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1st 6月

♂? ,,

“没有。”傅嘉贝毫不迟疑的否定了苏蜜。

听到嘉贝的回答,苏蜜却不怎么相信,她明明听到有女孩子的笑声。

“我不信,开视频我看看!”

傅嘉贝,“……”

要是让苏蜜看到他人在医院里,还是探病一个女孩,只怕苏蜜下一秒就能飙到医院里来。

到时候吓到曾明悦也就算了,还在等苏蜜去约会的傅奕臣肯定会弄死他这个儿子的。

嘉贝不等苏蜜再说话忙道,“真没有!妈,我该开会了,先挂了。祝和爸爸度假愉快。”他说完迅速的挂断。

“真的是苏影后?”

旁边,曾明悦一脸的迷妹模样,红着脸盯着傅嘉贝问道。

傅嘉贝倒不知道曾明悦竟然还是母亲的影迷,他抿了抿唇。

“喜欢我妈?”

“对啊对啊,特别喜欢!我是苏影后的忠实粉丝,还没认识傅少时,我就粉她了!”

曾明悦激动的微微搓着手,她是真的从来没觉得和女神这么近过。

刚刚听筒里溢出来一点说话的声音,听上去好好听啊,果然是女神啊,声音好温柔。

嘉贝见曾明悦这样却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

这姑娘该不会是因为母亲才喜欢他的吧?毕竟他的这张脸虽然更像父亲些,但是还是有像母亲的地方的。

而且,没认识他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他的母亲,这话他怎么那么不爱听呢?

“以后带去见她。”

傅嘉贝屈指,重重的在曾明悦的额头上敲了两下,“所以,收起那没出息的小模样。”

曾明悦听了却激动不已,一把抓住傅嘉贝的手臂,“真的吗?真的会带我见小姐姐?”

“小姐姐?叫阿姨!”

嘉贝眯了眯眼,一阵头疼。

从前知道妈妈的粉丝们都喊她小姐姐,喊傅奕臣小姐夫的也没什么感觉,现在听曾明悦也这样喊,傅嘉贝脸色有点黑。

怎么一转眼,这辈分儿都乱了!还有,自己老妈是不是很有点装嫩的嫌疑?

“嘻嘻,傅少可要记得哦,一定要带我见苏阿姨的啊!”

傅嘉贝看了眼她挽着自己手臂的纤细手指,意有所指的道,“早晚会见到她的。”

曾明悦见偶像有望,心情激荡,压根没去深究他这话里的深意。

曾明柔站在门外,将曾明悦抱着傅嘉贝的手臂,依偎在他身边撒娇的情景看在眼中,气的握紧了手中保温饭桶的提手。

她再也看不下去了,心里骂着贱人,不要脸,抬手敲了敲门,脸上挂上了笑意。

不等别人让她进去,她就推开了房门,冲着曾明悦柔柔的笑着道。

“姐姐,我给送早饭来了,我能进来吗?”

曾明悦看着曾明柔,眼神微微有些冷。

“送的东西我不敢吃。”她开口说道,并没有一点让曾明柔进来的意思。

曾明柔顿时就红了眼睛,就像是被恶毒姐姐欺负的小可怜一样,她委委屈屈的看向曾明悦,那眼神带着点祈求和渴慕。

完一副希翼被姐姐喜欢的模样。

“姐姐……”

见她这样,曾明悦简直目瞪口呆。

她是真不知道,原来曾明柔的演技这么好,一句话都没说就能用表情把黑演成白的。

“明柔,不记得了吗?我高考那年,就是喝了给我送的牛奶,差点连考场都进不了。后来虽然没有耽误考试,可我的发挥比平时起码少了二十分!我怎么还敢吃送的东西!”

曾明悦一点也不介意被傅嘉贝看笑话,直接将家里的丑事就这么说了出来。

曾明柔也没想到曾明悦会直接这样说,见坐在旁边的傅嘉贝脸色瞬间冷了两分,她顿时脸上就露出了慌乱之色,眼泪往下掉。

“姐姐误会我了!呜呜,我那次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着姐姐要考试,才想让姐姐喝牛奶早睡的,我没想到我找到的牛奶过期了……”

曾明柔慌乱又着急的说明着,无辜的样子连曾明悦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差错,真的冤枉了她。

曾明柔哭着进来,她将手里的保温饭桶放在了桌子上,打开后就抓起了里头放着的三明治。

“姐姐不相信就看,我怎么会给姐姐吃不好的东西呢。我吃给姐姐看!”

曾明柔低头一边儿垂泪一边儿啃着手里的三明治。

她那么可怜无辜,顿时就将曾明悦对比的好像是个不讲道理,欺负妹妹的大恶人一样面目可憎。

曾明悦真要气死了,她害怕傅嘉贝不明真相,真的就相信曾明柔了。

毕竟曾明柔哭的那么可怜,看上去那么无辜善良。

她焦急的一把抓住了傅嘉贝的手,“我没冤枉她,真的!我高考的时候……”

“我知道了。”

嘉宝不想曾明悦再去回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没等她说完,他回握住了她的手,看着她认真说道。

“嗳?相信我?”

曾明悦惊讶的看着傅嘉贝,有些不敢相信,他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她说的话。

“只要是说的,我都相信。”傅嘉贝微微牵动薄唇,声音平稳却坚定的说道。

曾明悦一震,呆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眼圈慢慢的红了。

他竟然说只要是她说的,他就相信!

“为什么?”良久,她才愣愣的问道。

傅嘉贝捏了下曾明悦的手,“因为大家是朋友,我不相信说的,难道还要去相信一个陌生人吗?”

曾明柔还在往嘴里塞东西,以表示自己是被冤枉的,食物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料,都是曾明悦心思阴暗,她是无辜的。

可谁知道她明明证明了自己,傅嘉贝竟然还是选择相信曾明悦,甚至他们还当着她的面这样亲密的秀恩爱!

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看着傅嘉贝冲曾明悦笑,冲她温和的说着话,曾明柔快把手里的三明治揉碎了。

她觉得拼命往嘴里塞东西的自己就跟一个拼命找存在感,还得不到关注的小丑一样。“傅少……”抽了抽鼻子,曾明柔可怜兮兮的叫着傅嘉贝。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