地方吗”

编辑有话要说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