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4th 5月

3000来人貌似也就一个团多点的人,但看着还是让矿区这边成了个大兵营:大部分部落战士以连队为单位暂时住在机场边的营房区,密密麻麻的野战帐篷排出去不少。

下飞机的张楠貌似很有范,这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半干旱草原上的气温已经下降到20来度:土洋结合,上半身穿了件浅灰色短袖衬衫,然后歇着披着那件部落赠与的非洲豹皮披肩。

豹皮,酋长才能穿的衣服,除了各酋长与土王之外,就算是最有名的勇士,那也只能用一条窄窄的豹皮皮条做衣服上的装饰。

除了豹皮披肩,手里还拿着那根丑不拉几的硬木权杖——给妹妹准备的玩具虽然早就刻上代表部落酋长身份的专用图腾,但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炫耀。

那根玩意就他娘-的是件只能藏在柜子里看,或者妹妹当玩具的东西,这要是拿出来,万一小半个地球外的英女王给气出个好歹来就成个笑话了。

再说了,莫斯哈里土王和乌瓦鲁酋长等人也都是一人一根木头权杖,张楠要是拿着妹妹的玩具出场,很可能会破坏茨瓦部族一贯只讲实际、不求虚好看的传统嘛。

权杖是代表权力,但不是说权力越大这权杖就该越漂亮,关键还是看掌握权杖的人到底是谁。

老板很拉风,之前先下舷梯的几名保镖和跟在身后的阿廖沙、兰迪两人那是更拉风!

袖子卷起来的美军半干旱草原夏季迷彩衬衫,没穿作战服,外边套着的是暂时没有加装硬质防弹插板的三级防弹衣:这些防弹衣本来就可以当作战背心使用,外边口袋一大堆,没必要在里边再穿件作战服。

鼻梁上的防破片眼镜是标配,只是因为已经是傍晚,保镖们戴的不是深色墨镜,而是黄色镜片眼镜,这种镜片有增亮效果,晚上都可以戴。

至于武器嘛,按照平常的习惯,华夏来的伙计部使用折叠托的苏联原产,而林曼等人挎着加装了瞄准镜的比利时产fn556毫米突击步枪。

这趟他们只需要保护老板的安,不用跑去安哥拉和安盟大战,一队人使用两种不同弹药的自动步枪没啥问题。

至于16是没人用的,在南部非洲那种自动步枪总感觉没苏式和比利时产的枪械靠普。

非洲雇佣兵传统,就信这两个体系的装备。

关老大走在张楠斜着后边一点,他就没阿廖沙等人的咄咄逼人,没穿防弹衣,就在腰间枪套内塞了支格洛克18。

反正从任何方向看他的眼镜都是冷冰冰没感情的,这会干脆连墨镜都没戴。

至于前来迎接的部族酋长护卫、部落武装的基础轻武器装备和张楠的保镖们类似,也分成两部分:突击步枪、班用机枪一类部苏式;通用机枪、精确射击步枪、狙击步枪部是北约系列。

这是故意的,两种弹药供给体系、两种主用子弹并不会为后勤带来多少麻烦:无论华约还是北约体系本身的步兵枪械都是两种以上制式弹药组成,而且部落武装主用的这两种弹药在非洲都非常容易获得。

走下舷梯后,张楠伸出手同土王莫斯哈里拥抱了一下,又用同样的方式与随土王一同前来的一堆酋长拥抱打招呼。

还好现在不热,不然非得沾一身臭汗不可。

寒暄几句后,众人抵达机场区域的一间大会议室,这里被布置成作战室,各方面最新的情况都在这里汇总。

专人先容,最多再过24小时,企业直接参与这次行动的部队就将部到位,速度非常快。

都是好消息,张楠没想到土王先生那也有个好消息,“艾伦酋长,部落里有少量之前在安哥拉战争中混过的老战士,有两人还到过北部的卢卡帕与绍里木,熟悉那里的情况,还精通两种当地语言…”

博兹瓦纳是不同安哥拉接壤,但托殖民者们故意留下历史问题的福,博茨瓦纳北部,也就是茨瓦部族北部边界之外的纳米比亚领土是一块宽度只有三十来公里的狭长地带,距离安哥拉就是一步之遥。

八十年代中期之前纳米比亚同样是战区,打得还是安哥拉内战加国家独-立战争,这茨瓦部族有些人被牵涉进去很正常。

这不是要他们当带路党的节奏,而是派出去先期进入安哥拉目标区域——还是因为卢卡帕那个该死的泥土跑道机场:如果能够提前知道那边的天气情况,第二批抵达战场的130运输机就可以做好准备是降落机场,还是采用超低空拖曳式进行空投。

有个问题是:这人怎么过去?

1400来公里呢!

张楠说了疑问,土王莫斯哈里道:“只要能把他们送到绍里木,那他们就能很快就抵达卢卡帕。他们有这个能力,他们不仅仅是熟悉草原的老兵,还对卢卡帕当地的情况非常熟悉,而且对部落绝对的忠诚!”

发动突袭这情报非常重要,保密更重要:如果那两人被安盟识破怎么办?

讨论了这个问题,再将两名三十余岁的老兵叫来,最后决定再派出两名能将一口流利葡萄牙语的黑哥们承包商一同前往。

深入敌后,高薪!

采取空投,两个部族老兵居然有过伞降经验,只不过这次是要穿着一身安哥拉当地服装去伞降。至于另两名承包商的首要任务是使用卫星电话联系,同时保证关键时刻两个老兵能够闭嘴。

他们只有两天时间从绍里木赶去卢卡帕,并判断当地地面状况。也可以说这四个人只需要在卢卡帕附近坚持两天就够了,因为两天之后的夜里,141就将出现在卢卡帕上空。

当天夜里,从菲律宾远道赶来的141运输机也抵达矿区机场,陆战营营长德怀特-布雷德和老搭档张振金带着158来人的一个连队抵达。

如今的菲律宾吕宋岛刚从火山灰的灰堆里巴拉出来,伙计们是受够了该死的硫磺味道,这趟一听调令,个个兴高采烈!

有的仗打,这赚大钱的时候到了!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