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st 6月

那个杨蒙蒙可不是一个傻瓜,那个汤章威也不指望靠着那个简单的围困,就能够那杨蒙蒙怎么样,他只是想敲山震虎,给那个杨蒙蒙提个醒,他想让那个杨蒙蒙知道,他汤章威能够威胁到他杨蒙蒙,只是他不愿意和杨蒙蒙计较,那个杨蒙蒙也是聪明人,他知道了那个汤章威的意思后,他立即带着大军脱逃了,他没有继续和那个汤章威纠缠。

白存孝有点失望,他对汤章威说:“大家就这样将他放走了?”

汤章威说:“是的”

白存孝说:“可惜了,我没有捉住他”

汤章威说:“有时,胜利不一定要从战场上得到”白存孝看他一跟,点头答道;“南某昔日与这西门豹,颇有一段渊源,在十年以前,才反脸成仇!所以对他千变万化的鬼蜮伎俩,尚能略知什一!看这青阳双煞死状,正是唐昭宗的独门手法!此人诡谲无端,多年不现江湖,突然在此偶露魔踪,可能是因他侄儿遇害之事而起,将军大人兄及吕小侠与他结怨甚深,俗语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前途无论甚事,必须特别小心谨慎才好!”

汤章威剑眉双剔,恨声说道,“汤章威对这老贼,恨不得食共肉而寝其皮!

就怕他隐居不出,无可奈何!但愿如南兄之言,前途遇上,定教这老贼在我‘卍字多罗剑’下,尸分八块,才能略慰我盟兄在天之灵!”

白存孝闻言笑道:“将军大人兄肝胆义气,生死不渝,令人敬仰无已!

‘卍字多罗剑’似是恒山无忧上人不传之秘,原来将军大人兄艺出宇内三奇,无怪不把四灵寨及唐昭宗,看在眼内!吕小侠身手,超凡出奇,难道也是同沐无忧上人恩光所赐么?”

汤章威最不愿倚仗无忧头陀及静宁真人等宇内双奇的名望骄人,见自己把话说漏,连忙掩饰道:“先师上无下垢,元寂已久,无忧上人乃是师伯,汤章威不过略受指点,那里谈得到艺出恒山,南兄休要过誉!”

白存孝见他设词推脱,知道他叔侄不愿轻露本相,微微一笑,也不再问。三人策马再行,又越过一个山头,发现了一座庙宇。

庙虽不大,建筑得到颇华丽,门匾大书“金鹫寺”三字。白存孝轻叩山门求宿,知客僧人,问明来意,把三人让到一间颇为精致的静室之内,坐骑也命小僧牵到寺后。

知客陪着三人,稍谈数语,便自辞出禀告方丈。少顷小僧送三碗素面,说是方丈恐怕尊客夜行腹饥,请用夜点,即出相见。

汤章威见那素面之上,堆着不少松茸香菌,不由向白存孝笑道:“荒山野寺之内,竟还整治得出这样精致的饮食,真算口福不浅!看这几碗素面,色香均佳,味亦当不坏,不可辜负这位方丈好意,明日行时,多留些灯油香火之费就是,南兄及文侄,大家趁热用吧!”

三人端起面碗,还未就口,突从寺后传来“希聿聿”一声马嘶,汤章威长年与爱马为侣,到耳便自听出,正是自己那匹“乌云盖雪”,遇见了什么恐怖之事,故而发出这种嘶声!不由霍然起立,向白存孝说道:“南兄,庙后何人?竟敢谋害大家坐骑!”

白存孝自闻马嘶,就在四处打量这间静室,忽然眉头一皱,且不理会汤章威,从袖底取出一根三四寸的银针,插入手中所捧的面碗之内,果然半截银针,立呈乌黑!

白存孝审视银针,双目暴现神光,满面晒薄不屑之色!汤章威与胡黄牛却均惊出一身冷汗,暗叫惭愧,若不是这—声马嘶,三人岂不作了屈死冤鬼?

见到了汤章威对白存孝笑道:“南兄!江湖之中,只听有黑店之说!想不得大家今天居然落在了黑寺之内!“话音甫了,头上的屋椽之间,发出一阵磔磔狞笑,一个粗暴口音说道:“四灵寨威震江湖,从无任何大胆狂妄之人,敢加冒犯!你们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贼,竟敢去往武林圣地翠竹山庄之中,撒野滋事,岂非活得太不耐烦?如今玉麟令主业已通令各地寨中弟子,以你二人首级,呈缴总坛者,立加特殊升赏,畀予香主之位!活该佛爷建此奇功,一看那黑红二马,便知道你们时乖运蹇,不走天堂之路,偏投地狱之门,要在我这金鹫寺的小须弥禅房以内,被你家佛爷超度!至于另外一位老施主,也无辜株连在内,想是前生与佛爷注定有这段善缘,等收尸之时,佛爷特别替你念上几句往生经文!也就是了!”

白存孝闻言并不生气,只在环顾这静室四周,嘿嘿冷笑!

汤章威闻此才断然肯定,那毒心玉麟傅君平,确与自己有不解之仇!但此时还推测什么结仇之因?只觉得把白存孝也牵涉在内,好生过意不去!方一略表歉意,白存孝已自哈哈笑道:“这种话实非将军大人兄这等人物,所应出口,江湖行侠,险阻艰危,还不是家常便饭?彼此既成好友,自然利害相同,何况南某早就愤激四灵寨过份跋扈骄狂,久欲邀集志同道合之人,扫穴犁庭,挫其凶焰!但这些都是后话,目前凶僧自知武功不敌,不敢入室明攻,大家应注意他下一步的鬼蜮奸谋,是从何处下手?才好准……。”

话犹未了,方才凶僧传音的屋椽之间,忽然袅袅生烟,三人定睛细看,原来根根屋椽也均是精铁所制,椽上并有无数小孔,淡黄烟雾就在那些小孔之中,腾腾而出!

汤章威知道这种烟雾,若非薰香,其中必也蕴含剧毒,忙自怀中取出灵丹,分与每人一粒,并把鼻孔塞住,向白存孝说道:“这是家师伯无忧上人秘炼的解毒灵丹,南兄请含上一粒!大家困在此间,总不是事,小弟来试试这些窗棂,可能弄得它动?”

细看那些窗棂,横竖相交,中间只有寸许方孔,根本无法下手,汤章威运足真力连击两掌,也不过把那核桃粗细的铁柱,震得稍稍弯曲,依旧无济于事!这时因窗孔太小,又只有一扇,椽间喷得太多,室内烟雾已浓,又腥又臭,虽然含有灵丹,那种气味也自难耐!

胡黄牛皱眉问道:“将军大人叔父,势逼至此,只有一试宝剑锋芒了!”

那柄青虹龟甲剑,因昔年故主大漠神尼,与西域一派,结有深仇,为免此剑一现江湖,传扬开去,引起无谓纠纷,所以宇内双奇一再告诫,不准轻易使用!

但总无在这斗室之中,坐待毒烟薰呛之理,万般无奈,汤章威只好点头,吕崇反手扳剑,呛啷啷的一阵极为清脆悠扬的龙吟起处,青莹莹的一泓秋水,横在胡黄牛手中,四处黄烟,竟为之减退不少!

白存孝失声赞道:“端的好剑,真是罕见神物!”

胡黄牛青虹龟甲剑在手,往铁柱窗棂之上,轻轻几划,汤章威双掌再震,果然应手立开,现出了一个二尺方圆的大洞。三人穿窗而出,为首凶僧还在密室机关之内,拼命放那黄色毒雾。等到得报赶出,胡黄牛早就恨透了这种谋害伤人的卑鄙之辈,青虹龟甲剑,光疑电闪,剑似龙飞,举手之间,便把个胖大凶僧,连禅杖带人,劈成两半,尸横就地!剩下两名小僧,正待奔逃,胡黄牛杀心已动,青芒电掣之下,又是两颗光头,坠落尘埃!汤章威怒声叱道:“文侄怎的如此疯狂?你就算不遵我在巢湖姥山之上的谆谆诰诚之言,难道连你恩师、师伯,临下山前的训诲,也一齐忘却?”

胡黄牛恭身正色道:“叔父请恕侄儿顶撞!顾庄较技之时,侄儿戏弄智圆及抛锤误伤之事,确属轻狂不当,既经叔父训教,今后决不再犯!但对这四灵寨的爪牙之辈,却不能轻饶,因为谋害大家可恕,为害世人难容!就以今夜毒面毒烟,及房舍中的机关之类看来,这座金鹫寺内,已不知有了多少屈死冤鬼?四灵寨声势太大,手段太毒,江湖之上,人人侧目而畏其凶锋,含愤在心,莫敢一吐!今后侄儿只要发现四灵寨任何一处明桩暗卡,一定把他们化作飞灰,剑剑诛绝,以儆凶邪,伸张江湖正义!不然难道大家八年埋首,茹苦含辛,学来的这一身功力,就为了报却一己私仇,杀一个唐昭宗和单掌开碑胡震武老贼面已?恩师曾说过,自他老人家等人,隐居以来,江湖之中奸邪得势,魑魅横行,亟须有所整顿,所以‘杀’并不戒,戒之在‘妄’!就拿这柄青虹龟甲剑的昔年故主大漠神尼来说,身为佛门中人,不但也在一夜之间,仗此三尺青锋,连斩六十七名万恶不赦的江洋巨寇,至今传为美谈!人人敬仰不已么?”

胡黄牛展眼之间,连斩三僧,偏又说得头头是道,汤章威一时真还无话相驳!

想起八年前,此子目睹父母遭祸,忍泪不流的那付怨毒眼神,和远上恒山,无忧师伯嫌他一身杀孽,不肯收录等事,知道这是劫运使然,—干奸邪,恣肆太久,如今碰上这位小小杀星,一柄青虹龟甲剑,不知要有多少绿林贼寇,断肢飞头,开膛破腹!

胡黄牛见汤章威默然无语,以为对自己生气,忙又涎脸笑道:“侄儿年轻,不会说话,以后尽量少杀就是!叔叔最疼我的,不要生气,大家看看马去!”

汤章威与胡黄牛情逾父子,便真想发脾气,也发不出来!何况仔细一想,胡黄牛所说,确甚有理,按照一路所见四灵寨爪牙,及唐昭宗叔侄的种种恶行,以及当年之事,难道还说不上死有余辜?罪有应得?所以根本就未生气,听胡黄牛提起马匹,心内到是一惊,暗想方才若非宝马长嘶,毒面入腹,与白存孝等三人,岂不成了这金鹫寺内的新死冤鬼?但宝马不会无故惊嘶,不要被凶僧有所伤害?

忙即赶到寺后一看,黑红白三匹骏马,骄立廊下,神骏如常,引导三人入寺的那个知客僧人,却已脑浆进裂,地上还遗有一柄戒刀。显系想来谋害,被宝马奋威踢死,前殿又起争斗,所以尸体尚未收拾,也顾不得再害宝马!

汤章威真为自己这匹乌云盖雪担心,见它不但无恙,并还踢死一名凶僧,不由高兴已极,伸手一抚马背,宝马昂头摆尾,一声骄嘶!汤章威乘这乌云盖雪宝马,昔年在白山黑水之间,肝肠似铁,义气如云,不知做了多少除暴安良,扶危济困之事!它这一嘶,嘶得汤章威英风尽复,剑眉轩动,星目闪光,向胡黄牛说道:“大家今后处置任何人,任何事之前,先尽量凭自己的良知,加以判断,当宽则宽,当厉则厉!当放则放!当杀则杀!你说得一点不错,江湖中危机四伏,荆棘丛生。稍微善良软弱之人,不但随处受人欺凌,并随时有丧生之祸!若不能铲除不平,造福人群,要这一身武学何用?自此大家便凭掌中三尺青锋,颈内一腔热血,从头整顿这龌龊江湖!回山后,两位老人如若降罪,我与你一齐领责!”

胡黄牛见汤章威竟被自己说服,不由高兴已极,这金鹫寺规模不大,四个凶僧,均已涅盘,三人自己从厨下找些食物,试过无毒,胡乱充饥,并略为歇息。

天明以后,因这寺内设有机关,不必留以贻祸,遂放起一把大火,策马南行,仍往浙江方面进发。

白存孝在马上向汤章威笑道:“大家被困密室之内,吕小侠剑一出鞘,白存孝便知不俗,但想不到是大漠神尼昔年故物!但江湖传言,当年大漠神尼剑劈西域魔僧之后,即将所用青虹龟甲剑,投入天山绝壑,誓不再用,不想今日重现江湖!据我所闻,大漠神尼嫉恶如仇,在这柄剑下丧生之人,不下二三百之众!所以除青虹龟甲剑本名以外,此剑又名‘天下第一煞剑’!将军大人兄与吕小侠,虽然真人不肯露相,但白存孝窥一斑可测豹,二位均身怀极高武学,再有这稀世宝物在手,绿林宵小之辈,大概又是一次劫运当头,无可稽诛于绝艺神兵之下了!”

汤章威对这白存孝的器宇风怀,着实钦佩!此时更震惊他关于江湖掌故,几乎渊博到无所不知!听他又在赞许自己,微笑说道:“武林中高人无数,大家叔侄这点微末之技,不值方家一笑!到是南兄在巢湖较技,凭空弹指,点那九华恶寇西门泰五阴重穴之时,所用**拳中,揉杂着的**玲珑手法,确是一种绝传已久的内家绝艺呢!”

白存孝笑道:“将军大人兄眼光毕竟高明!这**玲珑手法,我确是近六七年来,得了一册秘笈以后所习,无师自通,功候还差得太远,真正遇上高手,原形立现,将军大人兄再加谬赞,便使我汗颜无地了!”三人一路谈笑,不觉已到安徽东南的宁国县境,汤章威虽然听说八年前赠送自己雕凰玉佩的白马白衣女子,往南海朝香,所以想由江浙沿海南行,一来访查唐昭宗西门豹的踪迹,二来如能遇上此女,也好看看是否就是四灵中声誉最好的天香玉凰严凝素!但寰宇之大,又无准确去处方向,这种希翼,未免太已虚渺?而唐昭宗行踪尤其诡秘,更非一时可以寻得!四灵寨约会之期,又远在明春,故而身上并无急事,每到一处,均随意徜徉游览。白存孝有位老友,住在这宁国县城之中,既然路过,正好顺便探视,三人遂落店投宿,准备明日再行。

晚饭用毕,白存孝自去访友,汤章威,胡黄牛则上街浏览,彼此归来之后,因时间还早,齐在房中闲坐饮酒。白存孝持杯在手,无意之中,偶一抬头,面上神色忽然一变!

汤章威何等机警?知道必有岔事!顺着白存孝目光看去,只见房中屋梁之上,贴了一张长白纸条,条上字迹虽看不清,但末尾因署名稍大,汤章威却已看了个一真二切!’当年往事,立时电映心头!霍地轻伸猿臂,止住白存孝作势欲纵的身形,抄起桌上的一双竹筷,跃起当空,就用手中竹筷,把那梁中纸条,轻轻夹下!

白存孝见他这般小心,取出银针一试,纸上未如所料,丝毫无毒,只写着两行字迹道:“铁胆书生!你倘若胆真如铁?明日夜间,请到浙江百丈峰下的古塔塔顶一会,彼此了却八年旧债!”下面赫然署着八个大字“唐昭宗西门豹启!”

汤章威闭眼皱眉不语,胡黄牛却见这唐昭宗不找自来,亲仇眼看可歼其一,颇为兴高彩烈!叔侄二人,各怀心事,辗转枕席,连白存孝也搅得一夜未曾睡好!

次日清晨即行,那百丈峰属天目山派,在浙江省内,邻近安徽,离这宁国县城,本就不算太远。汤章威的乌云盖雪,和胡黄牛的火骝驹,又是千里良骥,虽然白存孝的白马稍弱,延慢不少脚程,但天过晌午,也已到了百丈峰下!

胡黄牛初生之犊满不在乎,汤章威却因昔年上过大当,知道传言不谬,这唐昭宗实是阴诡无伦!他既然敢于下帖相邀,必然有甚自恃,遂主张乘着白天,先行找到古塔,把周围形势,踩探一遍!

果然在这百丈峰麓,颇为隐僻之处的一座废寺之后,发现唐昭宗帖上所说的那座古塔。塔共七层,好似久无人迹,蛛网尘封!但从那些云栋风铃,及各种雕塑的玲珑形态看来,当年香火盛时,高超碧落,俯视烟云的巍峨之状,仍然可以想见!

汤章威想一看塔中光景,刚刚走到塔门,又见一张纸条,迎风飘舞,上面写着:“月到中天,人在塔顶,铁胆书生何必操之过急?”

汤章威脸上微红,不再入塔,与南、吕二人,就在附近徘徊眺览,准备宵来赴约!

这一段不太长的时间,在汤章威、胡黄牛的感觉之下,简直过得缓慢已极,好不容易,等到夜色朦胧,彼此用毕干粮,突然风雨大作,倾盆不止!

空山新雨,天气生寒,等到风息雨停,汤章威抬头一看,下弦秋月,已然将到中天,忙把坐骑藏好,取出解毒灵丹,分给每人一粒,向胡黄牛正色道:“这唐昭宗一身是毒,防不胜防!大家口含灵丹,你并把寒犀角备好待用!少时如若动手,必须效法你南老前辈制那西门泰一般,完以内家掌力,劈空遥击,千万不可让他任何物件,触及大家肌肤!就连那座古塔门窗墙壁,以及一切陈设之物,均须特别小心,不可轻易触碰!”

胡黄牛先前确实未把这位唐昭宗,估得太高,但见将军大人叔父对他如此忌惮,一再谆谆嘱咐,也自提高警觉,唯唯应命!

那废寺周围,尽是些参天古木,在凄凄月色之下,好像是无数幢幢魅影,加上极幽极静之中,突然不时响起的枭鸟悲号,景色确实阴森森的,慑人心魄!

三人转过废寺,借着凄迷月色,看见那座古寺,黑黝黝的矗立在万树丛中,除却风摇叶颤,积雨下滴,和断续凄凉的蛩鸣之外,便是一片死寂!

汤章威以为唐昭宗,又是故弄玄虚,根本不敢真正来到古塔赴约,回头向白存孝笑道,“老魔狡狯无伦,可能大家这回又是徒劳跋涉,上他恶当!”

白存孝微微一笑,手指塔道:“将军大人兄!这回却料得不对,你看塔顶灯光已现,南某与这老魔,也有多年旧债,正好一齐清算!”

汤章威闻言霍地回头,果然就在这刹那之间,那古塔最高的第七层上,点起了一盏孤灯,绿荧荧的宛如鬼火般,正对三人的塔窗之间,也现出一蒙面黑衣人影!

汤章威一见塔顶人影的这身装束,伤心往事,重到跟前!这不分明就是八年前,吕家庄外,桃林之内,假扮劫路强人的那个蒙面黑衣客么?

深仇在目,满腔热血不住翻涌,心头也不住腾腾乱跳,但知唐昭宗,既敢现身,必有诡计,生怕胡黄牛万一按纳不住,冲动起来,易遭谋害!遂一伸手,拦住吕、南二人,叫他们把解毒灵丹,含入口内,然后自己举步当先,缓缓向古塔走去!

塔门虚闭,日间那张纸条,仍贴其上,但却换了八个大字:“铁胆书生,请从此入!”

唐昭宗凶名久震,四周环境又是这样阴气森森!汤章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真连这塔门都不敢用手去推,拔出腰悬长剑,朝塔门中央轻轻一点!塔门“呀”然自开,汤章威、白存孝及胡黄牛,均不禁被一件意外之事,惊得连退几步!原来当门立着一具骷髅,嶙峋白骨,衬着从丛树枝叶之中,漏下的几丝淡淡月光,加上塔顶几只夜鸟,扑扑惊飞,远山再传来几声惨切猿啼,确实怖人已极!

这古塔底层,一片漆黑,从暗影中突然出现此物,胡黄牛真被吓了一跳,等看清是具骷髅,不禁大怒,单掌遥推,一股奇劲掌风,把那骷髅震得四分五裂散落在地!

骷髅震散,三人才入塔内,塔顶便是一阵“哼哼”冷笑,笑声怪异凄厉,四壁回音嗡嗡,似有万千恶鬼同时并作哀鸣,听去令人心魂欲飞,毫发皆竖!

汤章威剑眉双剔,抢步登梯,闪眼一看,这第二层塔上,到也点着一盏孤灯,但空无一物,只在窗台之上,摆有三只酒杯,酒杯之下,压着一张纸条,仍然是八个大字,写的是:“点滴断肠,试君铁胆!

武林之中,这一种寻仇赴约,对方就是设下了剑树刀山,也须坦然直前,毫无惧色,才称得起英雄人物!所以汤章威先前那般防范唐昭宗,连这古塔之中的任何物件,均避免触碰,但对这标明“点滴断肠”的毒酒,却毫不迟疑的举杯一倾而尽,且是连尽三杯!这不但表示了不畏任何艰阻,矢志寻仇,并且代替白存孝、胡黄牛二人,承担了毒酒穿肠的杀身奇险!

但这位专以毒药成名的唐昭宗,在这酒中,却按着武林规矩,毫未下毒!

白存孝二度为汤章威的这种光明磊落襟怀,暗挑拇指,并向汤章威笑道:“将军大人兄!这老魔端的狡狯无伦,大家大概又上了一个大当!据我看来,凭窗而立的,不像是个真人呢?”。

汤章威被白无敌言提醒,上前一看,果然是个假人,但做得唯妙唯肖,在这样微弱灯光之下,简直难以分辨,塔窗之间,挂有一根长绳,直垂塔下,三人才一探头,树林之内,闪出一个与塔上假人衣着一般无二的黑衣蒙面之人,向塔上哈哈笑道:“铁胆书生果然不凡,但老夫固有急事,今夜无法奉陪!好在我化身千亿,时时不离你等左右,大家前途再见!”身形微闪,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