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nd 6月

尤夫人看到文清舒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哎哟喂,这不是人家曾经的下堂妇吗?真是利害,把祁嘉美挤下去了,而且还不放过人家,要整死人家,你这也太心狠了吧……”

尤夫人有恃无恐,她除了尤建华,还有其他的依仗,所以即使面对云家人也不会害怕,低头,甚至在内心鄙视文清舒。

文清舒听到有夫人的话,只是冷冷一笑,看向尤夫人的眼神,十分鄙夷,“有些人不明白真实情况就不要大放厥词,想要打抱不平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能量,不自量力,别给自己惹祸上身!”

“你……”尤夫人气的怒目而视,本来只不过是打嘴仗,可这文清舒一开口就是威胁别人,非常过分。她已经安闲了很多年,高高在上,张扬五百,早就忘记了曾经的卑微,小心翼翼。

文清舒冷冷地看向尤夫人,眼神冷冷的。

现在大过年的,而且儿子马上和尤娇娇结婚了举办婚礼,不好动尤家。等到过个一年半载,定要让这尤家悔恨莫及。为尤娇娇出气,也为云家出气。

那尤建华也是个眼瞎的,有尤娇娇这样的女儿,居然不关心,不在意,以后别想着利用尤娇娇占便宜。但凡这尤建华对尤娇娇好点,以尤娇娇的忠厚,当然不会不关心不在意亲生父亲的。

“清舒,咱们走吧。”云老头也不想看文情舒跟那样的人斗嘴,没有意义,还降低自己的格调。他的夫人高雅,优秀,而不出尤夫人那样没有涵养,心思歹毒的人。

“嗯!”文清舒点了点头,挽着云老头的胳膊一起离开,看也不看尤夫人。

那边的尤夫人看到云老头对文清舒尊重有加,心里羡慕,同时还有些嫉妒,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把男人勾回来,不简单啊!

更加难得是这文清舒居然还能让云长风改变那么多,颇有风度,比她家里的那位温柔,好多了。

尤娇娇从尤夫人面前走过,看都不看尤夫人。

“没家教,看到妈妈,居然连招呼都不打。”尤夫人不敢对文清舒撒气,看到尤娇娇这样的样子更加生气了。

尤娇娇刚要说,但被孙二奶奶拦住了,“娇娇,别逞口舌之快,大家都懂得,不是所有的后妈都能是妈妈。跟后娘吵架,吵输了,心里憋得慌;吵赢了,又开始倚老卖老,没意思的。心里不在意,就没什么事情了。”

原本尤娇娇还想跟尤夫人大吵一架,但听到孙二奶奶的话,再看看周围还有其他的人家过来烧纸上香,的确有失体面。

“嗯,谢谢你,孙妈妈。”尤娇娇轻笑,然后跟着大家一起离开。

孙盈盈看向了那尤夫人,那是个心胸狭窄,恶毒的人,怪不得尤娇娇小时候日子过得那么苦。

另外,这尤建华就是个活王八,除了尤娇娇,其他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不是他亲生的,倒是尤夫人是这些孩子亲生的母亲,可见父亲另有其人。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