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30th 5月

【纵横现在有个年终盘点,每个人每天有五张免费票,第一次如此严肃的如此真诚的希翼大家可以为我投票,评选年度最佳男编辑。谢谢大家,万分感谢。】

还没等杜瘦瘦上去,大天烈已经第一个冲了上去,嘶吼了一声魔族不是这个样子,好像人形坦克一样直接把最前边那个家伙撞飞了出去。

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人已经在百米之外,后背重重的撞击在一座建筑的外墙上,整个人几乎都镶嵌了进去。魔都的建筑都非常坚固,用的石头都是四四方方的条石,厚度最少也有小半米,人几乎镶嵌进去可见是多大的力度。

“咳咳……”

那个自称是什么旗岭东皇们的家伙咳嗽了几声,挣扎了几下后从墙壁上滑下来,往前走了一步:“你他妈的找死……”

话还没有说完,两条腿一软就扑倒在地上。这一撞直接撞碎了他的内脏,他嘴里一股一股的往外吐血,还夹杂着碎裂的肉块和内脏,身体抽搐了几下后就不动了。

“魔族的人,不互相残杀!不互相欺辱!这是魔主当年立下的规矩,你们都忘了吗!”

大天烈站在那大声喊着,眼睛都红了。

“居然敢动大家东皇门的人,杀了他。”

那群人哪里会在意他说些什么,一群人一拥而上。大天烈的情绪显然很激动,依然站在那吼叫着,似乎还在幻想着那群人会想起来当初魔主的教导。

砰地一声,在道修为之力几乎打在他伸手的时候,杜瘦瘦从旁边冲了过来,直接将那个出手的家伙撞翻在地。他从地上捡起来一块板砖:“我要是对你们动手用了法器算我输。”

他照着地上躺着的家伙面门上使劲拍下去,一下板砖就碎了。他胡乱从身边抓起来一块借着砸,三两下又碎了。那个人的脸已经血肉模糊,脑壳崩裂。

杜瘦瘦有意立威所以下手血腥,砸了三两下第二快城砖也碎了,他往旁边摸索了一下想抓起来城砖继续砸,也没管抓到是什么就轮了起来。

陈少白一个踉跄:“我操,我的脚。”

杜瘦瘦:“哦……”

他一松手,陈少白才稳住身子。那边的几个小混混似的江湖客眼见着不是对手掉头就跑,可是这边既然出手了,又怎么可能让他们轻而易举的离开。

杜瘦瘦将其中一个踹翻在地,想了想回去的时候还得需要启动传送法阵,抓着一个人的衣服领子问道:“身上带着魔石没有,带着的话就全都交出来。”

那家伙连忙点头:“带了带了,求大爷饶命。”

他将自己随身空间法器里的东西一股脑都倒在地上,包括一些魔石和魔界才能使用的钱财之类的东西。杜瘦瘦将这些东西都收起来,想了想安争当时不是这么干的,然后一脚将那个家伙踹翻在地,从地上捡起来城砖照着那家伙的脑袋砸了下去:“还得等我要,你是不是找死。”

啪啪啪几下,那个家伙也不动了。

剩下的人跑也跑不了,有人先反应过来,将自己空间法器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都给您都给您,只要您放过我,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您了。”

杜瘦瘦嗯了一声:“一块魔石一条腿,两块魔石两张嘴……呸,每个人要是能拿出五块魔石,我放你们安然离开。若是拿不出来五块,少一块就废一条腿,少两块就两条,少三块加一条胳膊,少……”

他还没说完,剩下的那些人已经把所有的魔石都放在他面前了,加起来能有六七十块。

“看来魔石这种东西在魔界也不是很值钱啊。”

杜瘦瘦觉得有些没意思,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他又不是个说话不算话的,摆了摆手:“都滚吧,以后招子放亮点。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们,以后再敢胡乱欺负人,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们杀了。”

他一挥手,装模作样的说道:“我已经洒了无色无味的追魂虫在你们身上,片刻之间就能钻进你们的血肉之中,你们自己都察觉不到。以后你们只要敢做坏事,我立即就能知道,也能知道你们在什么位置。不要以为大爷在开玩笑……”

他过去直接把一个家伙的胳膊撕了下来:“大爷说到做到……你刚才少给了一块,以为我没有看见。”

那人疼的脸都白了,却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滚。”

杜瘦瘦一摆手,将地上的东西都收起来。

他一回头,就看到大天烈站在那还在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魔主说过,所有魔族的人都要相亲相爱。他说,外界不了解大家魔族,认为大家都是坏人,是要做恶的。就算是不这样认为,也觉得大家都是异类。仙宫的人要屠灭大家,人间界的人看不起大家,甚至惧怕大家,大家自己要好好对待自己人……这些话都是魔主说过的,难道他们都忘了吗?”

陈少白过去搂着他的肩膀:“兄弟,我都已经多久没有回来了?他们都以为我挂了,死了很久了,一个死人的话能维持多久?况且,魔界连年内乱,人早已就已经变了。”

大天烈:“可是,那也不能自己人杀自己人啊。”

陈少白摇了摇头:“你可能还不适应,在人间界,在仙宫,这样的事……唉……别胡思乱想了。”

安争看了看那些人丢下的东西,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他问束手安然:“你刚才说,很多人都回来修魔谷探险,是什么意思?”

束手安然说明道:“这里毕竟是魔都,曾经有大量的宝藏,还有各大家族的私库。当时战乱起来,人们猝不及防,很多家族都被灭掉了,但是东西都没有被发掘出来。这里还有魔界魔宫,里面更是有着难以计数的宝物,当时两家大战,分别开抢,但是毕竟明面上的是少数,大量的东西都在封闭的结界之中。所以,很多人都来这里碰运气。刚才遇到的并不是什么大势力的人,什么旗山东皇门我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过还是要小心,因为这里谁都不敢占据,又谁都不想放弃,所以也算是任由人进来的。但主要的地方,还是被那些大势力控制着。这些江湖客根本不必在意,需要在意的是前边…….”

她伸手往前指了指:“看到那些插旗的地方了吗,每一面旗子就代表一个势力。如果你进入了已经插旗的地方,就说明你要挑战这个势力。刚才那些家伙之所以说不必在意,是因为这里他们连插旗的份儿都没有。怀里带着一面旗子,看咱们眼生所以才敢过来吓唬人的。”

“插旗?”

杜瘦瘦楞了一下:“这么幼稚。”

猴子想了想说道:“魔界封闭多年,很多规矩还是老江湖的规矩。其实这就和当初仙宫遗址一样,各大势力占据自己的地盘,谁也不能贸然进去。这地方龙蛇混杂,大家小心些终究不是坏事。”

杜瘦瘦想起来什么,从空间法器里将天启宗的大旗取出来迎风一甩:“咱们也带了旗子,比他们的都大!”

安争:“……”

“咱们不是来插旗抢地盘的,是来找封印空间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哦……”

杜瘦瘦看了看各个地方插着的旗子,一脸的不开心:“可是好想插。”

陈少白:“这话说的有些……”

正说着,后面忽然一阵尘烟起,束手安然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这些如影随形的家伙,真的甩不掉了。”

他们后面,一队黑骑军迅速的追了过来。

“黑骑军是哪边的人来着?”

杜瘦瘦一边跑一边问。

“徐冉家的。”

“管他呢,真要是敢动手,打就是了。”

他们向前疾冲,看到远处有一座大殿还算完好就冲了进去。他们的速度比黑骑军要快一些,所以暂时甩开。还不了解魔界,他们也不好肆无忌惮的行事。众人躲在大殿里往外看着,没多久就看到那队黑骑军疾驰而过。才冲过去,忽然天空之中一片暴雨落了下来,可那并不是什么暴雨,而是漫天而来的烈火。

一道一道金色的火焰从天空落下,顷刻之间就把那一百多名黑骑军吞噬了进去。那些火焰只要沾上了,顷刻之间就把人整个烧起来,燃烧的速度非常快。那些黑骑军几乎没有反应,只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被火海吞没,没多久就烧成了灰烬。

一群身穿白色铠甲的人从废墟后面走出来,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冷峻的年轻男人。白衣白甲,面如冠玉,倒是生的潇洒帅气。他身后跟着几百个穿白色衣甲的士兵,看起来也一样的杀气腾腾。

“这些徐冉家的狗怎么到这来了?”

那年轻人微微皱眉,然后看向大殿那边:“里边的朋友,在下古纵横。既然你们是徐冉家的敌人,那就是我古家的朋友。这些追兵已经都被我料理了,若是不介意,出来说话。”

安争他们互相看了看,刚才躲进来的时候显然被人家看了个一清二楚。

束手安然道:“古家的人还算好说话,行事也磊落一些,可以谈一谈。”

安争嗯了一声:“如果事情不对大家就走,看我眼色。”

杜瘦瘦:“可我走在你后边啊。”

陈少白:“那也看眼色!”

杜瘦瘦:“这个……略难啊。”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