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31st 5月

任修策:“……”

戚和朗:“……”

事已至此,那些不解的地方,也通通得到了答案。

既然女儿如此深爱任修策,戚和朗自然不可能再告他了。

“咳咳……小晴啊,现在的社会浮躁,像爸爸一样负责任的男人是不多,不过……也不是没有!既然人家提亲,那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想至此,戚和朗故作威严的咳了两声,随即将目光转向任修策,看着他嘴角的淤青,他尴尬地说明,“修策啊!刚才我的情绪有些失控,揍你并非我的本意,你千……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